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25 林奇老爺智破難題(1 / 2)

加入書籤

蓋普在離開之前問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有些令人印象深刻。

“我會死嗎?”,當站在門口時,一腳已經踏了出去,差一點他就要離開這個房間裡,但他還是停下腳步,轉身問出了這個問題。

他會死嗎?

這不能不讓人擔心,在很多的影視作品中,包括一些真正發生過的曆史當中,有些“關鍵先生”為了某些人的秘密非自願的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最好的保密方式就是所有人都永遠的閉上嘴巴,沒有人比死人更可靠,至少在保守秘密這方麵來說是這樣。

尼奧搖了搖頭,“現在我們可能會損失一些錢,但是讓你失蹤,我們會坐牢。”

這句話讓蓋普鬆了一口氣,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在他離開了沒有多久之後,一個人從尼奧身後一處暗門內走了出來,是尼奧妻子的父親,奧爾本主席先生。

他此時臉上沒有絲毫的慌亂,手中端著的酒杯裡的酒水都沒有多少漣漪,穩的宛如一塊石頭。

他走到了門邊,反鎖了辦公室的門,然後問了一個和蓋普相同的問題,“他會死嗎?”

此時的尼奧不像是剛才那樣很輕鬆的就能回答,他甚至開始快速的咬指甲。

咬指甲是一個非常不好的習慣,不過每個人總會知道有些習慣不好卻無法改變的情況,尼奧在極度煩惱的時候會咬指甲,這樣能讓他的情緒平靜下來。

奧爾本看著尼奧,尼奧這目光空洞的注視著前方,大概一兩分鐘後,他回過神來,表情有些複雜,“你舍得嗎?”

他的聲音裡透著一股不甘心的情緒,“幾十年的努力,在可能隻是我們一眨眼的瞬間就成為了過去,我們也會成為過去我們自己眼裡最瞧不起的那種失敗者,你舍得嗎?”

“舍得你現在的資產,舍得你現在的社會地位,舍得你所有的享受,和一個普通人那樣活著?”

尼奧很清楚,一旦裡斯托安出事情,董事會立刻就會眾叛親離,要指望那些股東幫助他,和集團公司共渡難關?

那似乎永遠都隻能是美好的妄想,連幻想都夠不上。

到時候他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和後麵做的那些事情,足夠讓他們賠的傾家蕩產,然後還要坐牢。

上市公司董事長修改財報欺騙投資者,致使投資者蒙受巨大的損失,僅僅是這個罪名就足夠他在裡麵待上很長一段時間。

自由,財富,地位,所有的一切都會因為幾個人愚蠢的做法終止。

認命?

舍得嗎?

幾十年的努力到今天,他們翁婿兩人擊退了多少窺覷的目光,打斷了多少貪婪的雙手,那麼多的坎坷他們都邁過去了,在平地上卻摔了一跤。

舍得嗎?

這個問題不僅是尼奧在問奧爾本,他也是在問自己。

隻要自己能舍得,其實這並不是一件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立刻妥協並且低頭,隻要他認罪,說不定他的刑期都會極大的縮減甚至不會坐牢,前提是他留下他所有的財富,一分錢不能帶走。

但他舍不得,每個人都知道錢就是一串數字,但就是舍不得。

尼奧外頭看了一眼窗外不錯的天氣,目光延伸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希望他能撐過去……”

不到最後一步,誰都不想用極端的方式來做些什麼。

此時正在片場的林奇也抬頭看了看天色,一碧如洗,萬裡無雲,陽光毫無阻礙的穿透大氣層落在人們的身上,即使穿著厚厚的衣服,也能讓人感覺到陽光的溫暖。

不得不說,在冬天能有這樣的天氣,的確是一件非常令人身心愉悅的事情。

因為罷工的阻擾,福克斯父子拍攝的電影一度中斷,倒不是他們也被牽連了,隻是有些人為了表態,不得不參加一下罷工遊行以確保自己的“工人階級立場”始終沒有動搖過。

這場在真正工人階級來看等同於一場戰爭的大罷工,在很多其他看似是工人階級的人的眼中,不過是一場令人討厭的鬨劇,影響了他們賺錢的速度。

罷工結束之後的第一時間,這些人就回到劇組來繼續拍攝,他們比任何人都更加渴望能儘快完成工作,然後拿到屬於他們的那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