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74 低收入人群(1 / 2)

加入書籤

最初的時候,蓋普把那些原始賬本的副本帶回來的目的是利用自己多餘的時間去更好的把賬本修改的更合理。

他不認為這是一種錯誤的犯罪行為,當時裡斯托安集團還是塞賓市最重要的企業之一,作為一名會計師他很清楚企業和政府之間互利互存的關係有多麼的重要。

甚至有可能市政廳都會支持裡斯托安內部修改一下賬本,避免和恒輝集團弊案有所牽連。

至於兩邊的賬本內容不同?

那不是問題,隻是有人企圖用卑鄙肮臟的手段擊垮我們的支柱產業集團公司,讓我們的市民失去工作,讓上萬個家庭沒有保障。

彆說市政廳和市長本人不會答應,整個塞賓市的市民們都不會答應,這就是地方保護主義的價值和它的厲害程度。

那些從來都不會在自己地盤上輸掉訴訟的集團公司,以及那些麵對各種麻煩地方上始終不立案的集團,其實並不是它們和它們的所有者淩駕於法律之上。

而是這個團體繼續存在的價值遠高於他們倒下的價值,至少他們的存在可能會對一些資本家有害,但對大多數普通人是有價值,有好處的,那麼他們就必須存在。

可現在情況畢竟不同了,市政廳和州政府都對集團公司不滿,蓋普手中本來其實不算什麼大問題的原始賬本副本,就成為了一個燙手的馬鈴薯。

從理智上來說毀掉它更合適一點,失去了這些最原始的賬本,就算在集團的賬上查出了問題,他們也會需要大量的時間反複求證,這有一個漫長的調查期。

其中牽扯到的各種法律權力申請會漫長到很多人逐漸都會忘記這些事情,有可能集團公司都已經遷移走了,他們的一些申請都沒有完全被核準。

可是蓋普心裡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他必須留下這個賬本,這是作為一名和數字經常打交道的工作者在預防風險時的小小習慣。

萬一真的出了一點什麼事情,終究需要有些後手的!

第二天,薇菈通過她在國外銀行注冊的賬戶反過來在塞賓市盛榮銀行建立了一個跨過結算賬戶,並且以境外賬戶的名義,委托銀行開設了一個保險櫃,並以密碼的認證形式進行存取。

這是一種很普遍的業務,在目前國際範圍內並不存在任何實質意義上的國際貨幣,每個大範圍的地區內可能會存在一個比較統一的幣區,不過國際結算還是缺少主流的通用同流貨幣。

在一些跨境貿易中商人們會把貨幣的結算彙兌委托給某一個具有外彙結算資質的銀行,雖然每個銀行都說自己有這樣的資質,不過其中還是有一些差距的。

薇菈注冊的是一個對公賬戶,這樣更便於她為自己或者客戶操作一些合法的逃稅行為,在拜勒聯邦,幾乎所有注冊過的會計師都有幾個這樣的門路或者賬戶。

得益於蓋普的事業還算比較成功,接觸的層麵也比較高,所以薇菈也注冊了一個這樣的境外賬戶。

緊接著她就把蓋普交給她的那些賬本,連同一些見不得光的各種證據一起送到了盛榮銀行內進行委托保管。

這種保險櫃的開啟條件往往都是唯一的,要麼有一些印信,比如說像是小說中電影中常出現的撕毀成兩半的鈔票,或者是某個靈巧的小機關。

不過更多的還是密碼,隻要擁有正確的密碼,任何人都可以打開保險櫃。

但同樣,在沒有密碼的情況下任何人都無法輕易的打開這些保險櫃,哪怕每個人都知道裡麵可能存在一些違法的東西。

僅僅是向法院申請這項權力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銀行內的法務部會儘可能的阻止法院和法官批準這些申請,以此來確保客戶們的**安全,這對銀行的聲譽來說尤為重要。

處理完這一切之後,薇菈來到了辦公室裡。

整個財務辦公室已經擴建了不止一倍,除了她這個財務部負責人之外,她招募來的手下員工差不多就有二十多號人。

這些一部分在辦公室這邊,一部分則分散到了不同的分公司中擔任重要的工作。

一路走來,人們再忙碌,見到她都會停下來麵帶笑容的打招呼,這也讓薇菈有了一種與眾不同的體驗,她說不上來,但為自己高興,因為自己的工作以及能力得到了彆人的肯定。

剛剛坐下沒多久,認真的看了看桌子上放著的幾份想要簽字的文件,還沒有來得及細看,她的秘書就敲響了房間的門。

每天她到辦公室坐下之後,她的秘書,也是她的校友學妹,就會送來一杯剛剛衝泡好的咖啡。

校友會、姐妹會,兄弟會,這種關係遍布整個拜勒聯邦,也是被視為最可靠的關係之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