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11 第二次彈劾[為盟主“你是我心中最美的雲彩”加更-2/2](1 / 2)

加入書籤

有些事情是藏不住的。

林奇到家裡沒有多久之後,費拉勒就上門拜訪了。

現在有些人已經知道費拉勒和林奇的關係不錯,比如說市長。

這種情況很常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交際圈和好友,而且他也明白費拉勒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這和他當初的做法沒有什麼不同。

隻要不損害他的利益,他不會乾擾兩人之間的這種交往,甚至有時候他們有這樣的關係,反而更方便市長做某些事。

比如說就是現在。

費拉勒謝絕了林奇給他弄點咖啡什麼的,直接問道,“愛德華把你們找去的目的是什麼?”

這樣的問題如果不是關係密切,是斷然問不出口的,就算費拉勒能張開口,林奇也不會回答,隻有關係到了,他才能如此直截了當的詢問。

林奇讓女傭為自己弄了一杯咖啡,他喝過酒了,現在需要一些咖啡醒醒神,其實他更向往清茶,可這個世界沒有這玩意。

略微思考後,他很輕描淡寫的說道,“他打算主張自己的想法,拉動了一些人站在他那邊,他們打算過幾天和工會談一談,看是不是能夠解決目前的麻煩。”

聽到林奇這麼說,費拉勒的表情明顯的凝重起來,毫無疑問愛德華議員這種私下的私自行動很卑劣,這種事情最應該由市政廳出麵,而不是一個州眾議院的議員,他又不是塞賓市的具體統治階層,他逾權了。

更讓費拉勒不快的是萬一愛德華議員真的成功了,那麼他就會在塞賓市獲得巨大的聲望,為他接下來有可能的競選市長奠定成功的基礎。

從現在的角度來說,他是市長的競爭對手,他萬一成功了就會讓市長看起來真的和傳言中說的那樣什麼都沒有做,並且愚蠢透頂。

從未來的角度來看,他又是費拉勒的競爭對手,他已經透露出了他明顯要競選塞賓市市長的目的,這將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而且這個對手,已經開始提前行動起來。

“這個消息很重要……”,費拉勒已經坐不住了,一旦愛德華議員的聲勢造起來,接下來很有可能市長幕後的工作得出的成果,都會被看作是愛德華議員這段時間工作的卓著成效。

他站起來剛要告辭,林奇卻指了指沙發,沒讓他走,“不差這幾分鐘的時間,我有一個新的想法也許我們可以談一談。”

費拉勒看了林奇一會,又坐下來,“希望你的想法不要太長。”

這讓林奇哈哈大笑,因為費拉勒很少會抱怨,他就是乾這個工作的,他能堅持到現在,他基本上已經不會再抱怨什麼了,但他抱怨了,這就很有趣。

笑了一會,林奇的聲音就收攏,變得平穩,“我想要拿下電力公司。”

費拉勒愣了一下,“這恐怕不是太好辦,電力公司的背後是州裡的人物……”

這樣關係到民生且利潤還算可觀的生意,往往都不會真的成為某些沒有關係的人的買賣,它早就成為了這個州利益循環中的一部分。

塞賓市電力供電公司的背後還有著另外一家集團公司控股,而這家集團公司和州長以及進步黨高層的關係非常緊密,想要從他們的嘴巴裡把食物搶出來,難度不是一般般的大。

“但是他們很顯然站錯了地方,越是像這種時候,越是應該站在正確的地方……”,林奇頓了頓,他意識到這裡麵不會那麼簡單,但沒想到卻如此的複雜,涉及到了州長和進步黨高層。

略微沉吟了片刻,他換了一種思路,“如果我再成立一家供電公司並且以相對低廉的價格輸送電力到城市電網呢?”

費拉勒思考了一會,點了點頭,“中部電網的那些人隻看錢說話,如果你釋放出一些善意,他們就不會拒絕你的要求。”

中部電網是一家上市公司,沒錯,這不是政府機構,屬於股份製企業,除了中部電網之外,還有東部電網、西部電網、南部電網和北方電網,這五家電網公司其實最初的時候都是一家人。

他們的前身是聯邦電網,但是隨著反壟斷法案開始在全聯邦實施,聯邦電網被拆分成為了五家電網公司,各自擁有自己地盤上覆蓋最大最密集的供電網絡。

並且這些公司的權力也沒有因為公司被拆分轉移,它們依舊屬於某一個人,或者說某一個家族以及圍繞著某個人的利益集團。

通過各種交叉持股的方式,在民眾的眼裡那個托拉斯集團已經被民意和正義肢解了,其實他們隻是換了一副麵目深入到民眾當中,和民眾混為了一體。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