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45 誰快樂誰知道(1 / 2)

加入書籤

在林奇到來之前他所看見的牌局,實際上是福克斯先生通過故意的“輸牌”行為來消遣時光,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他通過輸錢這種方式,團結了一些普通的老頭子在他的身邊。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其實是一種孤獨的表現,也會認為福克斯先生是一個可憐的老頭,他沒有什麼朋友。

但是換一個立場想一想,至少他還有錢……。

林奇一眼就看穿了,一個整天和錢打交道並且不算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好人,能輸到麵前沒有多少籌碼根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他也不覺得福克斯先生是可憐的,說不定在福克斯先生的心中,那些陪他玩,占他便宜的人才是可憐的,至少他不會為了一丁點微不足道的錢,就付出人生中最昂貴的時間作為代價。

人們常說用錢買不來快樂,林奇覺得福克斯先生剛才挺快樂的,那種坐在幕後讓那群老頭子自以為找到了一個“老實人”,結果自己卻成了上鉤者的快樂他們是體會不到的。

兩人說笑了一會坐在藤椅上,露天的平台上飽受風吹日曬,有時候還會有更惡劣的天氣,真皮的沙發或者布藝的沙發不超過半年就會壞掉,反倒是藤椅能堅持的時間長一些,又有一些文化氣息,更適合放在這裡。

人基本上都是這樣,一旦在財富方麵滿足了最基礎的需求後,就開始追求精神上的滿足,而追求文化滿足則是比較適合大眾的方式。

“我從其他地方聽說你們找了一個劇本。”,林奇端著傭人送來的咖啡抿了一小口,其實很多向他這樣的年輕人更喜歡喝果汁,因為果汁酸酸甜甜。

但真正的林奇並不是一個年輕人,他已經過了喜歡酸甜的年紀,這種味道也沒辦法吸引他,反倒是一些苦澀但有回甘的味道更讓他著迷。

福克斯先生點了點頭,“你知道,我的那個混蛋兒子是一名大學生……”,他嘴上說小福克斯是個混蛋,可臉上透出的榮耀出賣了他的內心,“他的一個校友找到了他,給他提供了這個劇本,小福克斯覺得很有趣,那麼為什麼不讓他試一試?”

林奇能夠理解這種作為父親的感覺,其實每個父親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走上一條光明大道,哪怕是一個犯罪家族中的領袖,也會有這樣的想法。

他點了點頭,“晚上我和市長共進晚餐的時候說起了這件事,他同意給我們一筆財政補貼,具體有多少我不能保證,我要求儘量多給一些。”

“另外你們可以去社會服務局申請援助,他們會安排專門的工作人員配合你們的拍攝工作。”

福克斯先生愣了一下,緊接著向林奇道謝,“你是一個好人,林奇!”

“我們是朋友,朋友就應該互相幫助才對,你說呢?”

福克斯先生沒有絲毫的猶豫,“你說的對,林奇朋友!”

也許是因為林奇的到來讓小福克斯分心了,也許是他想要得知林奇的看法找到認同感,沒多久之後他拿著劇本來到了二樓的平台,並且把劇本交給了林奇,“你要看看劇本嗎,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就是我們拍攝的第一部電影了。”

福克斯父子成立了一家“福克斯影業”的公司,其中林奇也投資了一些錢,占股百分之三十。

本來他的意思是占股百分之十意思一下就行了,但是父子兩人很熱情,非要給他百分之三十,為此林奇多掏了三十萬(暫時沒到賬,但總會到賬的),這苟日的父子倆!

鑒於為自己的錢負責的態度,他很認真的看了起來,得益於以前的經驗和閱曆,他也和這個賺快錢的行當有一定的聯係。

看著看著林奇的眉毛就不那麼老實的豎了起來,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公路驚悚愛情片,可能有點彆嘴,但目前這種片子屬於那種比較常見的主流電影。

在沒有出現更快捷的移動方式之前,人們來往穿梭於不同的城市之間往往會選擇乘車前往,一來是乘車的費用比坐火車更低,同時也更加的自由,眾所周知,自由是寫入憲章的內容,聯邦人的骨子裡都充斥著自由的味道。

人們喜歡公路,喜歡這種在落日的戈壁灘上向鮮紅的即將落下的太陽駛去的美感和詩意,所以公路片一直以來都很盛行,拍攝成本低廉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但是這個劇本……,林奇並不看好,一個女人的車拋錨了,然後搭順風車的時候搭上了一個變態殺手的車,更離譜的是這個女人在受到傷害和折磨後居然愛上了這個變態殺手,從而完成了莫名其妙的救贖,讓變態殺手回歸正常並且主動自首,她還為那個變態殺手生了一個孩子。

驚悚的絕對不是氣氛,而是編劇的腦袋,林奇把劇本放下,他加上了一些手臂上的肢體語言,想要找一個相對平平和的詞,但他失敗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