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73 兩種人和寬容(1 / 2)

加入書籤

傑魯諾先生第一個提問的對象就是帕圖先生,這其實並不奇怪。

沒有人能夠做到真正的公正和無私,就像聯邦終身**官都做不到,他們也會因為一些“場外因素”偏離他們堅持的公平公正,更何況傑魯諾先生並不是一名秉持著公正的法官,他隻是一個資本家。

利益才是他追求的最終目標,那麼他就不可能那麼的公平。

他和帕圖先生都是一夥人,一樣的人,有著大致相同的身份背景,都屬於第一批移民,祖先都是通過屠殺土著建立起一個顯赫的家族,他們之間是有共性的。

有共性,就意味著帕圖先生會和他站在一起,其實他們也沒有想著要在納加利爾搞什麼滅絕行徑,他們隻是想要在小範圍內推動納加利爾的奴隸合法化。

請注意一點,他們不是要在國際上或者聯邦內重新推動奴隸重新走上台麵,而是想要讓納加利爾聯合王國政府許可蓄奴。

瞧,他們準備的詞彙多麼的含蓄,沒有捕奴,沒有殺害,隻是蓄養了被模糊了來曆的奴隸,這樣就能滿足以他們的需求。

無論是普通的金屬礦藏開發,還是能源礦藏的開發,都需要大量的勞動力,並且在開采的過程中始終是會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的。

使用普通的勞工和使用奴隸完全是兩種成本,如果能夠讓一個愚昧落後的國家重新允許蓄奴,在道德問題上他們就沒有了汙點,因為這是其他國家的內政。

而且納加利爾聯合王國本來就非常的落後愚昧,他們居然還相信“偽神”,那麼為什麼不可能開曆史的倒車?

聯邦人從來不乾涉其他國家的內政,不提建議,也不抗拒,所以聯邦人會看著納加利爾聯合王國通過這條法律。

作為外來者,聯邦人也會遵守這條法律,聯邦人都是道德楷模,都是法律的維護者。

隻要帕圖先生一開口,那麼整體的局麵就會傾斜,即便有些人的立場還搖擺不定,也會因為第一個開口的人鮮明的立場有所動搖。

人們總是告誡自己不要被一些浮躁的,並不一定準確的信息誤導,但人們總是會被這些信息誤導,比如說先入為主的信息。

你知道那不一定就是對的,也知道不一定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但第一個人表達了這種信息,立場,就會讓人覺得這可能就是大多數的想法。

這就是傑魯諾先生要做的,不管他們這些人是不是大多數,他都需要人們認為這是大多數,而且是強有力的大多數。

他麵帶著自信的,隱隱透著一種傲然的笑容看著帕圖先生,等待著一些他想要聽見的話從帕圖先生的口中說出來。

帕圖先生瞥了一眼傑魯諾先生,雖然心裡覺得有點對不起這位老先生,可為了那些有著迷人的油墨香味的小紙片,他隻能從心了。

“很感謝傑魯諾主席先生讓我來做第一個發言人,對於這個議題,我的確是有一些看法……”

此時坐在離帕圖先生不遠的沃德裡克先生皺了皺眉,他瞥了一眼老老實實的林奇,心裡正在猶豫是等輪到他發言的時候,他再談一談自己的想法,還是直接在帕圖先生發言結束之後,直接表明不同的觀點。

前者不會讓他和這裡的一些人太過於對立,更不會惹惱帕圖先生,打斷彆人的發言,在彆人發言結束之後立刻尖銳的反駁、攻擊,針對性太明顯,很有可能引發一些矛盾。

但它不夠及時,等輪到自己發言的時候再討論,人們的立場其實已經發生了變化,這個時候有些人的態度已經很難挽回了。

後者倒是能很快的把這些人的態度糾正回來,可他也會得罪帕圖先生,包括傑魯諾先生等同一立場的人。

思前想後,沃德裡克先生決定還是等到他發言的時候,他在說說自己的觀點和立場,其實對他來說納加利爾人死也好活也好,他都能賺錢,隻要能賺錢,其他的就都不是事情。

隻是讓他無法想象的是,帕圖先生也被說服了。

“社會的進步不是某一個人的覺醒就能做到的,這需要所有人的能力,我很感激我的父母和天主讓我出生在了聯邦,讓我能夠出生在一個文明的社會中。”

“可納加利爾顯然不是那樣一個文明的社會,它野蠻,殘忍,暴力,愚昧,落後……,我能夠把用來形容社會負麵的詞彙都施加在納加利爾這個國家的身上。”

“但是我們不能因為它比聯邦落後,就放棄它。”

“在對納加利爾和那些土人的態度上,我建議在相對嚴厲的同時,也要保留著一份寬容,我們應該引導他們發展成為一個興旺的文明社會,而這也是聯合開發公司的目的之一。”

“我們正在培養這個市場,先生們,短短的三個月時間裡,根據不完全的統計,納加利爾幾乎如同荒漠一樣的民間市場已經開始初現繁榮的潛力,林奇先生的商品熱銷,也正說明了這一點,我們最初的決策是正確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