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04 盜竊進行時[為盟主“你是我心中最美的雲彩”加更-1/2](1 / 2)

加入書籤

“不值錢?”,站在門口的年輕人的目光從窗外的街道上收了回來,他忍不住也走到櫃台邊上,看著櫃台後的老板大聲的喊道,“這怎麼可能,你知道這些是什麼東西嗎,它們都是銀的,你彆以為我們什麼都不懂!”

古董店的老板很無所謂的笑了笑,“你們知道現在銀子多少錢一盎司嗎?”

一句話,直接問住了兩個年輕人,看著他們目瞪狗呆的模樣,古董店老板很隨意的說道,“你們可以去交易市場或者銀行問問,現在白銀的價格大概是兩塊二十分到兩塊三十五分之間,一盎司!”

“先生們,請注意,是一盎司,但是在這裡……”,他用手擺弄了一下櫃台上的那些銀製品,“全部加起來大概還不到五磅,要稱重嗎?”

兩個年輕人對視了一眼,他們聽古董店老板說的如此斬釘截鐵,基本上已經相信了。

其中一人點了點頭,然後老板拿出了一個盤秤,他把那些銀製品丟了上去,緊接著調轉了盤秤,讓他們看見秤盤下的刻度表,“四磅半多一點,大概七十盎司,按照最高的銀價給你,這些玩意最多就值一百……六十塊。”

老板很快算出了具體的價錢,兩個年輕人沉默了起來,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古董店老板在把盤秤收回的時候,秤盤下有一個很明顯且突兀的突出物。

他們現在還在糾結於這些東西的價格太低了,比他們想象的更低,他們本以為這些東西最少能值個三五百塊或者更多一點。

其中一個家夥又指了指象牙的梳子,“這個呢,這個值多少錢?”

古董店老板連拿起來的**都沒有,“這個最多給你十五塊錢,不能再多了。”

“願意用象牙梳子並且買得起的人,不會用彆人用過的,你看它的顏色已經開始發黃,很快就會變得更黃,如果不能短時間轉手,它隻會越來越不值錢。”

年輕人咽了一口唾沫,用手指在那堆東西上畫了畫,“這些東西加起來一百七十五塊,是嗎?”

雖然說這個價格遠遠的低於他們的預計,但是仔細想想也不是不能接受,畢竟這些隻是他們盜竊得來的賊贓,少賣一點,就多跑幾次,他們發現的那個倉庫裡堆滿了各種東西,就算價格都不高,但隻要勤快一樣能迅速致富。

古董店老板嗤笑著搖了搖頭,“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我最多給你們一百塊。”

這讓年輕人頓時炸毛了,那個脾氣有些不好的頓時嚷嚷起來,“你剛才說了,這些銀子最少值一百六十塊!”

古董店老板也不否認,他點著頭說道,“當然,我可以按照這個價格收購,但是你必須連同購買它時的票據一起帶過來,並且留下你的真實聯係方式,簽訂一份責任書,保證它是你用合法的錢從合法的渠道買來的,不涉嫌任何犯法行為。”

“否則,它們隻值這個價,你去城裡任何一個地方,如果他們給的價格超過我給你們的價格,超過多少,我多給你們多少。”

這是一句屁話,不過毫無疑問在人們情緒激動的時候會聽錯,但這也更讓他所說的話乍一聽充滿了說服力。

如果這兩個年輕人真的能夠拿得出票據,他們其實完全可以去銀行出售,銀行會按照市場價格略低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價格回收各種貴重金屬甚至是一些寶石。

可他們沒有,這些就是賊贓,這也是古董店老板以及一些銷贓渠道賺錢的方式,他們有辦法讓這些東西變得合法。

比如說最頂級的銷贓渠道會把一段時間裡收集的銀礦帶去合作的礦場,礦場開具一個證明,納稅之後重新被熔鑄的銀錠就變成了合法的財產,他們可以直接賣給銀行,或者一些珠寶商。

當然這種工作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做,也有巨大的風險,為了規避風險很多銷贓的古董商人都成為了警察的線人。

按照聯邦的法律規定,警察的線人在參與犯罪行為或活動時,隻要他們不是主導者,發起者,並且在事後他們提供了偵破案件的重要線索,即便他們在參與的過程中觸犯了法律,也可以免去責任。

殺人罪都能商量,更彆提銷贓這種小事情了。

古董店老板一副愛賣不賣的態度,讓兩個年輕人一時間拿不定主意,更氣人的是在大概十多秒後,古董店的老板還主動幫他們把東西放回到旅行袋裡,然後指著門,告訴他們可以去其他地方轉轉。

那態度真的就一點也不在乎他們賣的這些東西,甚至會給人一種他真的不賺錢的感覺。

最終兩個年輕人決定把東西賣了,至少一百塊錢也是錢,而且轉的地方太多,可能會出意外。

老板笑眯眯的接過旅行袋,連旅行袋一起放進了櫥櫃下,並支付了一百塊錢的零錢,目送兩人離開。

在這筆生意中,他至少能賺一百二十塊,當然這是他應得的,這一行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做。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