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17 庫克,卡車,物流(1 / 2)

加入書籤

“庫克……”

躺在臭烘烘的床上,一手拿著下流雜誌,一手正在複習物理知識中衝程運動的大漢吼了一聲謝特,然後愣了一會,把下流的雜誌丟到了床邊的桌子上。

他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任誰在這個時候被老瑪惹吼一嗓子還能繼續複習的,他走出了臭烘烘的房間,抱怨著問道,“叫我做什麼?”

庫克已經三十一歲了,但沒有結婚,在拜勒聯邦,超過二十歲還和父母住在一起會被視為一種“殘疾”,正常的人往往會在成年獨立,擁有第一份工作之後就離開自己父母的家庭,開始嘗試著組建的自己的小家庭。

但庫克沒有,他已經三十一歲了,還沒有離開這個舒適圈,這可能也是他到現在都沒有結婚的原因,不會有人喜歡他現在的情況。

看著雄武有力的兒子扯著嗓門的抱怨,老婦人不僅沒有害怕反而不耐煩的指了指牆角處的電話,“該死,有個人給你打電話,我實在想象不到為什麼會有人給你打電話,因為你不洗澡,還是因為你很臭?”

庫克罵罵咧咧的走向了牆角,這並不是一個富裕的家庭,至少富裕的家庭不會有一間臭烘烘的臥室。

但是之前這個家庭的情況還不算太壞,在庫克沒有失業之前,他每個月可以為這個家庭帶來不算少的薪水。

也許就是因為他是一名大卡車司機,沒有時間浪費在談情說愛上,他和那些女孩們的交往都以失敗告終。

等他有時間的時候,女孩們又會嫌棄他是一個沒有走出舒適圈的失業男。

可能再過幾年,他的婚姻就會降臨,到時候會有一個被父母趕出家的女孩,沒有地方居住,沒有生活的未來,為了獲得一個安定的生活,那個女孩可能會成為庫克的妻子。

這種情況很多件,女性往往會以弱勢群體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麵前,然後她們會要求一個能夠養活自己的男人把自己帶走,至於自己努力什麼的,那隻是少數女人的想法。

大多數女人都和此時的庫克一樣,如果能在舒適圈裡不出來,為什麼要去適應外麵的環境?

一邊撓著舊衣服下撐出來滿是體毛的肚皮,庫克一邊接起了電話,他的嗓門不小,大卡車司機的嗓門都不會小。

駕駛室的噪音讓他們想要和車隊的其他人聊天,就必須讓自己變成一個大嗓門,有時候大嗓門也是避免麻煩的一種途徑,在高速公路旁的一些汽車旅館裡,大嗓門有著天然的優勢。

但很快,他的聲音就降低了下來,溫順的就像是一隻小綿羊,他甚至還很勉強的彎下了腰,臉上帶著一絲興奮和討好的神色,不斷的重複著幾句簡單的話。

好,沒問題,我知道了……

正在廚房裡為大塊頭庫克準備午餐的老瑪惹臉上多少露出了一些笑容,她已經猜到了,庫克失去工作的半年後,新的工作來了。

這也讓老瑪惹鬆了一口氣,至少這個該死的大塊頭不會再啃老了,這是一個好消息。

庫克很快就開始打電話,他首先打給了自己的好朋友,詹姆斯。

詹姆斯也是一名大卡車司機,在公司倒閉之前,他們都是一個車隊的,詹姆斯是一個有趣的,喜歡幻想的家夥,他總是喜歡把自己那些離奇的幻想說給彆人聽。

庫克也總是被詹姆斯天馬行空的幻想所震驚,於是兩個人就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詹姆斯聽說了有工作的機會之後立刻答應了他,這段時間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塞賓市這邊的大公司接連的倒閉,其他地方也都差不多。

實體經濟的發展倒退導致了企業對物流的需求降低,甚至更偏遠一些的小城市,已經很久沒有大卡車出城了。

打完了許多的電話之後,庫克很少有的洗了一個澡,為了節省時間,他甚至用了野豬毛的刷子,每刷一次,他就要慘嚎一次。

下午兩點,庫克,詹姆斯還有一些其他他們原來的同事,出現在了塞賓市最大的一家二手車交易行外,這次除了來看車之外,還要見一見打電話召喚他們的那位老板。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會有一份新工作。

懷揣著忐忑不安的情緒,一行人早早的就來到了二手車交易行,半年時間沒有工作基本上挖空了他們本來就不多的積蓄,來的有七八個人,其實庫克給更多人打了電話,可有些人沒辦法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