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97 深夜中的野獸(1 / 2)

加入書籤

“倉庫被盜了?”

諾爾表現的非常驚訝,他一點也不清楚這件事。

林奇給諾爾送來一杯果汁,他自己倒了一些酒,“這很正常,很多人都快要活不下去了,他們不再關心自己的行為是否合法。”

“早上的時候倉庫那邊的管理員告訴我,他們在我們租用的倉庫邊上發現了一個被砸開的通風管口,我們損失了大概幾百塊的東西,這不是一個好苗頭。”

林奇說話的時候表情很尋常,語氣也沒有顯現出怎樣的變化,就像是普通的交談那樣。

“這一次,他們成功了,我們沒有製止住他,就會有下一次。”

“如果下一次他們依舊成功了,我們又沒有能夠製止他們,他們的**就會升級,所以我們要在他們造成更具有破壞力的行為之前,找到他們。”

林奇舉起了酒杯,和剛剛反應過來的諾爾碰了一下杯,他一邊把杯中的酒朝著口中送去,一邊說道,“你要幫我盯著這些東西,然後找到他們。”

本來林奇是想要問問社區司機傑克的,這樣的人有根有底,跑不掉,但有些事情他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剛才他離開市政廳辦公大樓的時候,廣場上那些人看著他的眼神讓他感覺到了危險,這些人已經不再是普通的抗議者了,他們正在向暴徒演變。

更可怕的是現在的進步黨,保守黨都在沉默的應對這件事,並且還打算把它推向更能可怕的深淵,然後毀掉它後在它的廢墟上重建!

彈劾總統不一定能成功,但彈劾一個致使社會動亂的獨裁暴君,那絕對是一彈一個準。

接下來幾個月的時間裡,聯邦可能要經曆最黑暗的時刻,他也要有所準備了。

諾爾這些孩子們每天都在街上跑,散發傳單,或者到各個店鋪裡收集信息,他們能夠接觸到的東西覆蓋到了整個城市所有的地方,消息也格外的靈通。

更關鍵的是這些人林奇信得過,這種自信來自於他“主人”的身份,沒有他,這些人就要受窮,隻有他活的舒服滋潤,這些人才能享受生活。

諾爾聽完後一臉憤慨,老實說林奇對他們比報頭,甚至福利院那些人對他們都更好。

不僅給了他們一棟很豪華的大房子讓他們居住,每個人都擁有了自己的房間,還給了他們成年人的薪水,沒有克扣過的那種。

過去他們在報頭手下乾活,一年落在自己手裡的也就一百來塊錢到兩百塊錢,還要麵臨被發現的危險,並且報頭一喝酒就會隨機挑選幾個毆打他們。

但是在這裡,一切都如同夢境中一樣,不管是諾爾還是其他人,他們都不願意讓現在的生活有絲毫的改變。

“我明白了,先生,如果我發現了那些人之後,我該怎麼做?”

從諾爾的臉上林奇感受到了一種殺意,眸子裡閃爍著的某種森然的令人頭皮一涼的目光,和嗓子裡擠出來的那些音節,無法讓人不聯想到那天淩晨。

林奇麵色沉穩,他把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整理了一下諾爾不那麼服帖的領子,“我們都是文明人,打打殺殺這種事情可以交給彆人去做,你要明白,諾爾。”

“親手殺死一個人並不是勇氣和智慧的象征,那隻能讓你深陷麻煩當中,你要學會利用你的優勢。”

“警察,一些幫派份子,包括了法官和監獄裡服刑的人,他們每一個都能比你做的更好,也更不容易讓你深陷麻煩當中。”

他收回了手,“找到他們,然後告訴我他們是誰,剩下來的我會安排。”

諾爾點頭稱是後很快就離去,隻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數十個孩子開始利用他們的“職業素養”開始打聽這些事情。

晚一些的時候,一通林奇意想不到的電話打到了他的這裡來,打電話的人是他的母親。

這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因為人不可能憑空而生,生命的偉大就在於創造生命的過程和創造生命的成果,林奇就是偉大奇跡的成果之一。

從他高中畢業之後他就沒有在和家裡聯係過,一來拜勒聯邦的文化就是這樣,孩子們高中畢業之後如果不打算繼承家業就會搬出去獨居,如果他們有家業的話。

其次他的父母對當時林奇的選擇非常反對,也就是林奇和凱瑟琳一邊打工一邊尋求上學機會的這件事,他們認為立刻工作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普通人不應該有夢想,隻應該腳踏實地的活著。

年輕人永遠都無法理解那些沒有多少文化,沒有很高學曆的人所說出來的話,他們隻相信自己,直到他們意識到有些東西是在書本和課堂上學不會的時候。

因為這兩件事,他們已經很少聯係,加上繁忙的生活與工作,感情很快就變得淡漠。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