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29 新朋友和朋友的義務(1 / 2)

加入書籤

林奇一揮手就送了十輛車,哪怕他給的是二手車,那也是小幾萬塊錢的事情,更彆說菲克斯局長並不認為林奇會捐二手車給警察局,他不會丟自己的臉,從菲克斯局長對他的了解來看,他不會這麼做。

警局內部也有人說過關於車輛的問題,一個分局就那麼幾輛車,分局局長肯定要有一輛自己專用,剩下的警長們是不是也要有一輛,或者幾個警長共用一輛?

到最後有可能一個警察局隻有一兩輛巡邏警車能出現在道路上,他們也抱怨這樣太不方麵了。

如果能拿到這十輛車,且不說是不是能讓那些退伍軍人站在他這邊,至少他證明了自己的能力,能為改善目前警察局的工作環境。

他摸了摸手背,聲音略微放低了一些,“林奇先生,老實說我對你的提議非常的動心,不過我還有一點疑惑,希望你能為我解開!”

林奇點了點頭,作出了洗耳恭聽的模樣。

“我們坦誠的談一談,你想要從我這裡獲得什麼嗎?”,菲克斯局長盯著林奇的眼睛,林奇也迎著他的目光。

其實菲克斯局長並不是那種一直坐辦公室的局長,大多數警察局的局長都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因為這個團體本身就是一個暴力團體。

加上自由是聯邦的精神,一個依靠攀關係坐上警察局局長位置的人,在這個地方做不長。

隻有他最少能拿出一些令人信服的成績,人們才會給予相應的尊重。

在菲克斯局長升遷的這個過程中,他遇到過很多的罪犯,他直視過這些人的眼睛,從他們的眼睛裡看見過許多特彆的東西。

很少有人能在知道他的工作和頭銜的情況下,與他對視超過十秒以上,但現在遇到了意外。

林奇純淨的眼睛裡沒有任何複雜的東西,那就是一雙眼睛,清澈,剔透,沒有心虛的閃避,沒有假裝出來的強硬,它平靜溫潤的就像是什麼都沒有一樣!

“我隻是想結交你這位朋友,菲克斯局長。”,林奇依舊迎著菲克斯局長的目光說道,“瞧,每個人都知道,我是一名商人,有時候我也會遇到一些小麻煩,但如果人們知道我有一位警察局局長朋友,我想他們在做某些壞事之前,會考慮一下這麼做是否劃算。”

林奇不動聲色的小小的吹捧了一下菲克斯局長,“畢竟人人都知道,塞賓市是一位犯罪克星的地盤!”

菲克斯局長還沒有答應下來,林奇立刻加大了籌碼,“我聽說警察也有自己的俱樂部?”

“的確是這樣!”,菲克斯局長點了點頭,這個事情基本上大多數人都知道,最初是幾名警察為了在下班後找點樂子,他們租用一個房子用來打牌和飲酒。

後來加入的人越來越多,逐漸的一個俱樂部就成型了,這個俱樂部叫做“藍色俱樂部”,沒有什麼太明確的意義,也有可能是指他們的警服底色。

現在這個俱樂部越搞越大,很多晚班的警察下班後不會立刻回家,他們會去俱樂部打一會牌,喝一點酒,消遣一會再回去。

林奇點了點頭,“這段時間我看見了警察們的辛苦和危險,在菲克斯局長你的感召下,我願意為警察俱樂部捐增兩萬聯邦索爾,感謝警察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他說完就掏出了轉賬支票本,填上了兩萬這個數字,並且簽好了自己的名字!

如果說捐車還讓菲克斯局長有些猶豫,但現在加上和兩萬塊錢的捐贈,足夠讓菲克斯局長在警察這個體係內重新獲得人們的支持。

其實說到底,有錢,有關係,能為屬下謀福利,才能得到人們的認可和尊重。

菲克斯局長看似猶豫了很久,其實他看見林奇簽完字心裡就已經同意了,“沒想到林奇先生如此看重我個人,以及對警察群體如此的關懷,如果我再猶豫,那真的是太蠢了。”

他主動的站了起來,重新伸出了手,與林奇的手握在了一起。

此時恰巧有人從餐廳外的人行道走過,他神差鬼使的轉頭看了一眼餐廳的玻璃窗,可能是想看看在這種時候路邊的餐廳是否還像是以前熱鬨。

他沒有看見太多人,這和他一開始想的一樣,但他也看見了一個有趣的畫麵。

一個中年人略微前傾著身體和一名挺直脊梁的年輕人握手,儘管他知道那個中年人可能並是不在彎腰,他隻是不想讓“握手”變成“拉手”,但他的模樣看起來,顯得有些……遷就。

路人歎了一口氣,人們不再尊重老人,不再尊重人生,他們隻尊重金錢和權力。

餐廳裡,兩人已經重新落座,那張支票也被林奇卷在餐巾內,推了過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