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24 遵紀守法才是每個公民應儘的義務(1 / 2)

加入書籤

事情比想象中發展的要快得多,按照辦案的流程來說,從舉報人舉報到調查和立案,然後向法官申請各種許可,這需要有一個過程,而起這個過程是無法避免的。

有時候即使警察知道某一個人就是罪犯,但也不得不眼睜睜的看著他逃走或者毀滅證據,因為一切都要按照流程來。

這就是自由的聯邦,連罪犯都是自由的。

但今天發生的這件事卻讓人嗅到了不一樣的味道。

蓋普本以為還有機會去挽回一些問題,他剛離開裡斯托安大廈,車都沒有開出街尾,就有一輛車和他的車發生了輕微的碰撞。

這種事情如果在布佩恩,那絕對是經常發生的事情,拜勒聯邦百分之五十的有錢人都聚集在那裡,大街上的汽車多到讓人們感覺到恐懼,以及一種莫名的振奮。

但這裡是塞賓市,車子還沒有多到可以輕易的碰撞的地步。

蓋普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駕駛失誤導致了這場意外,因為他一直在扶著方向盤想其他的事情,他的注意力並沒有完全放在道路上,更不會注意到從一側插上來的車子。

事故的另外一方則稱這些完全是由蓋普引發的,他隻是正常的行駛。

假如一切倒退二十四小時發生這種事情,蓋普絕對不會像是一個慫蛋那樣作出息事寧人的事情來,他不會掏出幾十塊錢讓對方去修車,他隻會報警然後讓律師和對方打交道。

比起可能高於賠償的律師費用,對方一定會選擇閉上嘴然後從他的麵前小時,最後隻會留下蓋普臉上屬於階級勝利的笑容。

但這一次,他主動掏錢了,隻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方不僅不接受他主動賠償的那筆錢,還打電話報了警。

因為報警的緣故蓋普沒辦法離開這裡,否則他有可能會惹上更大的麻煩。

騎警在檢查了蓋普的車輛和證件後,認為他的駕駛證有些問題,以此為理由,把他帶去了警察局。

在他坐上前來支援的警察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這些人未必是因為他的駕駛證有問題來這的,找他的原因和他的秘書有關係。

這是一種很有趣的體驗,他從來都沒有體驗過。

心跳開始加速,血壓升高,顱內出現某種空洞的風聲,注意力有些渙散很難集中。

一種普通人麵對國家機械的恐懼感慢慢的滋生,並且占據了主導的地位。

蓋普被抓的第一時間,尼奧就知道了這件事的始末,他咒罵了幾句混蛋之後,著手讓法務部門的首席律師顧問去保釋蓋普。

同時,尼奧讓人把蓋普的直屬上司找到了辦公室裡。

財務主管陪著小心的關上了房門,略微低著頭,他不敢看尼奧,更不敢迎上對方的目光,可尼奧卻沒有放過他。

“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那個女人到底掌握了什麼東西,以至於調查組現在就動手了!”,他這句話前半句還能保持自己的風度,但後半句已經開始咆哮起來。

調查組不守規矩的濫用權力他當然會投訴,雖然這個除了給對方製造一點壓力之外就沒有任何的卵用了,他也明白了調查組要抓住蓋普的決心。

他們不會放任蓋普消失,他們認為蓋普有可能是整個案子裡的“關鍵先生”,他們如此的肯定,一定和那個女人有關係。

可是他的屬下,包括了蓋普都在這件事上說了謊,這讓尼奧感覺到一切事情都在失控。

現在離遷離塞賓市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隻差這麼一點點,所有交接手續就能結束,他們就可以擺脫沉重的工人負擔在一個新地方重新開始,但一切都在這一刻變得危險起來。

一個不在計劃內的錯誤破壞了集團公司和他所有的準備,他不喜歡這樣無法掌控的感覺,這讓他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弱者那樣,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控製。

財務部門主管在這大冬天擦著額頭上和鬢角上的汗珠,可能是這裡的暖氣開的溫度太高的緣故,他覺得自己仿佛置身於一個火爐中。

麵對總裁的詢問,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尼奧怒視著對方,好一會,他突然舒了一口氣,“你可以什麼都不說,其實這些對我來說無所謂。”

“我手裡的股份很多已經變現,即使裡斯托安被整垮了,我也無所謂。真正會倒黴的是你,是那個小會計,還有所有和這件事有牽連的人。”

“在事情不受控製之前,把所有真相告訴我,或許我們還有機會扭轉敗局,但如果你隻是想要保守已經在警察那邊暴露的秘密,那麼我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和你那些狗屎一樣的秘密墜入深淵!”

尼奧態度突然間翻轉性的變化讓部門主管更加的惶恐不安,如果集團公司,不,如果說尼奧和股東們真的放棄了這一切,他們這些中層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成為過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