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81 黑色十月【中下】(1 / 2)

加入書籤

三大交易所內都會有六大行的營業櫃台,交易所內的金融投資者經常性的會有資金方麵的需求,等他們離開這裡然後再到銀行去,再拿著回執回來,可能濃湯都涼了。

站在盛華銀行的櫃台前,盛華銀行的櫃員瞥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臉上掛著一絲格式化的笑容,但眼睛裡卻隻有疲憊。

在交易所工作是一個高強度的活,還不能出錯,一旦出錯輕則被解除工作,重則還要追究法律責任和補償損失。

有兩種人會被安排到這裡來,有後台的人,和沒有後台的人。

有後台的人會成為交易所營業部的主管,他們隻需要每天晚上對一次賬就能輕鬆的完成自己的本職任務,並且拿到一個最少優秀的評價,加上在這樣關鍵的崗位上任職過,很容易就得到提拔的機會。

至於沒有後台的那些人,現在就在經紀人的麵前。

經紀人打開了皮箱,調轉了一下方向,裡麵擺放著整整齊齊的債券。

紅綠紫三色是這些債券的主要色彩,每一張上麵都印著相同的圖案,在債券的正中間,有一個非常顯眼的“100”,這裡都是一百塊麵額的債券,根據債券背麵的提示,現在持有者可以去銀行以當年發行時的公告比例兌現,不過很顯然它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

櫃台營業員看著滿箱子的債券,大概二十萬左右,腦子有點懵,“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她的注意力開始集中,也換了一個坐姿。

經紀人歎了一口氣,“我想要兌現這些債券!”

坐在櫃台後的女孩表情有些古怪,她搖了搖頭,“抱歉先生,我們已經發出了公告,對於境外債券盛華並不承接代理兌現或者彙兌服務,你可以去旁邊看看。”

不遠處另外一個銀行的櫃台營業員撇了撇嘴,對這種踢皮球的做法表示了適當的不屑,當然她等下也會這麼做。

經紀人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雙手壓在櫃台上,身體前傾,“聽著,這關係到我妻子和孩子的安全,這些債券也來自你們銀行……”

這批債券是盛華委托經紀人的公司代為銷售的,並且對方按照麵額的百分之七給予他們返點。

簡單一點來說,經紀人的公司每賣掉一百萬的債券,他們可以從盛華銀行方麵獲得七萬塊的手續費,同時還能從購買者的手裡,拿到不低於百分之二的手續費,兩邊加起來差不多有百分之十左右了。

當客戶需要出售這些債券的時候,他們還能夠獲得不低於百分之二的雙邊手續費,也就是不低於總交易和的百分之四。

交易越多,金融公司獲得的提成也就越多,這就是他們鼓勵客戶多做嘗試,並且不斷讓客戶買賣股票證券的原因。

而他們卻不需要承擔任何的風險,哪怕一丁點任何意義上和風險有關係的損失可能都不需要承擔。

這也是為什麼布佩恩這幾年裡金融公司越來越多的原因,隻要擁有交易席,就不怕那些想要在股市證券市場裡賺錢的人不加入他們。

普通人沒有優先交易權,如果往年金融市場不發達,不繁榮的時候,他們還能正常的交易,現在這種時候交易的匹配都隻發生在交易席中,他們除了簽約成為金融公司的客戶,沒有一丁點的辦法。

有了客戶,金融公司就會成為券商、銀行最重視的合作夥伴,從而源源不斷的獲得越來越多的利潤。

其實小黃單和第一次上市發行也都是差不多的路子,發行商要給這些金融公司更多的返點讓他們主力的推薦那些股票,以獲得第一天掛牌開盤就能實現市值翻幾倍的神話。

至於以後會怎麼樣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金融公司這種“合法詐騙”體係能夠撐到今天還如日中天,沒有絲毫倒下的危險,就足以讓人明白他們早就有了一整套對付普通人的方案。

隻是這一次,經紀人碰到的這個刺頭就認準了他,無論他怎麼闡述自己的無辜,弗蘭克都不聽,他隻認自己的經紀人——“是你讓我買的,我隻找你!”

營業員搖了搖頭,“先生,你知道我隻是一名普通的營業員,我決定不要這樣級彆的決定,你有時間在這裡為難我,不如想想其他辦法。”

“還有,如果你的家人正麵臨危險,我建議你打乃玩完。”

經紀人很失望的把手提箱合上,其實他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銀行這種級彆的經濟體怎麼會理他一個毫無價值的小經紀人呢?

可知道是一回事,切身的感受到這種無視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罵罵咧咧的提著箱子走向了他們公司的“交易廳”,在易蔻交易所的八樓,他們租下了半層以充當公司的牌麵。

一些重要的簽約客戶有時候會有想要到現場看一看的衝動,他們就會把人安排在這裡,這裡同樣會有一個公示牌,並且不斷的滾動,同步交易大廳的公示牌。

如果客戶想要感受更直接的實際交易感,他們還可以去交易大廳邊上站著,看著那些不斷揮舞手臂嘶吼著的交易員在寬闊的交易廳內人工匹配的精彩畫麵。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