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19 現實先行(1 / 2)

加入書籤

“我真是仁慈的人!”

林奇翻閱著手中的這些材料,對自己仁慈的心由衷的感覺到寬慰。

在這個時代裡像他這樣的好人已經不多了,大多數人都沉浸在對金錢,權力,聲望,美色無邊無際的追逐中,能夠找到真我,有這樣思想境界的人寥寥可數。

他抬頭看了一下阿斯爾,後者連忙低下頭,“你的確是一位仁慈的紳士,林奇先生。”

林奇很滿意彆人對自己的認可,有時候你明知道彆人誇你帥是對你的奉承,但你就是喜歡聽,林奇也是。

他手中的這些材料來自於內爾曾經任職的工廠的客戶們,隻花了不到五萬,林奇就從他們手裡拿到了這些訂單。

他覺得如果他在逼一逼,說不定三四萬都有可能,但他是仁慈的人,他這麼做的原因就是不忍心那些工人們和他們的家庭就此走向破滅,他是一個有底線的資本家。

“如果他們不能夠履行合約……”,林奇翻了翻手中的這些材料,“大概要賠我多少錢?”

阿斯爾已經相信的看過這些材料,他心中已經有數了,“我谘詢了一下律師,林奇先生,你有權力按照這些合同的全價進行索賠,如果再多一些,可能要通過很多場訴訟才能完成,但隻是全價的話,法官會支持你。”

如果要求的太多,法官會考慮這樣的判決是否合適,還要參考原告和被告之間庭辯的結果,最終給出一個相對法官認為合理的結果。

可如果隻是要求全價賠償,就算對方上訴,也沒有什麼辦法,因為合同就在這裡,一切都是按照合同來辦的。

林奇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把文件放回到桌子上,“內爾那邊的事情做的怎麼樣了?”,他抬頭看向阿斯爾,“最近我比較忙,沒有關注到他那邊的事情。”

大罷工結束之後理查德就來找過林奇,問他首府那邊的交拍會怎麼辦。

因為受到大罷工的原因,本來應該在十一月中旬舉辦的交拍會一直拖到了十二月份都沒有舉行起來,理查德有些焦急。

雖說這兩個月天天吃喝玩樂還是非常快樂的,但他總有些不踏實。

像是他這樣的人,必須給他把工作安排的滿滿的,讓他在忙裡偷閒的快樂才是他需要的。

各種各樣的雜事牽扯著林奇的精力,以至於他沒有太關注到內爾那邊的情況。

說到內爾,阿斯爾的臉上多了一些笑容,“內爾是一個非常有天賦的人,他很善於和工人們打交道,並且讓工人們相信他……”

這句其實是廢話,因為內爾本身就是工人,他知道怎麼和這個階級相處,隻要按照他以前的工作方式就能讓一切看起來都很自然。

經過阿斯爾的描述,林奇很快就弄清楚了,內爾和工人們關係混的比較不錯,有時候他還會在工地上幫把手。

這種現象很正常,很多人認為把自己代入彆人的處境中去感受他們的喜怒哀樂,就能夠獲得彆人的認可。

其實並不會,因為階級的不同注定了即便內爾不久之前真的和他們沒有什麼區彆,現在的他們之間也有無法跨越的鴻溝。

他們現在表現出對內爾的親近不過是看在內爾能夠給他們一份工作的情況上,一旦內爾作出了什麼讓他們蒙受損失的決定,這些人就會立刻翻臉。

不過林奇並不打算提醒內爾,每個人都要成長,內爾也是。

稍後林奇讓亞當律師再次來到了他的辦公室裡,對於林奇這樣給錢痛快的老板,亞當自然是萬分的樂意。

林奇把做好的副本文件丟給了他,“幫我做兩件事,第一件事,起訴所有出售贓物給我的那些工人……”,亞當想要說什麼,可不等他開口,林奇就直接壓過了他說話的聲音,“第二件事,如何通過正當的合法的手段,在對方不發覺的情況下,讓他支付我們賠償。”

亞當本想說一下自己的費用,可在極為強勢的林奇麵前,他隻能先看一看自己的工作。

閱讀完這些文件之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他略微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心中已經有數了。

“林奇先生,很冒昧的問一句,這些東西……”,他揚了揚手中的合同,“您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