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01 家,家庭,家人(1 / 2)

加入書籤

燈光黯淡的房間裡,一家三口坐在餐桌邊上,餐桌不遠處的壁枱上收音機嘩嘩的響著,已經快要壞掉的喇叭裡傳出了有些變味的女聲,聽得出,那是一出歌劇。

吃著和屎粑粑一樣的晚餐,品著幾十塊錢一瓶的好酒,這種感覺……很難描述。

在林奇感慨完晚餐沒多久之後,內爾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勺塞進口中,他一邊吃,一邊問道,“所以,你來這裡是想要做什麼,奚落我們過的還和過去一樣嗎?”

內爾第一時間就展現了自己的攻擊性,這是他的地盤,他的家庭,任何人都不能夠乾擾他對這個家庭的支配和控製。

在很多文化迥異的國度中,那些人們認為聯邦人的社會和家庭關係讓人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就像是聯邦人看其他國家的人那樣。

文化,是社會組成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小的時候,每當內爾發火的時候林奇就會感覺到有一種麵對山崩海嘯時的巨大壓力和恐懼感,憤怒中的內爾就像是快要爆發的火山。

那個時候他更年輕,更強壯,更具有支配力,現在再看看,這一切似乎都變了。

內爾變得不那麼令人畏懼,可能對於絕大多數的孩子們來說,這或許意味著他們長大了,可在林奇來看,又是不同的東西。

“你老了……”,他聳了聳肩,看著內爾,“所以我們不要發火,保持著冷靜和理智的談一談,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也不是來看你笑話的,隻是回來看看你們。”

林奇隱藏了塞拉的那通電話,內爾並沒有家暴的習慣,可如果他說出來,會讓塞拉的境地不怎麼好,所以他隱藏了這一點。

“剛才我和塞拉聊天的時候聽說你丟了工作,你有沒有什麼新的打算?”,他看著內爾,而內爾則低著頭,沉默的對付著他麵前盤子裡的食物。

林奇臉上多了一些笑容,“來吧,你可以把我當成一個熟人,一個朋友,這不是我們經常說的嗎?”

聯邦的教育界有一句很深刻,也很有意義的話——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朋友。

這句話也得到了整個社會的認可,它對目前聯邦的教育事業和家庭以及社會關係的推動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如果忽略那些因為家庭問題引發的犯罪行為的話。

內爾快速的把餐盆裡的東西吃乾淨,他還用手指順著邊緣勺子不好用力的地方刮了一圈,把剩餘的一些食物連同手指塞進了嘴裡。

然後他端起那杯可能是他到目前為止喝過的最好的酒,一口吞進口中,還漱了漱口,連同著食物的殘渣一起咽了下去。

林奇始終看著他,他這才抬頭看向林奇,“是的,我失業了,你想要給我一份工作嗎,我是不是也要向其他人那樣喊你波士?”

這可能是內爾作為父親最後的尊嚴,連帶著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嘲諷一下林奇。

林奇沒有太多太豐富的表情,其實以他真實的年紀,這些事情看起來還是有些有趣的。

作為一個善於說服其他人的人,對付像內爾這樣的家夥,他幾乎不需要怎麼動腦子就能做到。

他沒有反駁或者讚同,而是直接岔開了話題,“最近很多人都在失業,凱瑟琳你們記得嗎,她的父親也失業了。”

這個話題很快就讓內爾找到了認同感,塞拉也很及時的接上了這個話題,“我知道,你的女朋友,他的父親也失業了嗎,這真是太糟糕了!”

林奇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和她商量了一下,給他安排了一份工作,我最近組建了一個運輸公司,你們知道,就是那種倉庫和卡車。”

倉庫和卡車在某段時間裡一直都是社會底層最向往的工作,因為不管是哪一種,隻要能進去就代表著穩定的收入,而且這筆收入還不會太少。

聽到這裡的時候內爾忍不住抱怨起來,“我知道那個家夥,他蠢的隻能乾一些臟活,你給他一份什麼工作?”

“管理員,這份工作並不難,隻是記錄一些進進出出的東西,順便看著那些工人,不讓他們拿走不屬於他們的東西。”,林奇輕描淡寫的回答,就像是這是一件很無所謂的事情。

塞拉看了看內爾,夫妻兩人在很短的時間裡用外人無法理解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交流,然後她說道,“他做的絕對沒有你父親好,你知道他一直都是最好的,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工廠裡。”

林奇笑了笑,笑容裡似乎充斥著某種……大致如此有些玩味的感覺,他看像內爾,“他現在喊我波士1。”

內爾頓時有些惱火起來,“我不會喊你波士的!”

林奇一拍巴掌,“那就這麼說定了,我會給你安排一份工作,但是你不會喊我波士!”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