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23 萬千想法(1 / 2)

加入書籤

夜晚,市長先生剛剛結束了應酬,他有些微醺的坐在車上,望著這座五彩斑斕的城市,心中沒有像小說中描述的那樣雄心萬丈,豪氣萬千,根本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他隻覺得這是一個麻煩,一個天大的麻煩。

此時的天空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就像是這座城市目前的處境,被絕望所籠罩。

很多時候人們認為市長會比一些州議員或者市議員好,至少他們掌握著實際的權力,而不是通過集體投票的方式來產生一種集體的權力。

可是隻有他們自己知道,在順風順水的時候,做市長當然開心,但是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就算一個市長有天大的本事,也很難做的出色。

有些東西是人力無法改變的,就好像是不斷衰退的經濟。

每天他看著不斷升高的失業率,看著街上因為找不到工作到處遊蕩的流浪者,看著那些越來越大缺口,他就感覺到一陣深深的無力感,還有身心俱疲。

車子緩緩停下,停下瞬間微不足道的失力讓他感受到輕微的惡心,他拍了拍臉頰,從車上下來。

拒絕了司機的攙扶,他回到了家裡,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家裡的女仆端來了冰鎮過的冰水,他灌了一口,驅散掉身體裡輕微的醉意,隨口問了一句,“費拉勒回來了嗎?”

費拉勒以及其他的幕僚都和市長居住在同一個社區裡,甚至還就住在市長隔壁的那個房子裡,在任何時候,隻要市長有需求,他們都可以在第一時間趕過來為市長服務。

傭人點了一下頭,“我看見費拉勒先生的車子七點多的時候已經回來了。”

“讓他過來,我在書房裡等他。”

市長把剩下的半杯冰水喝掉,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他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有些疲憊的走進書房裡。

他坐在椅子上等待費拉勒的到來,同時也想著事情,迷迷糊糊中有些恍惚,等他再轉醒的時候,費拉勒已經站在了他的麵前。

“什麼時候來的?”,他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眼角,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眼屎,他得保證自己的體麵。

費拉勒等市長整理好自己的儀容之後,才抬頭回答,“來了有一會,剛才看見你在休息,所以沒有打擾你。”

市長笑了笑,笑容很勉強,緊接著歎了一口氣,“我晚上和尼奧見了麵,他的態度很曖昧。”

最近塞賓市裡流傳著一條小道消息,說是裡斯托安的總裁尼奧先生,正在積極的接觸保守黨的人,他在一些非公開的場合裡肯定了保守黨最近幾年的一些政策,認為這些政策讓拜勒聯邦走在了其他國家的前麵。

在這個國家裡,任何東西都是能被混淆的,性彆,忠奸,愛恨,但唯獨政治立場不行。

尼奧可以一邊告訴彆人他和市長之間鬨掰了,一邊也表明他依舊堅持著進步黨立場的決心,那麼這就是他和市長之間的問題。

但他現在的論調開始發生一些原則性的變化,市長肯定要搞清楚他到底是為了給自己施加壓力,還是真的有了其他的想法。

不過很可惜,他沒有試探出來,尼奧始終在回避這方麵的問題,其實這也讓市長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他還在選擇,同時也希望兩黨能夠給出一些讓他有傾向性的籌碼。

可恨的商人,可恨的資本家!

圍繞著裡斯托安,直接或間接為他們工作的人有好幾萬人,一旦裡斯托安宣布離開塞賓市和本州,搬遷到保守黨的地盤去,這將會成為市長在主政塞賓市期間最大的敗績!

更可怕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一下子新增了哪怕隻是一兩萬的失業者,整個塞賓市也會瞬間跌入地獄之中。

再加上最近一段時間裡尼奧故意放出去的風聲,到時候所有人都會把原因歸咎於市長,認為是市長逼走了尼奧,導致了大家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生活。

憤怒的民眾足以斬斷他的政治生涯,尼奧就是打定了主意能逼迫市長低頭,但是這位尼奧總裁先生又忽略了另外一個問題。

恒輝倒下並非是裡斯托安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做到的,很多人都共同努力了,其中也不乏一些和裡斯托安差不多體量的經濟體,這些人又憑什麼會願意讓最肥美的一部分被裡斯托安集團吞進肚子裡?

就算市長同意,其他地區的市長,議員,甚至是州長也不會同意他這麼做,這就導致事情成為了一個死結。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