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82 文化侵略(1 / 2)

加入書籤

對於聯邦人來說結婚這些事情都是比較私密的事情,在沒有一個準確的結果之前大多數人都不會大張旗鼓的通知其他人,更不可能在不具備結婚可能的時候談到這個事情。

加上聯邦人曆來的一夫一妻製度,庫克說要娶多個女子為妻這件事被林奇知道,並且在電話裡說出,他的確是覺得有點尷尬。

林奇卻笑著說道,“如果你知道你結婚的時候我會送什麼東西給你,你一定不會覺得尷尬了。”

作為最早跟著林奇的人,其實也就兩年時間,但不得不說庫克一直默默的付出做的不錯,塞賓市乃至整個約克州的公路運輸體係中,林奇的車隊已經拿下了很大的份額。

庫克利用他的關係到處拉攏卡車司機,並且還便宜的拿到了不少卡車,他的工作其實早就不能以“一名卡車司機”來概括了。

他更像是運輸公司的總經理,或者更高級一些的職務,絕對不隻是一個卡車司機。

那麼他也應該享受到一部分更好的待遇,這也是資本家一直以來為人們營造的一種實現自我價值的渠道和常識。

林奇會贈送他一些分紅的權力,讓他成為公司的“高級合夥人”,這份大禮絕對足夠作為他的新婚禮物給他。

聽到林奇這麼說,庫克內心還是非常感動的,其實每一個生活有問題的人,內心都非常的敏感。

他知道外麵的那些人怎麼說他,說他年紀這麼大了還和他的母親生活在一起,不是想要當一個吸血鬼吸乾他母親的每一分錢,就是有可能他們母子之間有點……嗯,無法啟齒的倫理問題。

聯邦社會中發生這樣問題的情況其實並不像是人們想象的那麼稀少,甚至還會比較常見,比如說最著名的倫理家族,鄧肯家族。

鄧肯家族為了確保家族的權益不會因為家族成員的外嫁、獨立,從家族中丟失,近親結婚就成為他們唯一的選擇。

如果他們中有誰不願意那麼做,就必須簽訂一份自願放棄一切繼承權和一切權利,具有法律效益的協議,放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然後離開家族像是一個普通人那樣生活。

但這一點何其的困難,這些從一出生就躺在金山銀海上的人們讓他們像普通人那樣去工作?

謝謝,不如殺了他們吧,他們情願自己的孩子中有可能會有一兩個傻子!

鄧肯家族的聯姻可能是聯邦大家族中最少的,這也體現出了這些頂級資本家們的自私和貪婪。

值得注意的是,近親結婚並非一定就會剩下有基因缺陷的孩子,隻是概率更大而已,這也促使了鄧肯家族內部關係的混亂程度比人們想象的更可怕!

像是叔叔娶了一個侄女,姑姑嫁給了侄子,或者近親兄妹之間的結婚早已常見。

資本家和資本為了保護財富不外流,他們不僅會踐踏法律,還能踐踏倫理。

當然,普通人的家庭裡也會有類似的情況,所以總會有人用一些有色的眼光來看待庫克,在這個成年後會離開家庭獨立生活的社會裡,他那麼做的確會讓人非議。

但林奇並沒有嫌棄他,反而說要送他禮品,兩人之間溝通時的態度,也不像是上下級之間冷漠的職場關係,更像是兩個要好的朋友。

這使得他變得很輕鬆,他抿了抿嘴,臉上帶著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笑容,稍稍轉身背對著前來哭訴的個頭不高的阿庫馬力,這也是一個下意識的行為。

他不想和彆人分享的喜悅,這很正常,“謝謝你,老板,我今天找你其實是另外一件事,我們要談論的其實不是我們結婚的事情……”

“哈哈,我知道的,說吧,有什麼事?”

林奇回答的很快,這也讓庫克的情緒更好了一些,本來他覺得不太好開口的話,也變得容易說出來,“今天警察到公司來抓走了一名汽車修理工,他的朋友想問問,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把撈出來。”

庫克用了“撈出來”這個隻有在街頭幫派成員嘴裡最常見的詞,這也非常的正常,卡車司機群體並不是一個老實的群體。

林奇聽完之後沒有多做思考,“我會問一問本地的警察為什麼要到我的公司抓人,你剛才說被抓的人還有朋友?”

“是的……”,庫克回頭瞥了一眼阿庫馬力,“……他有一個朋友。”

“安排一名司機,送他到我的辦公室來,有可能有些問題需要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