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37 想不到吧,其實我也沒想到(1 / 2)

加入書籤

財務報告作假,任何上市公司一旦麵臨這樣的指控,即使前一刻它還是股票市場中被人們所追崇的“金股”,但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隻需要一秒鐘的時間,它就會變成“垃圾股”。

垃圾股,沒有價值的股票,整個市場對於一家上市公司經營情況的了解,主要就是來自於這家公司每一個周期發布的財務報告。

裡麵會有詳細的經營情況,以及最後有一個準確的結論,他們這段時間賺了多少錢,虧了多少錢,有多少資產,經營的效果如何等等等等……。

公司之外的人,甚至是公司內部的人都不一定對一家公司能夠有全麵的了解,加上這是一個誠信社會,人們願意相信這些上市公司不會做出修改數據的惡劣行徑,所以很少會有人去質疑一家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是否正確。

他們其實也缺少質疑的途徑,就算他們覺得不太正常,他們也沒有辦法和機會去解開心中的謎團。

但不得不說,對於上市公司來說,財務作假等於站在了活火山火山口的邊上,就算摔不死,也會被燙死。

尼奧的話說出來後電話聽筒內頓時傳來了很多的聲音,他能夠感受得出這些人目前的狀態都很不好,但他無所謂,因為他和他妻子的父親已經不是公司最大的股東了。

真要是出了問題,他們翁婿兩人的確跑不掉,但是其他股東也不會好過,他們同樣要麵臨破產的局麵,這也是尼奧堅信即便自己說出來,這些人也不會去告密的原因。

“尼奧,奧爾本,你們這是犯罪!”

“我要去告發你們!”

電話中很快就傳出了裡斯托安集團董事會第一大股東充滿了情緒失控的咆哮聲,聽得出他的聲音除了聲嘶力竭之外,還有一些顫抖。

尼奧表現的非常從容,聲音還用帶著玩笑的口吻回答道,“你大可現在就掛了電話,然後撥打電話舉報我在財報上作假的事情。”

“我相信聯邦金融犯罪調查局,稅務局和媒體會對你的舉報非常的感興趣!”

聯邦金融犯罪調查局隸屬於聯邦調查局之下,是一個分支但獨立運轉的機構,針對所有金融犯罪進行調查和打擊。

尼奧的話讓第一大股東意外的沉默了下來,大概沉默了四五秒,立刻就有董事會內的其他成員勸慰起來,萬一這位腦子不好一下子想不開真那麼做了,大家都會被他害死。

經過短暫的勸說之後,這位大股東隻有一個要求,“你必須解釋你這麼做的目的,如果你說服不了我,我會立刻檢舉你的違法行為……”

看上去這句話說的非常的凶狠,實際上隻是一種帶著威脅的台階,尼奧當然知道怎麼順著台階走下去。

“當然,先生,這也正是我想要和大家說的,因為這關係到我們接下來的一些舉措。”

“其實從三年前開始,裡斯托安的盈利就開始快速的萎縮,並且在兩年前左右出現了首次虧損……”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當時總裁尼奧發現了裡斯托安出現了一些問題,資金流動變得緩慢,庫存積壓的商品越來越多,加上人們的手中的金錢變少,消費能力開始下降,一個擁有上百個品牌的集團公司難免也會麵臨那些小企業相同的問題。

尼奧和奧爾本以及他自己的親信認為,這並非是某種單純的現象,在他們的要求下,財務部門第一次修改了財務報告,讓虧損變成了持續的盈利,並且還出現了增長點。

作出這樣決定的尼奧很快就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裡斯托安集團的股票在股票市場中繼續走高,股價的提高讓虧損變得微不足道起來。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在年度總結報告中,因為股票價格提升所帶動的集團公司整體市值的暴增,足以彌補經營方麵的虧損。

這是一劑毒藥,實體經營不斷虧損的情況下,利用股價不斷高漲來掩蓋經營不善的事實,看上去公司股價提高是一件好事,但這一切都是建立在虛假的數據之上。

時至今日,兩年的財務作假足以頃刻間讓裡斯托安倒下,尼奧甚至沒有任何隱瞞,用相對冷酷殘忍的話告訴所有股東,他和他的嶽父奧爾本,已經套現了手中差不多半數的股份。

換句話來說,他們現在持有的股份早就不足以讓他們掌控現在的位置。

麵對股東們的憤怒和咒罵,尼奧以及奧爾本並不在意,甚至還有一點得意。

當然,這裡麵實際上還是有很多犯罪行為的,這也是尼奧和奧爾本現在依舊把持著董事會主席以及集團總裁的原因,他們想要洗清自己身上的罪名,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那些不合法的操作不被追究。

“從目前我掌握的情況來看,裡斯托安實際上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境地,這也是我為什麼要強硬的逼迫蘭登的原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