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91 沒有萬一(1 / 2)

加入書籤

有人把這些國際銀行家叫做“賭徒”,也有人稱呼他們為“投機者”,其實不管是賭徒還是投機者,用來稱呼他們都是不完全正確的。

他們具備了賭徒和投機者的特征,可又不完全。

他們不會像賭徒那樣去賭萬分之一的概率,他們沒有那麼的瘋狂,他們追求的是永恒的利益,而瘋狂的賭徒追求的則是在翻牌瞬間腎上腺素狂湧,一腳踩進地獄,一手抓住天堂,等待著最終審判的快感,一種致命的快感。

他們又不像是完全的投機者,投機者雖然和他們也做著同樣的事情,追求著永恒的利益,但投機者比他們冷靜,投機者在投機之前並不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知道,然後把自己的注碼隨便的丟到某個地方。

他們其實在這之前會做大量細致的工作,他們隻是想用最少的錢,換取最大的回報而已,這不是你明知道幾乎沒有可能還要去賭萬分之一的機會。

他們結合了兩者的特征,又不同於兩者,比投機者更進一步,又不如賭徒們激進,看上去這是一些很矛盾的人,但他們掌握著前者都不具備的東西,也就是控製場外因素的手段。

現在,這些場外手段失效了,他們開始變得惶恐不安,不像賭徒麵對失敗時那麼的灑脫,也不像是投機者麵對失敗時的淡然,他們很惶恐,乃至很恐慌!

他們很清楚的認識到一個問題,如果這一切都是林奇的手段,或者說林奇在一開始就已經有了這樣的決定,這樣的計劃,那麼他們每個人都被耍了,被狠狠的戲耍了!

接下來,他們考慮的問題是在這些事情的之後,林奇是不是還準備了其他的手段來對付他們?

或者說從他們身上撕扯掉一些來填補林奇可怕的胃口,此時的赫伯斯先生再也不敢小看林奇,所以他提出了一個本不應該由他說出來的觀點——至少我們還贏了大量的彙率。

這是在一個壞消息之後唯一的好消息,也是能夠讓人稍作安心的好消息。

他們不再追求能夠吞掉林奇的那批債券,退而求次的打算完好的按照合同履行,他們也不會找林奇要利息,隻希望林奇到時候能順利的把從他們這裡借走的錢,再送回來。

那麼他們一樣有豐厚的利潤,就算沒有完成終極目標,他們也賺了不少錢。

“我這裡有合同的副本,也許我們應該再看看合同!”,赫伯斯主動的提起了這件事,然後在其他人的應和聲裡,讓管家從保險櫃裡取出了合同的複件。

隻是副本,正本被他保存在了聯邦金融管理委員會的保險庫裡,像是這種級彆的借貸和抵押,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具備了殺人越貨的基礎。

所以不管是林奇還是赫伯斯先生這些人,都沒有想過要把這些合同隨身攜帶,他們都不約而同的把合同保存在了聯邦官方的機構裡。

作為聯邦金融領域最大的監管部門,他們也有相應的服務,並且服務費也不低。

合同副本很快就被取了出來,他們拆分成很多份,每個人都在認真的看,自從他們事業有成之後,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逐行逐句逐字的去讀一份枯燥的合同。

不讀不要緊,一讀,全都是問題。

隨後他們都是用電話會議的方式,連接了他們的私人律師。

那是一個龐大的團體,每個國際銀行家的業務都可能涉及到了很多不同國家,不同階級的人群,自然他們也必須有熟悉這些國家法律和國情的律師才行。

這次他們主要找來的是蓋弗拉的律師,聯邦的律師以及一些中立國的律師。

為什麼要找中立國的律師,其實原因很簡單,他們還在慣性的想著是否有可能使用他們超出賭徒和投機者的手段——場外因素來乾擾司法訴訟的結果。

比如說他們可以向聯邦提起抗訴,認為在聯邦開庭不利於他們這些外國的商人,要求把案件轉移到他們有能力插手的中立國和國際法庭,這樣他們的勝算就極大的增加了。

以前他們通過這種手段的確獲得了不少次的勝利,所以這一次他們也在考慮是否可以這麼做。

至於合同裡的問題……大抵都是一些互相的,平等的違約條款。

比如說在雙方中的某一方發生實際的違約情況時,要按照合同的總價的百分之一乘上實際違約的天數,來支付違約金。

這一條違約條款其實在很多合同裡都有,從買賣房屋到買賣金融產品,都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