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88 黑色十月【下】(1 / 2)

加入書籤

“伊文最近結交了一個新女友,我見過那個女孩,和以前的不太一樣,她像是一個‘書呆子’,這次我不會再反對了!”

站在電話旁的投資者正在和他的妻子說著很普通的話,“我們應該把注意力放在我們的小糖果身上,不要讓她變成我們不喜歡的那種類型……”

他一直在和妻子說著一些尋常的,家庭之間的事情,聲音很溫柔。

他的妻子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總是對她,對兩個孩子表現出不耐煩的丈夫,突然間會轉變了態度,開始關心他們的生活以及這個家庭,可她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天主都說過,如果有人突然間認識並且開始糾正過去的錯誤,那麼他就是一個好人。

做壞人多一分鐘都嫌多,但做好人,早一分鐘也不嫌早。

他的妻子聽著他的說話,最後還告訴他,她準備了豐盛的晚餐等著他,有牛排,雞排,一些水果什麼的。

投資者沒有說什麼,隻是聽完之後互相道彆之後掛了電話,然後點上了一根煙,朝著樓頂走去。

經過漫長的樓梯和走廊,當他穿過黝黑的走廊邁入了充滿了光明的易蔻交易所大廈的樓頂時,開闊的視野讓他感覺到一陣心曠神怡。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他不想死了。

是的,他是來跳樓的。

不過他很快就說服了自己,他又點了一根煙,一邊朝著樓邊走去,一邊說道,“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一句普通的話卻斷絕了他繼續活下去的希望,作為一名金融投資者,他和大多數金融投資者都有著相同的性質,膽子大,喜歡冒險。

用自己的錢賺錢,一天賺到的錢很難超過本金,那就是一道門檻,是上限。

但如果使用配資撬動杠杆,幾分鐘內他賺到的錢,就能夠超過他自己的本金。

而且他做的還是期指合約,要玩就玩大的,這幾乎是所有金融投資者心中最瘋狂的想法。

很多人在很多時候會把這種想法隱藏在心底,永遠都不放出來,因為他們很清楚,他們不能確定這種想法會帶來建設,還是帶來毀滅。

但是,聯邦金融市場連續六年的不斷攀升,每一隻股票都在漲,隻是漲的多和漲得少,除了極少的倒黴蛋會買到一些下跌的股票,或者不怎麼漲的股票外,幾乎所有人都在不斷的賺錢。

當身邊的朋友用套索套住自己的脖子爭取到了一個更好的回報時,當身邊所有的朋友都用套索套住自己的脖子讓自己站的更高的時候,他也動心了。

從十倍,五十倍,一百倍,一直到現在的兩百倍的期指合約,不斷滾雪球累積出來的龐大慣性讓人停不下來,也回不去了。

大半個月前的那一次,讓他這些年的努力都化作了烏有,而這一次,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

走到了天台邊上坐下,他朝下望了一眼,一陣陣的暈眩讓他惡心,想要嘔吐,其中也有對死的恐懼在作祟。

最後一次思考,是不是能夠不死的解決這些問題,然後用了幾乎不到一秒的時候,他告訴自己不可能。

數千萬的負債足夠足夠壓的他,他的家庭,他的孩子們這輩子都喘不過來氣,可能幾輩子都會因為這些負債永遠被按在社會的最底層,因為他們的債主是銀行。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自殺,自殺能解決這些問題。

他從銀行申請的資金是用於金融投資行為的配資,也就是杠杆資金,這些錢隻是用於他個人的投資,他的家人並沒有享受到這筆錢帶來的好處,自然也不需要承擔相應的結果。

律師會幫助他們擺脫這些問題,為了避免妻子和孩子們不知道如何做,他還特意寫了一封遺囑,用防水的手套包裹好,放在了上衣口袋裡。

此時的他叼著煙,仰頭朝天空看去,蔚藍的天空仿佛具有能夠淨化心靈的神奇力量。

他輕輕向前一縱,在空中轉身,目光充滿留戀的一直注視著天空,他有一種感覺,他會融化在這片藍天中。

十來秒後,咚的一聲巨響,一條生命離開了這個充滿了汙垢與罪孽的世界,也擊穿了人們心底最脆弱的防線!

三大交易行和投資者們同時知道了這件事,緊接著剛剛因為總統發言停下來的恐慌性拋盤再次出現,而且這一次明顯有一部分人故意為之。

要知道合約期指這玩意不僅能買漲,也能買跌。

一些機構明裡暗裡的開始做空,一些投資人也迅速的平倉調頭,一場災難一瞬間由絕望,變成了另外一種血腥的掠奪!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