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06 希望就在不遠處(1 / 2)

加入書籤

晚上時,林奇接到了來自德拉格省督的電話。

他的電話通過海底電纜線轉到了聯邦,再通過聯邦轉到了蓋弗拉,但通話幾乎沒有太多的延遲,這讓德拉格省督不由的感歎科技的神奇。

“你讓人轉交給我的信我已經看過了,我選擇第二項。”,德拉格省督並不是一個瞻前顧後難以做出決定的人,他雖然在很多時候都表現的很謹慎,對選擇很慎重,可一旦他有了決斷就會立刻執行。

大多數統治者都有這樣的優點,他們不會圍繞著一件事情不斷的改換自己的立場,以至於自己錯過了所有的機會和時機。

在他的兒子說出了那樣的話後,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既然無法挽回,就不要去挽回,那不符合他的利益。

更何況他也不打算繼續在那個位置上坐下去,如果說之前納加利爾的變化還能讓他的思維跟得上變化,一些東西還在他的考慮之內,那麼現在的一些東西,已經完全超出了他思維的疆界。

比如說免費的掃盲和提供工作,在聯邦人到來之前所有的統治者和曾經的普雷頓商行,那些被稱作為第三統治階層的外國人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讓納加利爾人掌握知識。

愚昧的人才是最好被統治的人,因為你隨便找個理由冠以“神明說”就能夠讓他們很聽話的遵從你的命令。

同時他們沒有什麼知識的腦袋也不會質疑統治者的任何決定,他們不具備那種的知識素養,他們什麼隻知道遵從。

這也是納加利爾這麼多年來沒有發展的原因,他們完全的沉浸在愚弄民眾維持自己權利的把戲中無法自拔。

聯邦人的做法讓他們無法理解,聯邦人居然讓那些人學習文字的讀寫,而這也恰恰是那份報紙能夠造成巨大影響力的原因。

在這之前,能夠正常讀寫,理解每一句話意思的人大多都是特權階級和統治階級,平民沒有什麼接受教育的資本,換句話來說報紙也好,雜誌也好,這些刊物嚴格意義上來說都不是麵對平民發行的。

就算有一些平民能看懂,也不會引起巨大的影響力,至於特權階級和統治階級,他們不會掄起拳頭自己打自己。

但現在能識字的人太多了,一份報紙,幾篇文章,就推動了整個國家年輕團體的群體性運動,聯邦人的手段的確出乎納加利爾統治者們的預料。

但,他們自己不害怕嗎?

他們把猛獸從籠子裡放出來,今天他們用來圍攻納加利爾統治者的東西,以後也能被彆人利用起來去為難他們,他們會不會害怕?

德拉格省督很想問問林奇,他怕不怕,不過他最終沒有開口。

其實他可以問出口,林奇不會拒絕回答他,不僅不會拒絕,還會告訴他,聯邦人不怕,因為聯邦人內部鬥智鬥勇這麼多年,他們有著豐富的內鬥經驗,並且這些內鬥經驗隨時隨地都能轉化外鬥經驗——先把敵人變成自己人,然後儘情的內鬥。

用這套來對聯邦人?

聯邦的資本家們會讓那些拿著低賤工資的納加利爾勞工理解什麼叫做“尊重內心的感受”!

“很高興你能有一個正確的選擇,那麼你打算什麼時候發表聲明?”,林奇很滿意德拉格省督的選擇,第一個站出來倡議獨立能夠帶來很多的好處。

不考慮德拉格省督自己的好處,在聯合開發公司內部,公司的決議一通過,林奇這邊的工作就順利完成,如此高的效率能讓董事局所有人都對他另眼相看。

同時為了讓彆人看清楚這個時候站對了立場能夠得到多少好處,一些好的內部資源也會向林奇這邊傾斜,林奇也能從中受益。

他本以為德拉格省督還需要有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才能做出這樣明智的決定,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快,也讓人驚喜!

“唔……不超過這個星期我就會向全國發電宣布我的決定,我需要在這之前做一些準備,另外還有一件事打算和你商量一下。”

“你說。”

德拉格省督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輕聲說道,“等過段時間,事態穩定下來,我打算讓我的兒子接替我現在的工作。”

“這段時間發生的這些事情讓我很疲憊,我現在的狀況很不好,隨時都有可能崩潰,我需要休息一下。”

他試探著說道,“我想等我的兒子穩定了下來之後,我就去聯邦,和家人們在一起,我記得我已經可以領取養老金了,是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