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55 渺小的力量(1 / 1)

加入書籤

“我需要一些建議!”

站在主席台上的市長揉了揉太陽穴,“現在我們的城市中失業人口越來越多,治安越來越差,據說這周圍城市裡已經出現了一些惡性案件,如果沒辦法遏製這種情況,我們用數十年建設的城市,會重新回到原始時代!”

誰都知道,破壞無法帶來繁榮,隻有建設可以,可是現在的時局已經逼迫著一些人走到了他們不願意的那邊去。

如果可以不犯罪就能有吃有穿,手裡還有一些人,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還是願意做一個好人的。

但是市長的這些話,也讓一些人皺起了眉頭,因為不久之前他們才捐了一筆錢,現在市長又把他們聚集在一起談論如何拯救這座城市,給人的感覺似乎是他又想從人們的口袋裡弄一些錢。

這種感覺很不好,沒有人喜歡被勒索,哪怕勒索他們的人是這個城市當之無愧的主宰。

沉默的房間裡沒有其他聲音,市長用滿懷期待的目光看著這些人,希望他們能夠想出一些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很顯然,他的希望有點過於樂觀。

沒有人說話,大家都保持著如同紳士一般的坐姿看著主席台上的市長,他們就像是某種用來湊人數的擺設,被擺放在了這裡。

市長臉上的期待逐漸的褪去,他的目光在這些人的臉上掃過,人們最多是避免和他對視,但是他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這注定是一場失敗的會議,其實這件事在周三的時候就已經可以預見,林奇掏出十萬塊錢的時候讓很多人不得不掏出更多的錢時,他們就有一種被搶劫了的感覺。

事後他們調查或者不調查,最終有些人可能會得出結論,林奇並不是市長安排的“托”,但是他們依舊被打劫了。

如果這是幾年前,三五萬對他們來說隨時隨地都能拿出來,那個時候大家手裡都還很有錢。

現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拿個三五萬出來其實很勉強了,大家都感覺到了一些疼痛感。

現在市長把大家再一次召集起來的目的,其實這間房間裡的人們都很清楚,他們知道市長要的是什麼,可他們不願意再妥協,至少這一次不會妥協。

無休止的妥協隻會讓市長盲目且錯誤的估計自己的影響力,但實際上人們並沒有那麼的依賴他,而且現在他們已經有一個“榜樣”。

周一的時候,裡斯托安集團的股價開始暴跌不止,很多人都把這當做是一個有趣的新聞,有時候一個城市中存在這樣具有統治力的集團公司,對於其他小公司來說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向上的渠道基本上屬於半閉合狀態,市政廳會把大量的政策都優先給予這個具有統治力的地方支柱性企業,而不是給那些發展中的小微企業去扶植他們的發展。

隻有這個集團倒下了,大多數的企業才會得到一些新的機會和一些新的政策的眷顧,所以他們一直在看笑話,看著裡斯托安集團的股價一路向下,有些人甚至還拋售了手中裡斯托安的股票,目的就是在懸崖的邊上推一把。

這也是周三人們願意掏錢的原因之一,人們見識到了市政廳的可怕,他隻是對外表態,裡斯托安集團的股票就開始暴跌,據說尼奧和董事會發布一些公告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其次裡斯托安倒下之後對這座城市裡的商人們是有好處的,他們可以以低廉的價格收購裡斯托安集團的產業,這相當於他們賺了一大筆,所以他們即便硬著頭皮,也要掏錢來支持一下市長的舉措。

不過現在的情況又有一些不同,尼奧在公開場合表示他打算結束裡斯托安在塞賓市的業務,並且把總部搬遷到隔壁州的保守黨地盤去。

隔壁州的首府城市市長也在周五晚上的時候表明,會儘量的引入外部力量幫助他們的城市度過這次難關,他們還向社會承諾,裡斯托安集團如果能談攏,在他們的城市落戶,那麼裡斯托安集團將會為他們的城市提供不低於三千個工作崗位。

這還隻是前期,到明年或者後年,他們提供的工作機會會超過五千個,這一下子就讓整個城市的市民們歡呼起來。

其實在現在這個大時代背景下,人們的需求真的很簡單,那就是不會被餓死,以及有一份工作,特彆是工作。

工作代表了一個家庭所有人的穩定生活,工作是必須的,在這種時候沒有什麼能夠比就業機會更重要的東西了,絕對沒有。

現在再來看,這一切似乎並不像是一開始人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裡斯托安未必沒有退路,有可能他們早就找好了退路,所以市長和州長才會對他們表示不滿。

一個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裡斯托安用活生生的經曆告訴了人們,如果他們想要解決一些手中的麻煩,最好的辦法就是轉投保守黨,如今保守黨也麵臨著和進步黨相同的麻煩,但他們更好說話一些。

人們坐在台下看著市長,市長也看著他們,最終市長還是不得不主動開口,這讓他覺得自己似乎被羞辱了一樣,“我需要你們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這不可能,閣下!”,有人直接打斷了市長的發言,同時這個家夥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林奇也忍不住好奇的朝著這個懷揣著一顆勇敢的心的勇士望去,在會議過程中打斷市長的話,他得有怎樣的胸懷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那是一名三十歲出頭,大概三十二三歲的青年人,他甚至還主動站了起來,不得不說他有一個不錯的賣相,當然比不上林奇。

他很平靜,不癲狂,這說明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下,我手下後一個小型的金屬件加工廠,我雇傭了二十七名工人,這已經是我能維持的最大的規模了。”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我生產的東西可以說已經很難銷售出去,但是我依舊維持著這個規模沒有變化,我還給工人們發工資,儘管可能在一些人眼裡我按照《時薪法》最低的標準發工資是不道德的行為,但至少我讓這些工人每個月還能夠從我這裡拿到一份工資!”

“今年從五月份開始,我已經有三個月沒有收到哪怕一分錢的回款,我已經無力支撐這個工廠和那些工人的工資了,不要說多雇傭一些工人,如果在十月份之前我沒辦法找到出路,我就不得不關停我的工廠,所以我根本就不可能再擴招工作崗位!”

“而且!”,他的聲調猛地一揚,這樣市長的頭皮一陣發麻,他抿了抿嘴,注視著這個人,而這個年青人則繼續說道,“而且我認為目前塞賓市的問題不是增加工作機會就能解決的,我們的問題在於我們的產品沒有銷路,市長閣下,以及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應該做的是幫我們找到銷路,而不是讓我們去承擔我們不該承擔的責任!”

這些話說的非常冠冕堂皇,至少在林奇看來是這樣,其他人也紛紛開始鼓掌,很快掌聲連成了一片,這讓市長的臉色變得更差了。

其實他說的話裡有很多東西都是很正確的,賣不出東西,企業拿不到利潤和回款,就不可能養活的起工人。

在這個時候讓工廠主和企業家們增加新的工作崗位,這和搶他們的錢有什麼分彆?

他的話代表了很多商人此時內心最真實的感受,他們理所當然的會支持他。

市長看著這個年青人,把他的樣貌記了下來,但是這個年青人似乎也並不忌憚來自於市長充滿了“惡意”的目光,他一點也不害怕。

這讓市長難免的不會猜測他背後的一些事情,也許他來自裡斯托安和尼奧的安排。

掌聲很快就平息下來,他們很清楚如果掌聲持續的太久可能會讓一些事情變得糟糕,他們需要的隻是表明態度,而不是和市長對抗。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離開這座城市,像裡斯托安集團那樣。

去彆的城市固然能夠先擺脫目前的一些困境,比如說工人們的工資,但是新的城市會有更嚴峻的競爭行為和政策壓力,如果他們不能夠像裡斯托安這樣影響大多數人的生活,他們最好還是不要亂跑的好。

市長捏了捏鼻梁,他抬手虛按讓年青人坐下來,然後向大家道歉,“我忽略了你們在這方麵的壓力……”,這已經是他能夠做的最像是道歉的道歉,大家也都欣然接受了。

“那麼有沒有人能夠給出一些辦法,我不要求你們誰能解決目前連總統閣下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但最少能夠緩解一下,我們的情況很不好!”

麵對市長的垂詢,人們還是保持著沉默,在這個時候誰有辦法,誰就是在和整個塞賓市的資本家為敵。

看著無人響應的會議室內,市長第一次意識到了有些事情不像是以前那樣容易解決,他的臉色變得更差,在他目光的巡視中,他看見了坐在角落裡的林奇。

這讓他回想起了上周他和林奇共進晚餐的時候,林奇說的那些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