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38 善解人意的林奇和他的資本(1 / 2)

加入書籤

尼奧終究用他的口才和他的計劃說服了董事會的成員們,這也和裡斯托安目前的實際形勢有關係。

這些人不會太盲目的信任一個已經欺騙了他們不止一次的人,他們一定會通過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尼奧所說的是不是真的,最終再給出決定。

但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因為尼奧這一次沒有說謊。

不過這些事情離普通人還太遠了,這樣一個經濟支柱性的企業想要離開一個地區,即便他和本地區的主政者在某些方麵達成了一致,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做到的。

僅僅是安置那些無法和裡斯托安一起遷移到其他州的工人和雇員們,就足夠耗費很長的時間。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經過周五晚上酒會的發酵,人們開始關注起林奇的二手商品交易拍賣會的一些內容。

在這一次的交拍會上,出現了一些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一些人。

他們穿著昂貴的正裝,即使是在大熱天也會保持著得體的儀表,雖然他們不斷的擦著汗,但總體來說不會讓人覺得他們有多麼的失禮。

這些人全程的觀看了林奇的這場交拍會,甚至還主動的參與其中,這些人實際上都是林奇潛在的合夥人。

如何把一個生意做大,一直以來都是商人們孜孜不倦去追究的東西。

每個人得出的結論可能不儘相同,有些人會認為要用匠心和匠心去在工藝環節下功夫,也有人認為要以誠信為本,但真正能快速把生意做大的,就是資本的運營和手段。

可能是今天有這些體麵人的參與,激發了一些人消費的衝動,到晚上七點交拍會結束的時候,交易總金額比上周還略高了兩萬塊,這種本不應該出現的上漲趨勢也給這場交拍會帶來了許多正麵的效果。

交拍會一結束,幾名商人就找到了林奇,想要和他談一談合作的相關事情。

資本主義從來都不是善良的,慈悲的,仁愛的。

在資本主義的海洋中,掠奪才是一切的根本。

按照聯邦和金融相關的法律,當一家公司的市值超過一千萬的時候,就必須接受投資人的投資行為——他們的說法當然比事實好聽,一個資產超過千萬的企業,需要有多個股東組成,並有人員數超過十人的董事會,這是為了預防金融犯罪。

換句話來說,如果林奇的星際貿易公司市值超過了一千萬,他就不具備拒絕彆人投資的權力,否則他的公司就有可能會被立案調查。

至於彆人投資多少錢,能從他這裡得到多少股份,他可以和彆人談,但是他不能拒絕。

如果一個公司的市值超過一個億的時候,這家公司就必須掛牌上市,隻有在掛牌一段時間後,才可以進行摘牌退市。

用官方的說法是企業的成長需要回饋社會,同時也需要受到全社會的監督,這也是為了預防金融犯罪行為。

可實際上這些法律本身其實是為了方便資本對其他資本的掠奪,資本的市場永遠都是一片深邃的黑暗海洋,每個人都是掠食者,同時又是被掠食者,這是一場生存的遊戲。

無限的增值和無限的貶值在這裡是最常見的現象,如何讓自己成為增值者並且永遠都處於掠食者的地位,就是每一個商人,每一個能夠被稱作為資本家的商人所追求的東西。

比起其他那些創業者畏懼投資人的態度,林奇表現的則要大方的多,他甚至邀請著這些人一起去了酒店,並開了一間有會議室的商務套房。

坐在房間裡,吹著中央空調徐徐吹來的涼風,這些在體育館裡悶了幾個小時的先生們終於舒了一口氣。

短暫的修整之後,有人笑著問林奇,他對投資的看法。

其實在昨天的酒會上,這些人基本上就已經和林奇交換過了意見,今天隻是來實地的考察一下,如果能合作的話,他們就會合作,如果不能合作但是有利潤的話,他們就會考慮是不是能和林奇搶生意。

表麵上他們不會那麼做,可是他們暗地裡會讓人注冊一家公司去經營和林奇相同的生意,哪怕他們是一個陣營裡的商人,該競爭的時候絕對不會謙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