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49 體麵(1 / 1)

加入書籤

林奇說話的時候和風細雨,他從來都不會給人很凶的感覺,反而像是鄰居誰家的孩子,陽光,親切,又有那麼一些熟悉的感覺。

可此時的盧尼特感受到的卻是另外一種感覺,林奇就像是一座山……不,像是一座海崖,暴風中的海崖。

他就屹立在無邊的海麵中間,瘋狂暴風的卷擊著浪花,狠狠的拍向他。

但是這些浪花最終也終究隻是浪花,掀起一陣水沫之後邊便蕩然無存,無法傷害到他分毫。

盧尼特就是這浪花,他憤怒,他憎惡,他難過,他悲哀,但是他所有的情緒在麵對林奇那明明陽光且充滿了微笑的表情時,最終都化作了如同浪花掀起的水沫一樣的無奈。

“沒有問題,林奇先生……”,他低下了頭,但也為自己鬆了一口氣,數萬甚至更多的純利潤能夠讓他的工廠又維持一段時間,兩個月左右,或者三個月,這對他而言是一件好事情。

至於有可能犯法……,他覺得也許自己應該換一種方式,緊接著他一抬頭,麵帶真誠的看向林奇,“林奇先生,我認同你的想法,那麼我們什麼時候簽訂委托協議?”

盧尼特這個家夥看似謙卑恭遜,這隻是他的外表和他已經沒有退路所導致的,實際上在這個時代中,任何一個能夠白手起家的商人,成功的商人,都不是那麼簡單的角色。

一份委托協議,看上去好像是這個家夥想要一份保障,簽訂了這份委托協議之後就能夠放下心來,不怕林奇反悔。

可林奇也不是真正如同他表麵上表現出來的這麼年輕,要論社會經驗和閱曆,他遠遠的超過了盧尼特。

他微微一√,“盧尼特先生,我始終相信在真正的朋友之間,完全不需要這些合同、協議之類的來規範彼此之間的義務,那是陌生人之間的保障,但是卻是對朋友情感的褻瀆,你認為呢?”

盧尼特摸了摸頭發,語氣裡帶著一些哀求,“林奇先生,其實我現在的處境很困難,如果我能夠有這樣一份協議或者合同,我的工人們情緒上就能穩定下來,而且銀行也不會逼著我儘快還款。”

“它對你可能來說無關緊要,可是對我來說卻很重要。”

他的樣子很可憐,但是內心卻不可憐。

如果林奇和盧尼特簽訂下了一份委托生產協議,委托盧尼特和他的工廠為自己生產一批服裝和飾品,將來這些設計方一旦要追究責任,盧尼特就可以拿著委托生產協議或者生產合同告訴設計方,他們隻負責無責任的生產行為,實際上侵權的人是林奇。

但是如果沒有了這份委托生產協議或者生產合同,那麼將來彆人從法律層麵追究起來,林奇隻承擔銷售的最輕責任,他甚至可以以自己受到蒙蔽為理由,不僅不承擔任何的法律責任,反而可以調頭以欺騙或隱藏真實信息來起訴盧尼特。

看上去隻是一份簡單的小紙片,卻在法律上直接規劃了侵權的責任,盧尼特以為林奇很年輕,他不可能什麼都知道,但林奇真的就是什麼都知道。

兩人對視著,目光在空中相交,林奇的笑容不減,“看來盧尼特先生對這次的合作不太感興趣……”,他輕舒了一口氣,手按在沙發的扶手上站了起來,“很遺憾,如果有機會……”

“我同意了!”,盧尼特直接打斷了林奇的話,也站了起來,“我同意了,林奇先生。”,他的臉上隻有一種蕭瑟,就像是秋天滿地的落葉的那種凋零。

如果放在幾年前,他可以毫不猶豫的拍著桌子讓林奇從他的辦公室裡滾出去,但是現在,他必須為了這筆錢承擔遠超過他收益的法律風險。

可他又沒有很好的辦法解決資金方麵的問題,一旦市政廳和工人工會認為他無法在繼續開動機器開始生產,市政廳就會收回這片工廠用地,到時候他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這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隻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成功人士”盧尼特先生很清楚也很明白他現在的麻煩,所以他沒有感性的選擇一拍兩散,而是理性的低下頭,換取工廠延續的機會。

林奇滿意的點著頭,一邊朝外走去,“很好,盧尼特先生,你可以把你的銀行賬號發給我,我會在近期內給你百分之三十的預付款,當我看見第一批產品的時候,我會陸續付完尾款,有沒有哦問題?”

他站在門邊,回望著跟在他身後的盧尼特,盧尼特搖了搖頭,“沒問題,林奇先生。”

林奇這才轉身,伸出手,看著盧尼特走了三四步走到自己的麵前,並謙卑的伸出手和自己手握在了一起,他笑著說,“合作愉快,盧尼特先生。”

盧尼特愉快不愉快隻有他自己知道,他強笑著點了一下頭,“合作愉快,林奇先生。”

站在門外目送林奇的車離開,盧尼特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一拳打在牆壁上,緊接著就發出了慘烈的叫聲。

秘書嚇壞了,連忙要打電話喊救護車,卻被盧尼特阻止了,他麵色蒼白的搖著頭,“不,我沒事,讓工頭把工人們組織起來……”

秘書不知道他要做什麼,隻能連忙去做,而此時盧尼特卻在辦公室裡把一些水澆在了頭上,還找到了一小袋前幾天殘留下來的麵包渣,他把麵包渣抹在了嘴唇上,等秘書進來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此時的盧尼特就像是已經到了生命垂危的境地,看上去隨時隨地都會死掉,她不知道為什麼用手打了一下牆壁會這麼嚴重,她開始擔心自己的工作了。

盧尼特則擦掉了嘴唇上已經有些濕潤的麵包渣,快速的走了出去,他走到了空地上,看著這些帶著好奇神色的工人,用悲痛的語氣把自己描述成一個為了給大家找來訂單,不惜跪在地上尋求彆人憐憫的可憐蟲。

他告訴每個人,這份工作來之不易,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儘量自發的加工,他已經給不起加班費了,但他和所有工人都需要儘快的完成訂單……

其實盧尼特並不需要太擔心,在這個不景氣的局勢中,這些大公司也不會隨便的發起訴訟來對付一個小小的,快要破產的工廠,因為訴訟是要花錢的。

從律師們開始收集證據開始,錢就會如同流水一樣流淌出去,一般而言大公司的訴訟目的隻有兩種,第一種是為了吞並其他企業,所以他們需要一些法律上的援助。

第二種是為了行業霸權,把其他人從自己的地盤上驅逐出去。

麵對盧尼特這樣的小商人和他的侵權行為的時候,大公司實際上是不願意動手的,他們耗費了大量的金錢去發動這場訴訟,不會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接過。

他們不會得到任何賠償,因為盧尼特的工廠隨時會倒閉,他們的律師會調查清楚這些。

他們不會得到任何輿論和影響力的支持,人們曆來不相信大公司是正義的,而且在很多影視劇本和藝術故事裡,大公司都是邪惡的象征,人們反而會厭惡他們的訴訟行為。

他們什麼都不會得到,還花了很多錢,還讓自己的形象產生一些問題,加上目前經濟不景氣,他們能不動手,儘量是不會動手的。

這一批貨物主要的對象是中產階級,林奇打算把中產階級也拉進來到交拍會裡來,他之前在和其他投資者談起星際貿易公司的時候就說過,要把客戶群體細化並且分開。

也就是把“二手商品交易拍賣會”變成“二手商品交易”和“二手商品拍賣”兩個相對獨立的生意,以此來分化受眾群體。

最終普通人會流入各個地區的二手商品商城或者交易市場,“官方”,也就是星際貿易公司負責管理和銷售一部分來自各地的普通的二手商品,一些普通人也能夠繳納管理費在裡麵進行個人貿易。

畢竟普通人在目前經濟趨勢下不可能會有長期的消費衝動,他們在滿足了一次或者兩次的消費**之後就不會再衝動了,而且也不一定有多餘的錢了,所以他們更適合更加廉價的普通商品交易區。

相反的是局勢的變化會讓中產階級開始步這些普通家庭的後塵,他們也會開始考慮縮減開支,或者已經開始縮減開支,但同時他們的情況比普通家庭更複雜一些。

其實中產階級紮堆的社區裡都會有一種很特彆的情況,那就是攀比和關注。

誰家的誰是做什麼生意的,或者在什麼地方上班,今年換了什麼車,買了什麼表,去什麼地方旅遊了……,這一切都會被整個社區的人所關注,並且流傳開。

每個人都在攀比中度過,他們需要維持自己的體麵,偏偏維持的方法又有些讓人難以應對,那就是消費。

林奇要滿足的就是這些人,他們可以用極為便宜的價格拿到正在流行的款式的服飾,隻要他們自己不說,彆人就不會懷疑,因為他們具備了消費這些時髦產物的能力。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