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76 在資本的世界裡沒有對立(1 / 2)

加入書籤

沃德裡克先生看著林奇,多少還是有些不太適應林奇的那種風格,就算聯邦人不太怎麼謙虛,但他們也不會這麼誇張。

可是話又說回來,林奇的優秀,和彆人的優秀是兩種不同的意思。

我們說普通人優秀,大抵是說他在各方麵的表現超過了普通人的普通表現,林奇的優秀是他完全不像是個人。

在這總共五天的會議過程中,林奇除了拋出他的那套“勞動價值盈利理論”之外,還提出了兩個讓人不知道應該認為他瘋了,還是為他拍掌叫好的提議。

第一個是將女權組織引入納加利爾,第二個是把工人工會有限度的引入納加利爾。

林奇在股東大會上用一種人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方式,闡述了女性勞動力也是整體勞動力剝削環節中重要一環的事實。

用他的話來說,納加利爾的傳統女性在家裡承擔更多的基礎勞動,她們的身體更強健,有一些身體素質甚至比長期缺乏營養,又缺少鍛煉的男性都更好一些。

但傳統的納加利爾社會中女性沒有任何的地位可言,除了在從事女性特有的工作之外,普通的工作也好,公司或者雇傭方都不會考慮使用女性來作為員工,這也導致了一種扭曲的文化,這種文化中認為女性並不適合站著工作。

大量的勞動力因此浪費,林奇表示十分的痛心,為了解放更多女性的自由,讓她們享受到合法平等的權力,也包括工作的權力,林奇認為應該引入女權組織,為納加利爾女性的解放事業作出貢獻。

作為一名來自文明社會的聯邦人,是絕對看不過這件事的,林奇還主動的成立了一個公開募捐基金會,並且自己先捐了一筆錢,這個基金會和基金會的資金將全部用於解放納加利爾女性權益事業!

其實剛聽到林奇這麼說的時候主席團中大多數成員的臉都快繃不住了,如果不是林奇太年輕了,他們不想在一個年輕人麵前表現出他們的“不穩重”,他們可能已經笑出聲了。

這種無恥的手段一點也不像是一個聯邦年輕人的想法和做法,更像是和他們一個層次的老東西們的手段,但回過頭來再仔細的思考這個問題,不得不說林奇說的很有道理。

反正都是剝削壓迫,為什麼不更徹底一點?

引入工人工會的目的也是如此,就像是煙草集團和那些禁煙機構之間的勾結,納加利爾的工人工會和聯邦的工人工會完全的不同,這裡的工人工會將徹底的站在資本家的這邊。

他們在很大程度上更像是幫助資本家更好的,更充分的剝削勞動力的一個機構,他們會安排合適的工人到合適的地方去合適的被剝削。

有些人可能覺得……這有些沒有必要,認為林奇的這種想法過於“奇幻”,對於納加利爾本地的土人根本不需要照顧他們的想法,隻要給他們一份工作就行了。

但林奇隨後提到了納加利爾的兩次大事情,之前的大動亂,以及不久之前的大罷工。

“民族的意識正在覺醒!”

這就是林奇在股東大會上用來讓所有反持反對意見的人閉嘴的原話,這也震動了每一名股東,包括了像是沃德裡克先生,傑魯諾先生、帕圖先生這些人。

“我到現在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耳邊還是會響起你說的話!”,沃德裡克先生怎麼看怎麼覺得林奇順眼。

他不像帕圖先生和傑魯諾先生那樣,是第一批移民家族的後代,他屬於中間時期的新興資本勢力家族,當然現在也屬於老牌資本勢力了,因為還有不少新的資本勢力正在崛起,並且試圖挑戰這些老牌的資本家們,他們才是新興的資本勢力。

像沃德裡克先生這樣的人沒有一個“充滿榮光的家族”和“無比燦爛的家族曆史”,所以他在對待林奇出身的這個問題上比那些真正的老牌家族要寬容的多。

他至少不會把林奇的出身背景當做是一個判斷他是否足夠優秀的重要因素,他隻看見了林奇的特彆。

但是順眼,不意味著他會讚同賽維瑞拉和林奇有下一代,這是兩碼事。

“我有時候在想,是不是真的有天主,你是不是曾經做過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比如說拯救世界之類的……”,他說著自己先樂了起來,“所以才會把一個蒼老睿智的靈魂裝進了一個年輕人的身體裡。”

他說著常常的歎了一口氣,“這個問題我之前考慮過,但沒有太好的辦法解決它,畢竟那是另外一個國家和另外一個國家的民眾,我們的社會形態不一樣,統治體製不一樣……”

“我們有很多不同的東西,適用於我們的,不一定適用於納加利爾,可你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讓人驚豔的答案,林奇!”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