閱讀歷史 |

0570 一勞永逸(1 / 2)

加入書籤

從一個朋友像是抱怨,又像是炫耀的一句話中,帕圖先生就發現了一些端倪,不得不說任何一個成功的人,而且還是諸如帕圖先生這樣成功的人,他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不是僥幸得來的。

他目光炯炯有神的看著林奇,他已經肯定,自己沒有猜錯,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你的嗅覺很敏銳,帕圖先生!”,林奇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不過他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

帕圖先生此時才收斂起他的驕傲和傲慢,略微謙遜的點了一下頭以表示對林奇稱讚的回敬。

當然,他也是很不謙虛的承認了這一點。

聯邦人就是這樣,這就是聯邦的重要的文化之一,強調自信。

這種事情可以瞞得住一般的人,但瞞不住帕圖先生這樣的頂級財團掌門人,他們的人脈關係可以輕而易舉的通過一些參與者得到比較真實的內幕消息。

他現在之所以還需要他的助手為他分析,單純是因為他現在沒辦法回到聯邦把他的人脈網絡用起來,隨後的一周時間裡在董事局會議中,還有可能會觸碰到類似有關係的內容。

如果他不知道這裡麵到底存在著怎樣的內幕交易,他有可能會非常的被動。

這也讓他懷疑,之前那名銀行的朋友透露出這個消息的目的,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不過他覺得,暗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也為這位“不小心”說漏嘴的朋友準備了一份感人肺腑的感謝信,想必對方也會滿意的。

帕圖先生此時和林奇坐在一起,是因為他的疑惑,“為什麼是你?”

“我承認你很優秀,林奇先生,但為什麼是你,我很困惑,你知道嗎?”,帕圖先生的表情就如他問出的問題那樣,滿臉的求知欲。

在他看來,林奇算不上什麼真正的社會名流,彆看現在媒體吹他吹的厲害,他想要成長為和自己,和沃德裡克先生,和其他財團掌門人一樣的高度,還需要很多年的積累。

有時候這個社會就是這麼的不公平,出身底層的人無論你做的多好,你都得不到來自於社會上層的認可和重視,他們隻會覺得……唔,你的運氣不錯。

連承認都不太願意承認,就更彆說還要給這個來自於底層社會的年輕人一個機會,他們隻會把機會留給自己人,或者留給同樣來自於上流社會的人。

但是林奇是確切的加入了進來,這就是讓帕圖先生最好奇的地方,他到底是怎麼加入進來的,連帕圖先生自己都是局外人,為什麼林奇是局內人。

林奇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可能我更帥一點?”,他能夠理解帕圖先生的意思,不過他不太想告訴他這件事的真正起因——就是他。

當初是他和特魯曼先生談論起金融戰爭的,也是他最先在布佩恩鼓吹要和全世界打一場經濟戰,這些東西為他帶來了很多正麵的影響力,因為接連在外交被證實的言論讓他的理論很具有權威性。

於是總統先生,特魯曼先生,以及更多的聯邦高層開始重視他的一些說法,並且以他的一些理論為基礎與核心,推動了整個事件的發展,他也參與其中。

他不想被更多人知道自己在這些事情裡起到的作用的原因,是他太年輕了。

年輕是他最大的資本,讓他有時間發展屬於自己的勢力,讓他能夠熬死所有和他不對付的對手,但年輕也是他最大的短處。

儘管聯邦從來都不承認聯邦是一個講究資曆的國家,在聯邦政府的高層中也有很多年輕的官員,可林奇太年輕了。

特魯曼先生不斷的拉攏他,希望他能進入政界,最好能做特魯曼先生的副手的原因,除了真的需要林奇的聰明才智和他與常人不太一樣的腦回路之外,也是做一種預防的手段。

把他帶在身邊,當他有什麼可怕的計劃時,就能及時的站出來製止他,他已經開始有一點那麼的被人“重視”。

外界大多數都不知道他們正在做的事情的核心起因是來自於林奇的遊說,這就導致了帕圖先生很困惑,為什麼是林奇,而不是自己?

林奇看似說笑一樣的回答讓帕圖先生明白林奇不願意在這件事談下去,追究下去不會有任何的收獲,而且還有可能和林奇之間引發衝突。

在不明白林奇到底是走了誰的關係,或者通過何種方式加入到這裡麵之前,帕圖先生並不希望和林奇有什麼衝突,相反的是他更加覺得林奇很有趣,也很值得投資。

“摧毀納加利爾的貨幣體製是一個很有意思,也很有價值的做法,我聽說現在那邊已經有些人開始習慣性的使用聯邦貨幣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