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44 誰也彆羨慕誰(1 / 2)

加入書籤

雙標這種東西曆來就一直都是存在的,從封建時期開始,人們就已經深刻的意識到了雙標的好處,特彆是對於統治者們來說。

林奇現在還不具備使用雙標的分量,在市長的眼裡,他還太稚嫩,哪怕他能夠把生意做到如同他所說的那麼大,他也不夠分量去使用雙重標準。

像是《最低時薪法》、《雇傭法案》、《工人權益保障法案》這些東西,就算是最強大的資本家都不願意輕易的改變它們,不是他們沒有能力,而是改變這些東西的代價和後果太嚴重了。

小小的林奇,居然想要改變一些事情,這讓市長緊皺著的眉頭又突然舒展開,臉上甚至出現了一些笑容,這畢竟還是一個年輕人。

他對這個世界根本不了解,不知道麵對這個看似簡單的世界需要心懷敬畏。

不過這種衝勁很讓人感慨,這讓市長也不由的回想起了自己剛剛畢業的時候,想著要改變這個世界,但看看現在,他都四十多歲了,卻還隻是一個市長。

也許他最後能走到州長的位置,但這和他年輕時“狂妄”的夢想還有很遠的距離。

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時刻,但現實會教會他們如何正確的麵對這個世界。

想到這裡,市長可能是在一些感慨的作用下,他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醒酒的過程實際上從兩人還沒有抵達餐廳時就已經開始,乾式冰桶內的冰塊保證了酒水在最適宜飲用的溫度,同時酒水與空氣的充分接觸,讓它的澀味變得淡薄,甚至都已經感受不到了。

一瓶好酒,市長放下酒杯的時候挑了挑眉,此時他看酒杯中鮮紅的酒水時,也不像剛才那麼的厭惡。

極短的時間裡發生了這麼多的心理變化其實是一件很有趣,也很複雜的事情,他不願意多想,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

“比起這個,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一聽?”,好為人師永遠都是人們骨子裡的東西,其實通過傳授彆人一些知識,經驗,來承托出自己更偉大的虛榮才是這種好為人師的真正精髓。

這是一種本能,不過它引發的結果也不算壞,所以這是一件好事。

林奇微微頷首,市長則繼續說道,“我建議你給大學捐助一筆錢,然後再重新上學……”,他說著頓了頓,然後緊接著解釋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需要一些屬於你的人脈,這是我給你的忠告。”

“整個聯邦有九所頂級的私立大學,這些大學曾經都被一個叫做聖和會的私人機構捐助並成立,如果你能夠成為這九所大學的學生,你就能夠接觸到聯邦最頂級的資源。”

“如果你能夠成為聖和會的備選成員,甚至成為聖和會的正式成員……”,市長笑了笑,笑容背後有點說不上來的怪異,“那麼恭喜你,你將會和聯邦絕大多數州的州長、三黨的高層、總統閣下、閣員、終生**官這些可以決定這個社會走向的人成為校友,乃至於同屬於聖和會成員。”

市長有這樣的感慨可能源自於他對林奇身上那股子衝勁的感慨,曾經他也是這樣的少年,隻是現在被歲月和現實削去的棱角,變得更加的現實。

所以他想要給林奇一些人生上的建議,如果他當初願意低下頭選擇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換來上聖和會聯盟的學校,也許現在他已經是州長了。

本州的州長和他差不了幾歲,但對方已經是州長了,並且在黨內占據著非常重要的位置,而這一切就因為他和進步黨的領袖,以及高層都來自於聖和會。

這就是一個快速升遷的途徑,人們願意給他機會,看在大家都是校友和聯盟成員的份上,但他們不願意給市長機會,因為他沒有九大院校的校徽。

林奇點頭稱是,把這件事記在了心裡,接下來的話題就顯得輕鬆了不少,林奇不再討論他的兩個大麻煩,市長也沒有繼續令人討厭的為人師表,他們開始談論一些時髦的事情,一些和生活有關係的事情。

“我聽說你的朋友打算在塞賓市拍攝一部電影,讓他們聯係一下社會服務局,到時候社會服務局會出麵協調一些工作,讓拍攝更加順暢一些。”,市長說著說著就說道了福克斯父子最近正在做的事情。

他們不知道從哪弄到了一個劇本,並且還覺得劇本不錯,加上手裡有了一點錢,決定把劇本變成電影。

其實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已經實現了自我價值的人,都會有衝動性的花錢**,仿佛錢很燙手一樣,放在銀行裡會讓人感覺到不舒服,隻有把錢花出去才能讓人滿足。

特彆是花錢的那一瞬間,那種快樂……,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林奇還真沒有聽說過這件事,但不妨礙他和市長應付著,“我聽說每個地方都會有一些關於拍攝方麵的補貼?”

這也是慣例,像是拜勒聯邦,人們主要就在兩大影視城市拍攝電影,一方麵是這些城市的配套工作做的很好,同時建設了很多類似影城的地方,方便采景。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