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70 無處可逃(1 / 2)

加入書籤

“伍德……”

正在和朋友們聚餐的伍德聽見有人喊自己,他愣了一下,一轉頭就看見了一名以前的“校友”。

伍德上了警察學校後調入聯邦調查局秘密警察的事情,沒有多少人知道,包括了他的父母都不太清楚。

在很多人的眼裡,伍德和普通人其實並沒與太大的區彆,在拜勒聯邦目前這個社會背景下,其實警察學校甚至不如一些專門培訓工人的技術學校。

警察本身就是一個很危險,但是工資又很低的工作,在普通人的眼中,警察還不如一個水管工有前途,可能也隻有警察們自己覺得自己還不錯。

伍德沒有被塞賓市地區警察局征召成為塞賓市警察,他的父母甚至還為此開了一瓶酒慶祝。

比起警察這份危險的工作,保安或許更好一些。

所以沒有人知道伍德實際上已經成為了一名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包括了他最親的人。

就連聯邦調查局給他發的薪水,也是通過活動專款的方式撥給他的長官,然後他的長官再打進一個秘密的賬戶內。

這筆錢在伍德臥底成功或者徹底失敗之前,是不會被啟動的,想要通過消費記錄追宗朔源並不隻是警察係統的能力,有些犯罪集團也有這樣的能力。

一個賬號能夠暴露太多的信息,伍德隻能依靠自己在臥底期間賺到的錢來生活。

在絕大多數人的眼中伍德和絕大多數人都有著差不多的相同人生,在浪費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後,什麼也沒有學會的走進社會開始工作。

隻是他的運氣不錯,一不小心就成為了一個出色的生意人,至少他是這麼解釋給他的家人聽的,當他把上萬塊錢的存折放在父母的前麵時,這些人都驚呆了。

他們第一個想法並不是伍德有多麼的厲害,能賺這麼多錢,而是想著是不是應該自首,這樣可以委托律師請求法官在量刑的時候手下留情。

這樣的情況在底層家庭經常出現,有些孩子突然間就拎著一袋子錢回來了,然後走上了另外一條人生,最終在人生裡最璀璨的歲月中泯滅在漆黑的夜空中。

好在他解釋的清,也帶著家人見了他的“跟班們”,這才讓伍德的家人開始抬起頭來。

此時在一家烤肉店內,他們兩天前才結束了一場交拍會,因為理查德的離開,一直以來運氣不錯的伍德順利的拿到了這次交拍會的第一名。

也有可能是本地的二手商品消費**在社會消費主義熱情(特指輿論)的烘托下逐漸消退,兩天前的交拍會成交額快速的下降到了三十七萬多一些。

哪怕是第一名伍德,他的收益也隻有三千來塊錢。

但即使隻是三千塊錢,他的收入依舊讓很多很多人感覺到絕望的高,可能是林奇暫時遺忘了狂歡的事情,或者有其他的安排,小夥子們並沒有獲得像之前那樣的機會。

今天接著周一,大家都有時間,伍德把小夥子們都找了出來,找了一家烤肉店“奢侈”一把。

他還不像林奇那麼有錢,能夠讓每個人都尋找到快樂,他隻能填飽人們的肚子,但這也讓人們很感激他了。

在成為伍德的跟班之前,這些人中有不少都處於饑餓的邊緣。

伍德的臉上多了一些真切的笑容時,一個有些陌生,快要淡忘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回頭瞥了一眼,是自己高中的同學,當時“混”的比較好的特裡。

在學校中總是會存在一些這樣的學生,他們仿佛和書本知識沒有任何的交情,反倒是在社會上混的很開。

絕大多數正常的學生其實都挺瞧不起這些學生的,他們認為這些學生不好好學習,以後肯定隻能從事最低賤的工作,這也是整個社會和老師們一直灌輸給學生們的觀點,也是最正確的普世價值觀。

但實際上等大家都走進社會的時候才會發現,有些事情和他們在學生時代所了解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當然,這裡不包括那些已經上大學的學生,因為這些人才老師和社會認知中的“學生”,他們一畢業就是社會精英階層,大學以下的那些並不是。

那些看不起特裡的學生們大多數都會化作低頭為他服務的那些人,從此時他身上穿著的那套不低於一百塊的夏裝就看的出來。

伍德站了起來,有兩個小夥子發現了一些不尋常,想要和他一起,卻被他阻止了。

在很多人的眼裡他就是一個普通的業務員,或者說是林奇的合作夥伴,年輕,看上去也不是很特彆,但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所接受過怎樣的訓練,以及他現在有著怎樣的身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