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77 天文老師立功了(1 / 2)

加入書籤

在短暫但是熱烈的問候聲中,阿德萊德先生坐在了會議桌的首座上。

很難想象一名沒有具體實際職務,隻是掛著進步黨成員頭銜,為彆的政客從事服務的幕僚長能有如此大的架子,或者說地位。

他坐在了會議桌的首位上,不是州參議員格林先生,不是塞賓市的市長蘭登先生,當然更不可能是林奇,而是一名沒有“官職”的幕僚長。

可是大家並不覺得意外,因為州長非常信任這位幕僚長,很多州政府發布的政策,實際上都來自於州長的幕僚團。

有時候真相真的不像是人們想象的那樣會令人感覺到真實,因為有時候州長說的話,他的態度,他的立場,他麵對民眾們的表情,都是這些人一早就設計好的,州長隻是執行了一下。

這不是說州長什麼都不做,他不是一個傀儡,隻是他的這些幕僚們非常的厲害,能減輕他的很多工作,這就讓人們有尊敬阿德萊德先生的理由了。

一位能夠直接影響到州長態度的重要人物!

“非常感謝大家在這個壞天氣還能來到這裡,我由衷的感謝各位!”,阿德萊德麵帶著笑容,他說話的聲音很溫和,不尖銳,語速不是很快,每一個字咬的都非常的清楚,也非常的完整。

不同的地方會有不同的口音,有些詞和詞之間會有一些專屬於地方上的連音,但阿德萊德說的這些話裡沒有,他的每一個詞都標準的可以去當播音員。

這樣的人很難對他生出惡感,何況他還如此的禮貌。

“現在我們所麵臨的一些情況就像是窗外的壞天氣,從這個月開始,我們全州境內所有地方政府都會開始發放食品卷,可我們依舊還麵對著巨大的缺口!”

“整個州的失業率平均數值已經突破百分之十三,個彆城市的失業率更高一些,從我拿到的一些數據來看……”,他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反倒是工業化落後的地方,在麵對經濟嚴重衰退時反而更輕鬆一些!”

這個問題也是目前人們才發現的一種現象,人們過度的往城市集中之後一些鎮子反而問題不那麼嚴重,特彆是一些農業鎮。

每家每戶都有自己的田地,自己的牲口,他們甚至和過去最好的時候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就像是現在是最壞的時候,他們的生活也還和以前一樣。

自給自足已經成為了一種新的命題,有人認為這種方式可以減輕一些負擔,不過這種明顯錯誤的言論還沒有來得及形成規模就被悄悄的鎮壓了。

“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關注塞賓市的二手包中取出了一些文件,還說了一句“抱歉”後戴上了眼睛。

微微向後梗著脖子,和手中的文件拉開了一些距離,這才讓他把上麵的東西看的清清楚楚,“我們做了一個調查,我們詢問了一些參與了交拍會並且有過購買經曆普通市民,他們對這個交易行為有什麼想法,他們的回答很讓人欣慰。”

“用更少的錢買到了他們一直想要,也是生活必須要有的東西,他們為此節省了一部分錢可以投入到其他的開支中,減輕了他們生活的負擔!”

阿德萊德摘掉了眼睛,“幾乎所有人都這麼想,蘭登,這件事上你做的非常好!”

市長點了點頭,看不出他是否高興,安德拉德則繼續說道,“我相信一棵樹上不會隻結出一個好果子,這就是我們坐在這裡的目的,州長閣下需要你們儘情的說出你們的想法,也許救贖就隱藏在這些思想的碰撞中。”

“一棵樹(蘋果樹)上不會隻結出一個好果子”是一句聯邦的諺語,它往往是用來形容連續的好事情,或者一種對美好的期冀。

市長沒有說話,隻是低著頭看著麵前的筆記本,非常的認真,林奇也沒有說話,現在輪不到他說話。

這兩人不說話,不代表其他人就會保持沉默,這是一個很好的在州長麵前混個臉熟的機會,甚至一旦他們的一些想法能被用起來,他們就算攀上了州長這條線。

這個社會上有能力的人數不清楚,比如說林奇手下那個新來的經理阿斯爾,他不僅有能力還有特質,但是在遇到林奇之前他的處境並不好。

有能力是一回事,有沒有能夠施展能力的舞台又是一回事,很多人往往有前者,卻沒有後者。

如果他們有機會能和州長聯係上,就等於擁有了舞台。

有了舞台,還會缺少能在舞台上起舞的人嗎?

人們開始不斷的說著自認為對局勢有幫助的推斷,有些的確靠譜一些,比如說某個家夥說的實施雙重稅收標準,乾脆徹底的免除社會底層的各種稅收,隻收他們的保險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