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57 運動員們(1 / 1)

加入書籤

“林奇先生!”,在看見林奇短暫的驚訝於對方的年輕之後,新雇傭的教練快速的走了過來,緊緊的握住了林奇伸出來的手,用力且熱情的搖晃了兩下,“你的年輕與成就讓我感覺到羞愧!”

這是一個很會說話的教練,他沒有直接稱讚林奇,而是采用了自嘲和貶低自己的方式承托出林奇在如此年輕的時候就取得輝煌的成就是多麼的了不起。

這是一種很有效也能讓人身心愉悅的吹捧,一旁的凱恩瞥了一眼熱情開朗的主教練,腦海中不由想到了聯運會的非官方官員對他的介紹——這是一個暴君教練。

但事實證明,任何暴君都有低下頭的時候,隻要他們有需求。

當然教練的話也不完全是吹捧,誰都知道運營一個職業俱樂部是很花錢的事情,哪怕現在他們的隊伍裡還沒有球星,隻是一些普通人,這一樣會非常的花錢。

每個隊員的配套設備和消耗就是一大筆錢,加上場地的維護和人員的工資,哪怕他們一個球星都沒有,每個月林奇都要麵對上萬塊到幾萬塊不等的各種費用。

在主教練的眼裡,林奇現在的年紀可能連大學都沒有必要,能以這樣的年紀作出這樣成就來運營一家職業俱樂部,不管是他的背景,亦或是他白手起家的能力,都的確值得人尊敬。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摩爾多克,你可以叫我摩爾或莫莫。”,莫莫是一個發音,其實他隱藏了自己另外一個稱呼,暴君。

林奇點了一下頭,“摩爾主教練……”,他瞥了一眼路邊那些排著隊用好奇眼神看著他們的人們,然後問道,“選的怎麼樣了?”

摩爾多克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我們挑選了一批不錯的小夥子,隻要他們不偷懶,很快就能開始適應這種運動。至於那些女孩……”,他看了看林奇和他身邊一臉好奇的雷諾茲,“也許老板你能給我一些意見。”

一個很滑頭的答案,雷諾茲立刻看向了林奇,毫無疑問,他很感興趣,林奇也沒有拒絕,點頭同意了下來,順便他還給福克斯父子打了電話,讓他們現在過來一趟。

福克斯父子承諾過也要組建一支女子橄欖球隊,現在正好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讓他們了解一下選拔和教練組,算是一個預熱。

不多時,一群人就坐在了辦公室中,在看了對女子選拔的流程之後,林奇很快喊停。

摩爾多克隻是單純的以為林奇需要一個借口弄一些漂亮的女孩可以圍繞在他的身邊,他小瞧了林奇的格局,女子橄欖球職業運動不是他想要獵美的獵場,是有其他的作用。

來應征的那些女孩裡有不少都很漂亮,可是一看就是那種弱不禁風的類型,她們可能當一個花瓶很合適,但是在高強度的衝突性競技運動中,可能活不過一個賽季。

“老板,你真的打算讓那些女孩在球場上比賽嗎?”,摩爾多克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奇,他感覺這個帥氣的大男孩骨子裡似乎有點……嗜血,或者其他什麼。

他很難像一群漂亮的女孩穿著護具奔跑起來後衝撞在一起是什麼畫麵,可憐的世界裡沒有“花容失色”這樣的詞彙來形容那種震撼的場麵,不過卻也能夠讓人想象得出。

這項運動從它被發明的時候開始,就沒有考慮過讓女孩們加入其中。

而且就算是男性運動員,也經常會在比賽中把自己或者彆人弄傷,肋骨骨折,脛骨骨折對他們來說就和家常便飯一樣。

有可能隻是一次簡單的衝撞,就能讓人的骨頭斷掉幾根,那些女孩肯定受不了。

“摩爾主教練,我不得不提醒你,這是對女性的偏見!”,林奇站在到的的製高點上稍稍批評了他一句,“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對我發起的女性職業運動也很關注,以後可能會經常有些他們的人來到這裡近距離的觀看比賽,觀看訓練,所以你要改變一些思維。”

摩爾多克毫不猶豫的為自己的想法道歉,他的姿態能放的這麼低,一來是整個俱樂部都還在磨合期,林奇看上去有點不太好相處,但是他平時不管事情。

平時都是凱恩管事,凱恩是個好說話的人,他覺得自己和凱恩能合作很長一段時間。

其次他帶著自己的團隊從動大學離職,如果他現在就和林奇他們鬨翻了,他以及他的那些助理教練短時間裡就沒有什麼地方去了。

職業聯賽還沒有打完,不可能有人中途換將,大學開學季即將到來,該續簽的都已經續簽了,不會有多餘的位置給他,他如果不想在家裡餓一年或者兩年或者更久,不想被身邊的助理們埋怨,最好的辦法就是融入這家俱樂部,這也是他最初的夢想。

林奇抬手表示了一下摩爾多克的過於謹慎,他談起了最適合這些運動的女孩,“我之前和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的人談論過這些事情,也許我們可以發起海選,至少在本市選取一些合適的女孩來參加這項選拔。”

“我們的目標群體是接受過一些教育,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健康,漂亮,陽光的女孩……”,他看向了小福克斯,“你給能給我一個策劃書嗎,我會拿去和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的人聊一聊,最好把目標放在女大學生的身上。”

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女孩們更喜歡這套東西,她們也的確想要追求和男性平等的權力,最關的是這些女孩能上得起大學,就說明她們的家庭至少是富裕的家庭,必要的時候她們可以在資金上支持一下女性權益運動。

直接指示小福克斯做事情還是第一次,不過不管是小福克斯還是老福克斯對此都沒有太大的意見,前者更是直接點頭稱是,“我會儘快拿出一個方案來。”

小福克斯大學的時候學習的就是管理,籌劃項目也是他學習中的一部分,這對他來說很容易。

談了一些細節之後,林奇和凱恩還有摩爾多克單獨離開,把雷諾茲和福克斯父子留在了一起,他們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的話題。

而林奇這夥人,則去看了那些選出來的小夥子們,這些人將來會成為俱樂部的中堅力量。

對於摩爾多克這個在麵試過程中直接“上手”的嚴格考官,小夥子們多少有點畏懼,還有點說不上來的情緒,因為摩爾多克通過直接觸摸他們的身體來感知他們素質的方式有點怪異,哪怕是各種運動不斷爆發的今天,性彆取向問題依舊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

這其實並不難讓人理解,女性權益運動能夠得到社會的支持,是因為在廣泛的宗教中存在一些女性的神明,司掌重要的職權,比如說女戰神。

但是在宗教和信仰中那些神明情願做一個戀物癖,也都不會有取向問題,這也導致了社會缺少這方麵的基礎。

小夥子們對摩爾多克的觸摸心有餘悸。

這些都是很強壯的小夥子們,他們身上的肌肉都是一咕嚕一咕嚕的,摩爾多克說起這些小夥子們的時候興致很高,“他們的身體和肌肉形態比大學中經過刻板訓練出來的運動員們的身體更全麵。”

“這也代表著他們的可塑性更強,隻要他們能夠了解,掌握橄欖槭的規則,他們很快就可以上場開始比賽!”

摩爾多克站在人群外,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向林奇保證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年我們的俱樂部就能夠重回職業賽場。”

聯運會在組織各種職業聯賽之外,還組織了一場相對專業的業餘聯賽,隻要能夠打進前三,既能夠升入最低級的洲際職業聯賽當中,這個目標在摩爾多克看來並不難完成。

目前處於這個業餘聯賽中的隊伍隻有二十二支,比以前少了差不多十多支,這也和目前的經濟不景氣有關係,很多業餘俱樂部都關閉了,這讓業餘隊伍衝擊職業聯賽變得更加簡單了。

而且現在很多業餘隊伍並不打算衝擊職業聯賽,進入職業聯賽也就意味著他們的開支要變得更大,哪怕不提高這些“職業運動員”的薪資標準,僅僅是不斷來往各地比賽,都會成為財政方麵的負擔。

林奇看了看這些小夥子後,有了一些想法,“我們需要最少三個完整的隊伍,采用競爭上崗的方式通過一些內部比賽爭取成為正式隊伍的首發,我相信你是專家,能明白我的意思!”

摩爾多克點了點頭,人才儲備,他能聽懂,所以他點了點頭,其實他沒有聽懂。

林奇的目的不單純隻是為了人才儲備,而是為了製約將來有可能不斷提高的工資,一旦一些人變得不可取代,他們的驕傲就會逐漸的變成傲慢,然後開始奢望更多本不屬於他們的東西,比如更高的薪水。

始終存在的競爭力會讓他們時時刻刻都意識到,他們的工作,他們的薪水並不穩固,他們也不是不可取代的,隻要他們撅起屁股想要提出一些訴求,立刻就會有人取代他們。

看上去太多的運動員有可能會增加每個月的薪資發放,但實際上他們能夠在未來製約球星的工資不斷攀高。

不過就算摩爾多克沒聽懂也沒關係,他知道怎麼做就行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