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78 喜歡交朋友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1 / 2)

加入書籤

赫伯斯先生接受雜誌采訪的地方,離蓋弗拉的皇宮並不太遠,透過窗戶就能夠看見蓋弗拉的皇宮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的穹頂。

蓋弗拉曆代皇帝把大多數的錢都用在了讓他們的皇宮看起來更輝煌這方麵,在蓋弗拉民間有一種說法,那就是皇室永遠都不會破產。

如果有一天皇室沒錢了,他們隻需要拆掉一個屋頂就能夠再撐很長的時間,據說皇宮建築群的屋頂都是純金的,這就是為了體現出皇室的富有和尊貴。

看著那邊金光閃閃的建築群,赫伯斯先生立刻就想到了他的國家,他的哥哥正穿著不到五塊錢的衣服,吃著不到十塊錢菜肴,寒酸的住在還不如一些大臣家的皇宮裡。

再對比一下蓋弗拉的皇帝,完全是兩個境界!

就在他感歎蓋弗拉的皇帝才是真正的皇帝時,這位被他還有他哥哥,以及更多的皇帝、國王羨慕嫉妒恨的蓋弗拉皇帝,也正在頭疼。

安美利亞地區的局勢已經徹底的糜爛了,現在那些反抗組織……不,應該叫做**武裝徹底的撤出了城市的範圍,轉移到廣闊無垠的野外。

原本他們的反抗都在城市中進行,比如說偶爾刺殺幾名巡邏隊員,後者毀掉某處設施,甚至是刺殺一名軍官或者政客之類的。

這種反抗手段很蠢,隻要發生了這種刺殺時間,全城立刻就會進行大搜捕,那些刺客很難逃出去。

不僅他們自己逃不出去,他們還會牽連自己的家人和他們一起被抓,這也是最初反抗組織很難有效對抗蓋弗拉人的原因,他們始終處於劣勢,始終在蓋弗拉人的控製區搞反抗運動,他們就很難真正的和蓋弗拉人抗衡。

但現在不同了,他們直接撤出了城市地區,在無限的野外和蓋弗拉人打一場時日持久的戰鬥。

他們破壞線路,破壞管道,破壞鐵路,反正隻要是他們能破壞的,他們就一定會破壞。

等他們破壞的東西被發現時,已經過去了很久,彆說看見這些人了,連影子也早就跑沒了。

這也導致了蓋弗拉人不得不把大量的精力從城市內,轉移到野外去,他們開始在野外和**武裝不斷的交火,可如果他們放鬆了對城市的控製,那些**武裝又會偷襲他們在城市裡的軍用倉庫。

總之,沒完沒了,而加劇這一切的原因除了那些蓋弗拉皇帝能承認的原因之外,還有一個他不能承認的原因——蓋弗拉的陸軍和狗屎一樣沒有戰鬥力!

他們居然連一群剛剛拿起武器的賤民都不如,並且在野外的戰鬥中被那群賤民打的抱頭鼠竄,隻能依托一些防禦工事進行防守,或者跟著武裝列車在固定的線路上武裝巡遊。

已經兩年多的時間了,蓋弗拉在安美利亞地區不僅沒有取得任何他們計劃之中的成果,反而填進去不少東西。

時間,精力,財富……

這也是蓋弗拉皇帝最近一直很頭疼的原因,因為人們對蓋弗拉把發展中心從國內轉移到安美利亞地區,但安美利亞地區又沒有提供給國內一些積極正麵的反饋兒反感。

加上一些來自於民間的社團開始質疑皇帝的決定是否是正確的,一些危險的氣氛正在醞釀。

任何一個君主製的國家一旦君權被質疑,就意味著某些事情開始逐漸的失去控製。

為了避免有可能會引發的內亂,或者皇室內的政治鬥爭,蓋弗拉皇帝都必須儘快解決安美利亞地區的問題。

要麼徹底的放棄,放任自流,誰都不好過。

要麼就繼續派兵,發動真正的戰爭,徹底剿滅那些**武裝。

前者是蓋弗拉皇帝不願意選擇的,原因很簡單,他們在那邊投入了那麼多的東西,現在這個時候說放棄,已經太遲了。

而後者,他們也沒有信心能夠打贏這場戰爭,在一些外國勢力的幫助下,這些人已經具備了戰鬥體係,這隻會變得更麻煩。

現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聯邦人願意幫助蓋弗拉人穩定安美利亞地區的局勢,當然這不是蓋弗拉人的請求,而是聯邦人的請求,是他們主動要求的。

至於代價,不過是允許聯邦人進行公平的參與到一些工程項目裡,他們想要拿到一些戰後重建和新建的項目。

“這就是聯邦外交使團的名單?”,蓋弗拉皇帝最近一直在吃頭疼藥,醫生說他的血壓也變得很不正常,最好的辦法就是儘量不去考慮那些能讓他血壓升高的事情。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