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39 成年人誰都不容易(1 / 1)

加入書籤

“林奇先生,我認為你的說法有一些問題。”

就在林奇“簡單”的為自己的星際貿易公司做了一個短期的市值評估,並且用他嫻熟的技巧震驚了這些人之後,其中有人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這很正常,生意就是你來我往,沒有誰規定彆人不能夠就價格問題進行有來有回的探討。

林奇自然也不會這麼做,這樣絕對不是談生意的樣子,他掏出了一盒煙,點了點頭,示意對方繼續說。

這位打著藍色領帶的先生提出了一些不太一樣的看法,“我認為對一個公司的估值並不是把它的盈利作為估值唯一的標準,而且星際貿易公司不可能把所有盈利的錢都用來發展壯大公司本身,所以你提出的這個估價我認為可能不太準確。”

其實藍領帶的說法和一個月工資兩百塊,一年能存兩千四基本上是相同的,這隻是一種比較理想化的估價方式,但在實際中並不太可能會出現。

首先是收益方麵的波動,收益方麵永遠都不可能是維持在一個狹窄的範圍內,它是會波動的,有時候甚至會是劇烈的波動,這就能夠使得實際的效果和理想化的效果有很大的差距。

而且到目前為止開展了業務方麵的也隻有塞賓市一個地區,其他地方的收益情況還能難說,總體而言,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打造出一個路邊攤的全部設備和材料,可能隻要五百塊,但是它每個月能夠為它的主人帶來三五百塊的利潤,那麼這就能說這一個單獨的路邊攤近期市值就能夠值幾萬塊嗎?

在沒有引入準入製度和門檻的情況下,這當然不可能,所以林奇的說法多少還有點偷換概念的嫌疑。

隻是就像上麵說的,生意之所以在很多人的眼裡非常有意思,不僅是因為大多數生意人都是數字的愛好者,他們更喜歡和人鬥智鬥勇的過程中,已經不僅是單單的享受數字的增加,更享受那種碾壓彆人的樂趣。

此時的林奇低著頭,他拿著一盒火柴捏著火柴的手指一擦,嗤的一聲伴隨著一陣白煙,他嘚吧嘚吧的吸了兩口,甩了甩火柴棒,把它丟進了煙灰缸裡。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滿臉笑容的抬頭看向對麵的藍領帶,吸了一口煙,一邊吐,一邊說道,“為什麼不?”

不等對方給出自己的想法,林奇便笑著繼續說道,“我會把所有的金錢都投入到公司的建設和運營中,讓它變得越來越完善,覆蓋的範圍越多。”

他靠坐在沙發上,左手壓在沙發靠背的上方,右手則夾著香煙,按在翹起的腿的膝蓋上,整個人都非常的放鬆,同時又充斥著一種充滿了自信的氣度。

“當我們的渠道和覆蓋麵滿足我對開拓步驟的需求時,我會從進行一次轉型,讓它成為至少是本州內最大的渠道商。”

“到時候人們除了選擇超級市場和超級商場之外,還多了一個全新的選擇,並且這種選擇可以說是他們能夠選擇中最好的!”

“先生們,這不僅僅是一個二手商品交易的生意,它到最後甚至能夠覆蓋到每個人生活中的每個角落裡。”

“他們使用的電器來自於我們的公司,他們使用的家具來自於我們公司,甚至是他們的房子、他們的工作、他們的衣食住行都來自於我們的公司……”

“先生們,老實說我估出五千萬這個數字的時候,我的內心都是滴血的,我甚至想要把它的估價在提高幾倍,這樣或許會讓你們知難而退。”

他的表情很認真,很誠懇,聲音裡也透著一些無奈,“但是我知道,我們都是站在一起的,至少在目前來說我們是‘一夥人’,我也明白資本遊戲的玩法,互相幫助是我們能夠站在比彆人更高的地方的唯一原因。”

“如果你們覺得這份價格太高了,那麼我隻能欣喜的表示可惜,如果你們願意加入這個計劃,反而會讓我有些頭疼。”

幾人對視了一眼,他們覺得林奇現在說的這些東西有些過於的假大空,但是也未必沒有實現的可能,這是一種很令人頭疼的情況,如果它是真的,或者就是假的,都不會讓人覺得如此的頭疼。

林奇又談到了二手商品的租賃等問題,這是一個更可怕的解決人們短時間裡對某些物質需求衝動的解決方法。

他談到的這些內容,加上他描述中的遠景和未來,坐在他對麵的這些人突然間已經開始心動起來。

越是聽林奇描述他理想中公司的樣子,他們越是覺得有搞頭。

林奇描述的太詳細了,詳細到了很多他們都沒有想到或者注意到的地方都有詳儘的描述,這也讓他們認為林奇一定有一個更加細致的全盤計劃,並且他正在按照這個計劃實施。

現在他已經邁出了最關鍵的一步,接下來隻要他不犯錯,基本上想要“截胡”的機會就非常的小了,原因很簡單,林奇手中的這些生意是蘭登市長推動的“惠民政策”,他的這家公司可以看做是蘭登市長政策是否有效,有價值的最直觀的表現。

他的公司越辦越好,越是說明蘭登市長的政策對社會是有價值的,也是適合目前社會環境的,如果他的公司失敗了,那則說明這個政策可能不那麼的合適。

可是這種失敗,隻能是林奇自己失敗,但凡因為其他人的“截胡”讓林奇的公司破產倒閉,或者沒有能夠按照他的計劃擴展開,不僅是得罪林奇一個人這麼簡單,還得罪了蘭登市長,以及蘭登市長身邊所有和他關係密切,利益密切的資本家和政客。

所以即使他們學林奇開始搞這種二手商品交拍會,規模也不可能有很大,而且還會始終麵對一些麻煩,這比直接投資林奇的生意要麻煩的多。

商人們隻喜歡金錢,不喜歡麻煩。

“但是五千萬的估價實在是太多了,恒輝的市值也才一個多億……”,一名帶著青色領帶的人插了一句嘴。

恒輝的市值大概一點七億,在本地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巨無霸大公司了,很多人可能都會有一種很困惑的感覺,一點七億的確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但卻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多。

其實這也是一個偷換概念的說法,當社會需要民眾們明白一個集團公司的強大時,隻要隱藏那些負資產即可,比如說某些政客需要在他們主政期間有顯著的成效,本地的經濟有巨大的發展,那麼有一些成功的企業誕生就是最好的辦法。

一個個市值數千萬上億的企業接連誕生,但是人們並不清楚實際上這些企業中大多數都在一種“負資產運營”的情況下運轉。

銀行把錢借給了他們,為了從某些方麵讓財報滿足某些社會需求,政治需求甚至是股票市場上投資人的需求,這些來自銀行的貸款會以某種形式成為公司正資產甚至是盈利組成的一部分。

報道的時候他們會報道這些需要民眾們看見的,這也是他們希望的,隱藏了這筆錢的來源已經公司背負的債務。

但是讓當地主政者或者社會需要降低一個企業的影響力時,他們在評估市值的時候會把正負資產進行抵充處理,然後用一個加減法的結果來作為這家公司的最終市值。

一個資產十個億的企業可能背負著九個億的各種債務,如果說一個市值十億的企業倒閉了,會給人一種山都崩了的感覺,但說到一個市值一個億的企業倒閉了,民眾們反而會有一種……,“我他媽還以為這家公司有多麼了不起”的特殊感慨,他們不會有末日降臨的錯覺,反而會有點幸災樂禍。

同樣,“我們昨天新成立的企業經過一晚上已經市值十個億”,絕對比“我們的公司剛成立就負債十個億”好聽的多,也更有效果。

林奇始終保持著他的風度,此時他微微一√,“星際貿易公司沒有任何的不良資產,也不會有任何的不良資產,我們的盈利足以完全負荷公司的發展所需。”

“先生們,我已經開始在各個城市成立相關的分公司,最遲到今年年底,所有分公司都會投入到運營當中。”

“等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有可能還是會坐在這裡,但是你們麵對的估值就不是五千萬,而是五個億,甚至更多!”

現在已經八月份了,到年底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隻有三個月多的時間,林奇巧妙的利用了一些環境因素和時間因素,給這些人灌輸了一種緊迫的感覺。

三個月的時間,市值預估有可能會翻十倍——他們才不在乎到時候是不是真的翻了十倍,他們在乎的隻是這種說法。

投資者的目的並不是要和一家企業一同成長走向輝煌,他們想要的隻是錢,或者其他能夠為他們帶來好處的東西。

等林奇的生意完全鋪開再進來,和現在就進去,完全是兩種概念,而且他們也相信,到了年底,林奇這個年輕人真的有膽量當著投資人的麵,大言不慚的喊出估價五個億的蠢話來。

“我們需要商量一下……”

一名粉領帶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其他人也紛紛點頭,他們需要考慮一下,如何利用盤外的他們手裡掌握著的政策資源,或者類似交叉持股之類的方式,總之能少掏現金,就儘量的少掏,畢竟現在這個情況,誰的口袋裡都不富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