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22 互相幫助(1 / 2)

加入書籤

“發生了什麼事?”,林奇能夠感受到薇菈的身體在微微顫抖,他稍微攙扶了一下。

薇菈深吸了一口氣,也許是看見了林奇的到來,以及對林奇有著盲目的信任——鑒於過去林奇總是神奇的解決了很多的麻煩,這讓人很容易就陷入到一種對林奇“神奇”的崇拜狀態中。

她開始說明情況,蓋普接到一個電話匆匆離去,以及現在的警察到來。

林奇按撫了她幾句,和她一起朝著她的家走去,想要弄清楚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問那些警察。

兩人回到房子外的時候,已經又來了一輛警車,這輛警車有彆於普通的警車,它的造型給人一種……更昂貴的感覺,但絕大多數人都能認得出它,它屬於聯邦調查局的座駕。

兩名穿著風衣戴著墨鏡,任何人看一眼就能知道他們身份的探員站在車邊和一名警察聊著天,他們看見林奇和薇菈到來的時候,警員選擇了結束談話並且離開。

其中一名探員撩開了自己的風衣,露出了裡麵壓在內襯口袋裡的夾子,上麵有他的證件,“聯邦調查局高級探員……”

他的目光掠過薇菈,直接停留在林奇的身上,林奇略微向前走了一步,擋在了薇菈的身前。

可能他還很年輕,但這一步,讓他的背影在薇菈的眼裡宛如一座雄奇巍峨的大山,這讓薇菈原本還有些慌亂的情緒,一下子就鎮定了下來。

“我能知道你們來這裡的目的嗎?”,林奇直視著這名探員,另外一名探員在這名探員的耳邊說了一些什麼,大概就是林奇的身份,林奇麵前的這位探員立刻就弄清楚了情況。

雖然說他沒有太明顯的變化,但從他帶著審視和不耐煩到了然以及平和的眼神變化,就足以說明他對林奇情況的了解。

沒辦法不了解,這位可是馬克的合夥人,市長的好朋友,還有一些資本家和林奇有著不錯的交情,這樣的人在社會上沒有人會願意輕易的得罪他們,包括了聯邦調查局。

地方保護政策足以讓他們拿林奇毫無辦法,反倒是林奇可以不斷的找他們的麻煩,所以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調查局也不願意主動得罪這些有錢人,畢竟他們和稅務局不同。

調查局隻有在發生了重大案件之後才能對某一個人或者某件事展開調查,而稅務局……,他們可以無休止的以查稅的名義去騷擾一個有錢人,直到對方認慫為止。

探員沒有考慮太多時間,就點了點頭,這種事情從其他地方也能打聽得到,他沒有必要隱瞞下來,“這位女士的丈夫涉嫌……”

探員的目光越過林奇,看向了薇菈,“抱歉女士,蓋普先生涉嫌在一位女士神誌不清的情況下,夥同他人強行和這位女士發生關係,並且涉嫌猥褻和傷害。”

其實案情並非這麼的簡單,隻是有些話不太方便說出口,特彆是有當事人妻子的情況下。

一瞬間林奇就感覺到攙扶著薇菈的胳膊承擔了更多的重力,他不得不用雙手攙扶著薇菈,看上去就像是在抱著她,但其實並不是。

“我們可以知道更多的內情嗎?”,林奇追問道,不過探員則搖了搖頭。

他看了看四周後說道,“林奇先生,還有薇菈女士,在案件有進一步的進展之前我們不透露更多的內容了,而且就算我說的這些……”,他笑了笑,沒繼續說,但每個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林奇瞥了他一眼,“我最近也遇到了一些和罪犯還有他們犯罪行為有關係的麻煩事,也許你能為我提供一些建議?”

探員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非工作時間可以給我打電話。”

林奇接下名片後和探員告彆,攙扶著薇菈回到了她的房子裡。

此時警察們也注意到林奇的到來,一個明顯要油滑一些警察立刻和正在執行搜查工作的警察頭頭說了點什麼,後者同樣露出了了然的神色,他們的翻找的工作也變得舒緩輕柔了一些。

兩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林奇握著薇菈的手,他能夠感覺出這個女人的無助,她的手心都是涼的,並且濕膩膩的。

大概二十多分鐘後,領頭的警察來到客廳處,他看了看林奇,又看了看身邊那個油滑的警察,後者連忙出聲,“兩位,我們在書房裡發現了一個保險櫃,希望薇菈女士能夠提供密碼,並且也希望林奇先生能和薇菈女士一起旁觀我們的打開過程,這也算是一個見證。”

那名油滑的警察還不忘出示了一些法律證件,“法官同意我們對私密財務進行搜檢查看,其中包括了密碼箱,保險櫃等私人保密措施內的東西,希望薇菈女士可以配合我們的工作,同時我們也承諾,這些東西不會流入社會。”

林奇能夠感覺到他說話時那種帶著一些請求與討好的不強硬態度,但是他說的那些內容,卻讓人無法拒絕。

林奇看向了薇菈,薇菈點了一下頭,兩人跟著警察上了樓。

站在保險櫃前,薇菈並沒有廢話的打開了保險櫃。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