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98 沉悶的派對(1 / 2)

加入書籤

“放心吧,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陛下!”

電話中,財政大臣安慰著赫伯斯先生,就在剛才,赫伯斯先生給他打了一通電話,直接打到他的私人電話線路上。

這個線路是不被監聽的安全線路,所以可以談一些比較私密的事情。

赫伯斯在電話裡向財政大臣提出了自己的擔憂,萬一林奇說動了皇帝陛下改變了想法,那將會是一場災難——對他自己來說。

為了確保財政大臣能站在自己這邊,他還另外的準備了一些好處給存進了財政大臣在國外的賬戶裡。

那不是一筆小錢,就算財政大臣經常接觸到一串串令人咋舌的數字,對數字已經不那麼的過敏了,赫伯斯先生的誠意也讓他感覺到了一種……淡淡的感動。

他不斷的承諾會讓一切都按照赫伯斯先生的想法與要求運行,不會發生任何意外,可這些似乎並不能讓赫伯斯先生放下心。

他不得不拿出皇帝來說事,“你要知道,一個皇帝是不可能隨便的改變自己的態度,那樣會讓人們認為他在作出一些決定的時候不夠嚴謹,善變,一個統治者不會那麼做!”

很多人在介紹蓋弗拉帝國的時候都會著重的把介紹的重心,放在這個君主製國家的體製上和這個國家的皇帝身上,這是人們最為關注的東西,也是人們唯一想要知道的東西。

很多外人其實並不真正的了解這個國家,他們會認為皇帝就是這個國家的一切,但實際上並不安全是這樣。

蓋弗拉的統治體製其實比人們所知道的要複雜一點,如果是蓋弗拉本國人,可能會比外國人了解的多點。

最初的時候這個島國上的領土被不同的氏族瓜分,不同的氏族領主掌握著大小不同的領地,他們互相征伐,戰亂連年。

最終在一個最強大的氏族的號召下,人們開始逐漸的停戰,並且自封為貴族,這個國家第一個統治體製實際上並不是君主製,而是“貴族議會製度”

貴族們通過討論決定國內的一些大事,包括選舉一名國王,那個時候還是叫做國王。

但是在隨後的一些年裡,現在的蓋弗拉皇室通過各種辦法,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逐漸的把持了貴族議會,並且始終以王室的形象出現。

後來在被稱作為“橡木鎮革新”的事件之後,王室廢除了貴族議會製度,改為君主製,並且在隨後王室統一了整個島嶼,勢力一度推進到大陸邊緣。

從那之後,皇室誕生了,雖說皇室是這個國家權利最高的象征,可這不意味著貴族大臣們就真的隻能任由皇帝擺布。

他們一樣擁有一定的權力,也並不像是人們想象中的那麼懼怕皇帝。

貴族們願意維持目前的情況,實際上也是因為這麼做更符合他們的利益。

這次世界大戰以及和聯邦的海戰帶來的許多問題已經讓貴族和皇室內產生了一些矛盾,有一些不滿目前皇帝的聲音,他們可能目前還不打算做什麼,但如果這種局麵不會改變,並且在下一次影響到國家命運的事情中繼續走低,他們就有可能真的要做點什麼了。

這也是在麵對赫伯斯不斷的尋求保障的情況下,財政大臣可以毫不猶豫拿出皇帝作保證的原因。

大臣們很尊重皇室和皇帝,在皇帝和皇室可以帶領所有人一直勝利的情況下。

如果皇帝和皇室做不到,人們就不那麼尊敬他和它了。

有了財政大臣這樣的保證,赫伯斯先生舒了一口氣,他稍稍猶豫了一下,決定和財政大臣說實話。

這個時候繼續隱瞞一些事情顯然很蠢,信息不對等的問題會讓財政大臣把精力用錯地方,所以他要說出他真正的目的,“之前我有點事情瞞著你……”

“不,你不用告訴我,我知道你想要說的是什麼,是林奇,對吧?”,財政大臣出乎預料的並不驚訝,他還說出了真相。

從他的語氣來判斷他並不生氣,反而有一種淡淡的……傲然,這讓赫伯斯先生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小醜,他沒有瞞過財政大臣,“你和林奇的對賭協議整個世界都很清楚,你瞞不住任何人,赫伯斯。”

“不過我並不在乎你是不是對我說了謊話,你的要求對我,對帝國沒有任何的損害,這就是我會答應你的原因,而不是因為你給了我多少,明白嗎?”

財政大臣在這裡說的並不是場麵話,不是為自己的某種行為找借口,而是真實的表現。

蓋弗拉目前的確不太適合大批量的兌現那些戰爭債券,他們的財政預算一塌糊塗,這一切都是因為安美利亞地區的問題。

突然間惡化的局勢讓帝國比計劃多用了幾倍的預算,這也導致目前國庫有點空虛,如果這個時候再去兌現那些債券,對帝國不怎麼樂觀的財政狀況來說,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