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78 肅秋(1 / 2)

加入書籤

“國際貿易……”

阿德萊德很認真的思考著,然後搖了搖頭,他比這間房間裡的人知道的更多一些。

現在聯邦還不具備國際貿易的基本條件,各國對拜勒聯邦在戰爭中表現出的中立態度已經非常的不滿,在這背後實際上也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在世界大戰中,作為中立國理所當然的成為了許多資本逃避戰爭的港灣,這勢必加速了拜勒聯邦的經濟發展。

一方麵各個國家因為戰爭打的支離破碎,人口凋零,荒無人煙,一方麵拜勒聯邦的中立反而讓他們變得越來越富強。

這會讓很多參戰國感覺到一種很難描述的不快,甚至那些戰勝國會覺得拜勒聯邦等這些中立國竊取了原本應該屬於他們的勝利果實,自然不會對拜勒聯邦有任何的好臉色。

這些戰勝國依仗著他們在這次世界大戰中打贏了另外半個世界,對一個中立國絲毫不放在心上,拒不兌現債券,就是為了刁難拜勒聯邦。

而那些戰敗國,則用各種方式敷衍兌現,以達到可以兌現,但兌現的意義不大的目的。

在這種外交困境中,想要拓展國際貿易的想法也隻能停留在想法中。

或許這的確是解決目前拜勒聯邦問題的好辦法,可還不是時候,或者說還不到火候。

阿德萊德多看了林奇幾眼,這個年輕人的確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他一眼就看穿了目前的局勢,進步黨黨內其實也有這樣的討論,他們的結論大抵和林奇的說法相差不多。

想要重新振作經濟其實很簡單,隻要讓那些工廠裡生產出來的東西有穩定的買家就行了。

國內的市場已經滿足,那麼就放眼國際市場,全球二十四億人口,有什麼是不能消化掉的?

但現在不行,國際社會對於拜勒聯邦在立場方麵態度的不滿讓拜勒聯邦在國際社會舉步維艱,短期內如果不發生一些重大的變化,這一點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他隨手在筆記本上寫了一些隻有他自己知道的符號,用來提醒自己一些事情。

阿德萊德年輕的時候乾過速記員,在這個科技雖然日新月異,但比起另外一個世界而言還落後很多的世界裡,會議記錄往往都是秘書手工抄錄。

人抄寫的速度肯定比不上說話的速度,為了儘可能的不丟詞少詞,幾乎所有需要速寫的人,都會有一套自己的“密碼”。

他寫完這些沒有繼續深入的在林奇的觀點談下去,這讓其他人看向林奇的目光更友善了一些。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會議結束了,阿德萊德和每一個人握手並且感謝對方在晚上會議中作出的努力,如果州長有什麼決定,一定會最先通知到這些人。

每一個參加會議的人都矜持的握手道謝,並且表示這些是他們應該做的,此時在這些人的身上一點也看不見他們剝削工人時的醜陋,隻有雍容與優雅。

晚上林奇在這裡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坐著市長的車一起離開了這裡,當然他也和其他人交換了名片,包括了格林議員。

格林議員作為州參議院的議員,他目前並不常住在塞賓市,這次隻是為了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務而回來的,稍後在阿德萊德離開之後,他也會離開。

在回去的路上,市長突然間打破了車廂內的平靜,“你上次和我說的那些話,有把握嗎?”

林奇略微思考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他說的是哪些,“阿德萊德先生的態度其實已經告訴了我們,不是嗎?”

昨天晚上彆人提出的一些想法阿德萊德都會和房間裡的其他人討論一會,哪怕那些想法看起來愚蠢透頂,他都會認真的考慮和討論。

唯獨林奇提出的想法他沒有和彆人討論,沒有就林奇的觀點提出新的想法,更沒有發起討論。

其實說到底,從一開始阿德萊德對這個想法就已經很了解了,了解的也很透徹,不需要再說。

人們可能會討論一些蠢笨的東西,不過當人們發現這些東西沒有價值的時候就會及時的終止,隻有他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才會深入,這些問題的探討也是一樣。

如果這種想法沒有價值,就不會勞煩州長的幕僚長把這個東西研究的透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