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15 天降好運和誰比誰傻(1 / 2)

加入書籤

湯姆,一個非常普通的名字,普通到了人們都不太願意給自己的孩子起這樣一個平淡無奇的名字的程度。

但它的確是一個人的名字,而且這個名字的主人,此時正擔驚受怕的躲藏在一條巷子裡麵。

一輛軍車從街道上緩緩的駛過,軍車上的人看不見躲藏在巷子最深處的湯姆,那個雙手壓在機槍上的士兵的目光隻會停留在那些可能出現在光線中的身影上。

罷工已經結束了,軍事管製也稍微寬鬆了一些,變成了宵禁。

每天晚上六點到第二天早上七點的這十一個小時裡,禁止任何人沒有正當理由的出現在街道上。

本來軍方的意思是給那些需要在半夜出去的人發放通行證,但有人認為此舉有點像是獨裁統治下沒有自由的國家實施的高壓統治,有礙於拜勒聯邦的自由國度之名,他們就取消了這個想法和做法。

轉而需要上街的人必須向臨檢的軍人提供他們的社會保險號,以及他們在宵禁時出現在臥室之外地方的說明。

這樣就自由的多了,沒有人乾涉民眾的自由意誌,他們隨時隨地的可以出現在自己想要出現的地方,隻要他們能說明原因。

這就是自由的香甜,自由聯邦萬歲!

軍車的離去讓湯姆鬆了一口氣,等了一會沒有聽見軍人巡邏時皮靴踩在地上的聲音後,他又一次在光與影之間穿梭前行。

這次他要去的目的地,就是內爾的家。

他是內爾最好的朋友,他們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是一個班的同學,一直到不久之前,他們都還是一個工廠裡的員工,並且順利的一同失業了。

說是失業,其實並不準確,因為那不算失業,隻是工廠完全停工,無限期的那種。

當時他們的工頭的想法就是帶著一群人把原料倉庫裡的原料拉去車間直接用掉,然後把成品分一分拿出去賣錢來彌補他們的損失。

在這件事上,從來都是走一條路的好兄弟兩人,發生了一些分歧。

後來湯姆和其他工人撬開了工廠的原料倉庫,並且把其中的原料拉到車間裡進行生產,生產出來的產品則平分給了所有的工人,他們把這些產品帶回家自己處理掉了,不過據說大多都處理給了星際貿易公司。

雖然說交拍會在大罷工期間無法正常的運轉,但是收購卻從來都不是問題,當然人們能夠遵守規則製度的進行商品回收,主要還是回收的地方有持槍的保安進行保護,從他們的專業水平來看,應該不是假的。

所有人都以為這件事不會有什麼後續的結果,在大罷工期間工廠老板也沒有把他們怎麼樣,沒想到大罷工剛剛結束,他們的老板,就把他們所有人都告上了法庭,並且要求他們進行賠償,總金額超過三百萬。

警察和軍人已經開始對他們進行抓捕,新一批的警察已經就位,他們比以前的那些警察執行效率更高。

以前那批警察以為罷工之後還可以來上班,可他們忽略了他們並不是唯一的選擇,這讓退伍軍人辦公室看到了機會。

大批的退伍軍人填充了塞賓市地區警察局和所有分局缺失的崗位,至於那些本來打算等罷工結束再回來的警察,已經沒有他們的位置了。

在這種情況下指望能逃避法律的製裁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湯姆驚險的躲避了一次抓捕之後,他打算找內爾幫忙,他聽說內爾現在似乎過的不錯,還有一個什麼經理的頭銜,也許他能幫助自己。

其實所有的賠償分攤到每個人的頭上時也不那麼多,一兩萬塊錢而已……而已!

有驚無險的躲過幾次巡邏,湯姆終於來到了內爾的家門外,他敲了敲門,不多時房間裡就傳來了人移動時發出的的聲音。

不知道是不是此時城市安靜的如同墓地一樣沒有絲毫的雜音,門外的湯姆甚至聽見了房內傳來某種機械機簧被拉動的聲音,槍械的聲音。

與此同時,房間裡傳來了內爾帶著警惕的聲音,“這裡沒有什麼錢,我們也不想找麻煩……”

大罷工期間產生的罪惡數不勝數,隻是因為人們的視線都被罷工的勞資雙方吸引過去,他們沒有注意到在這段時間裡,至少有數百個家庭遭到了入侵,一些女人受到了淩辱,一些人甚至被入室搶劫的暴徒殺害。

人們注意不到,因為這些和他們的切身利益沒有什麼關係,他們隻能看見和他們有關係的。

半夜的敲門聲讓內爾高度的緊張起來,他的回答像極了這個階層人們最尋常的回答,你來這裡搶劫,根本搶不到什麼,甚至他還委婉的表示了不管如何他都認慫的態度,他不願意找麻煩。

“是我,湯姆。”

門開了,門內射出的光線讓湯姆送了一口氣,他看著內爾,突然間胸口藏著千言萬語,一時間又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說。

“隻有你一個人?”,內爾朝著湯姆身後的黑暗走廊望去,他身後藏著的手槍並沒有放下,甚至手指都沒有離開扳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