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95 資本是肮臟卑鄙下流無恥的東西(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在薇菈的家裡禮節性的坐了一會就離開了,夫妻兩人站在門邊目送他離開之後緩緩的關上了門。

兩人臉上的笑容都在大門閉合的那一瞬間收斂起來,就像是他們根本就不想笑,也沒有笑過那樣。

“布佩恩好玩嗎?”,蓋普回到沙發上坐著,他打開了電視裡,裡麵放著昨天晚上重播電視劇。

曆來下午的收視率都不是很高,這個時段的廣告也很難賣出什麼好價錢,所幸把這個時段的廣告以搭配的方式捆綁了黃金時段的廣告,一起賣了出去。

但這還是無法解決下午檔播放什麼的問題,最終他們隻能把頭一天黃金檔的內容,放在下午再播一遍,至少這樣節約了一部分節目製作的費用,或者購買節目的費用。

電視中已經看過一遍的節目讓人感覺到非常的枯燥,一點也沒有昨天晚上看時那麼的新鮮1。

薇菈收拾著林奇留下的茶具,隨口應付了一句,“還行吧,見到了一些平時很難見到的東西。”

“比如呢?”,蓋普追問了一句。

薇菈看著他,“比如說跳樓,一開始很害怕,可看的多了逐漸就有點麻木了,這些天裡還發生了很多起行駛在路上的車子被跳樓者壓扁,傷到司機的新聞……”

蓋普聽的很仔細,這些東西他的確不知道,電視或者報紙上也不會報道出來,那隻會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加的混亂。

他也能夠通過這些描述感受到布佩恩此時的情況有多麼的可怕,他的表情稍稍嚴肅了一些,但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聽說這些天裡,人們都把你們當做是一對,你也沒有辯駁。”

薇菈瞥了他一眼,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一開始她辯駁了,但人們不相信,反而會覺得她不真實,所以她乾脆不承認,也不否認,甚至有時候會說上一兩個隻有成年人才會聽懂的小笑話。

這讓她很快的就融入到這些夫人當中去,而這麼做本質上也是不願意林奇被布佩恩的社交圈所排斥。

薇菈沒有想到那邊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蓋普的耳朵裡,但她問心無愧,所以沒有解釋。

看著越來越陌生的妻子,蓋普突然間感覺到了一種無力,他也關注著林奇的事業發展,好隨時打擊取笑薇菈,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林奇的事業越做越大。

而他的妻子,那個即便也得到了注冊會計師頭銜實際上他也不怎麼瞧得起的妻子,居然也成為了辦公室的主管。

甚至在工資方麵都快要趕上他了,不算合夥人分紅。

這使他有一種難言的挫敗感,當薇菈還隻是一個“玩具”時,她必須依靠蓋普,這讓他能夠感受到他主宰著這個女人,他完全無視她的價值與存在,把她當做用來點綴自己完美生活的裝飾品。

但當她開始實現自己價值的時候,不再需要依靠他的時候,他才有一種危機感,一種恐慌感。

夫妻間的沉默讓房間裡的氣氛也變得壓抑起來,過了片刻後,蓋普打破了這平靜,“明年我可能要去隔壁州工作,也許換一個環境一切都會好起來。”

經濟,環境,生活,以及他們之間的關係,都有可能會好起來,這是蓋普的想法。

等薇菈需要再次依靠他的時候,他就又可以嘗試著成為主宰者。

隻是他的想法注定會失敗。

另外一邊,從蓋普家中出來的林奇坐在車輛的後座上,他看了一會街道上的情況後問司機,“最近塞賓市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沒有看見公交車?”

在過去,塞賓市的公交車幾乎隨處可見,它極大的方便了市民們的出行。

剛下火車的時候林奇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現在他已經注意到了,這一路走來一輛公交車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很不正常。

他本以為是不是那些司機在鬨罷工,畢竟現在很多地方的工資都發不出來了,鬨一鬨也很正常,沒想到司機卻告訴林奇,塞賓市公共交通公司破產了。

“據說他們的老板把錢都投入到了股票市場中,然後您也應該明白了……”

當然明白,金融海嘯席卷了一切,交通公司的老板賬麵上很快就沒有了錢,現在的經濟局麵如此之差,很多人已經放棄了選擇乘坐公共汽車作為短途交通工具,他們為了節省二十五分選擇步行。

空車率不斷的增加消耗卻沒有減少多少,少發一兩個班次的公交車不能夠改善交通公司目前的局麵,如果減少的更多,市政廳方麵又不會同意。

畢竟當初他們是簽過協議的,而且市政廳還給了交通公司一定的財政補貼。

多重因素之下,交通公司發不出薪水的事情立刻激起了司機群體的恐慌,現在大家最害怕的就是沒有工作,沒有薪水。

他們把責任歸咎於老板的投資失敗,在某些人的帶動下,這些司機直接把車開回了家,導致整個塞賓市現在看不到多少公交車。

即使有,那也是司機自己在運營,而且有可能還是賠本運營,因為他們一天跑下來的車費還不夠他們消耗的油費。

現在市政廳方麵也在督促交通公司儘快履行責任,否則就會終止合約,並且把對方告上法庭。

而交通公司的老板則像是一個無賴那樣,拒不執行市政廳的要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