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05 “無罪釋放”(1 / 2)

加入書籤

“你覺得他們會想到我們還會再來一次嗎?”

倉庫裡借著微弱的燈光,兩個年輕人正在快速的搜刮著值錢的貨物,這次他們還特意從街麵上散發傳單的孩子手裡索取了兩張傳單,通過上麵的名錄來研究偷什麼最賺錢。

如果單純考慮價值的話,毫無疑問的停放在另外一處停車場裡的幾輛二手車更值錢。

不過那種東西很難得手,他們可沒有掌握不需要鑰匙的點火技術。

而且就算他們得手了,銷贓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在拜勒聯邦,偷車竊賊團夥都是有組織犯罪,而且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鏈,如果現在就找到塞賓市地區的偷車團夥,從他們的名錄表上一定能夠看見林奇的車子的外觀照和一些車輛信息。

這份名錄不僅他們持有,他們在其他城市的上線和下線也都有類似的像是相冊一樣的名錄表。

當有人下單的時候,他們就會把客戶指定需要的車,或者摩托車偷來送到客戶的手中。

這也注定了一個地區隻有一個團夥,他們可不想讓客戶或者他們的上下線失望,一旦有流竄的盜車團夥進入了塞賓市,第一個找他們麻煩的不是警察,而是本地的盜車集團。

另外一人笑著搖了搖頭,故作聰明的說道,“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們在短時間裡會再來一次!”

兩人其實一點也不害怕,盜竊在聯邦並不是重罪,按照聯邦的法律,就算他們被捕了,判刑的刑期也不會超過三年,甚至有可能隻有兩三個月的刑期加上半年左右的社區勞動,廉價的犯罪成本讓他們並不在意是不是會被發現。

兩人快速的尋找著那些可以隨身攜帶同時價格高昂的商品,站在外麵為他們望風的藍背心在暗處吸著煙。

他不認為這個時候會有人發現他,作為一名倉庫區的藍背心,他深知倉庫區的水有多深。

一些倉庫丟失一些東西是很正常的事情,隻要丟失的東西不太多,損失的價值不太大,誰都不會追究。

這已經成為了一種潛在的規則,每個人都參與其中,這也是明明藍背帶是一種很辛苦的工作,卻有這麼多人願意做的原因,因為就算報警也沒有什麼用。

整個倉庫區一兩千常駐的工作人員,想要在這裡麵找到犯罪嫌疑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偵破的成本太高,收益太小,最終也隻能不了了之。

但是這一次,他們注定會碰到麻煩,因為林奇不是一般人,他也不會遵守一般人願意遵守的某種規矩。

藍背心把煙抽的差不多了,他掏出了來自他祖父的懷表,在路燈下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分鐘。

可能是香煙吸完了,也有可能是注意力開始渙散,時間的流速在他對世界的感知中變得越來越慢,他也越來越煩躁。

他想要催促一下那兩個白癡,可想了想又作罷,隻能安靜的等待著。

與此同時,上士五名隊員一共六人在林奇的指示下已經貼近了這處倉庫,他們甚至已經觀察了藍背帶有一段時間。

本著捉賊捉贓的原則,他們並沒有現在就動手,而是靜靜的等待著。

源自於生物對自然的畏懼誕生出的敏感,藍背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密切的監視,他隻是覺得自己越來越煩躁,越來越感覺到不安,那兩個蠢貨進去的時間太長了。

雖然說倉庫區的保安晚上不太會遵守規章製度定時巡邏,可這其實也等於是增加了一種不可預測的風險性,它比有規則的巡邏危險的多,鬼知道保安什麼時候腦子不好想要出來轉一轉。

又過了七八分鐘,兩人從撬開的門裡走了出來,其實好幾分鐘前他們就已經可以出來了,不過他們把那些他們認為最貴重的東西,都貼身的藏好,並不打算拿出來。

他們和藍背帶是好朋友,可在這個時候又不完全算是一夥的,他們冒著巨大的風險得到的錢,卻要分給什麼都不做,隻是為他們開個門的藍背帶,這讓他們有點不那麼快活。

所以藏起來一些貴重的東西,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夜幕下,藍背帶看不出他們身上藏著其他的東西,隻是嘟囔著一句“怎麼到現在才出來”之後,輕輕的關上被撬開的小門,領著兩人融入夜色當中。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