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34 一個時代的結束和新生(1 / 2)

加入書籤

稍晚一點的時候,林奇和市長一起共進了晚餐。

說起來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兩個月之前,林奇想要和市長一起吃頓飯,都要排很長的時間才能輪到他。

但是現在,他可以輕而易舉的隨時隨地見到市長,並且隨時插隊和市長一起坐下來聊聊,或是吃一頓飯。

這是林奇的人格魅力,他的知識,他的品德等所有優秀的品質所鑄就的嗎?

不,這和那些優秀的品質沒有絲毫關係,就因為他有錢,就因為他的發展已經和市長的政治綱領聯係在了一起,他們是利益共同體,利益才是做到這些奇跡的關鍵。

這是一頓很普通的晚餐,他們沒有在外麵進餐,而是選擇了在市長的家裡。

這個時候在外麵吃喝並不是一件聰明的事情,說不定不知道什麼地方藏匿著的記者就能搞出一個大新聞來。

比如說把吃喝玩樂的市長和路邊快要凍死餓死的流浪漢同時排在一個版麵上,都不需要任何有力的語言,就足夠讓人聯想到很多可以讓人憤怒的東西了。

所以為了避免這些問題,市長特意的邀請林奇到他的家裡來用餐,一頓普通的家宴,但家宴本身又不那麼普通。

“我聽馬克說你要拆分你的公司,這對我們接下來的一些……計劃,會不會有什麼影響?”,市長問的很直白,馬克把開會的事情告訴了市長之後,市長決定問問林奇。

他倒不是擔心那些錢的問題,隻要他的屁股還坐在這個位置上,馬克想要發家致富不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就比如最近馬克一直在和市政廳談判,談城市公共交通的問題。

公共交通公司的破產到現在還在持續的影響著這座城市市民們的出行問題,沒有公司願意承擔起這份責任,好在這個時候馬克出現了。

他願意承擔起這份責任,同時市政廳為了感激馬克承擔起這樣的責任,他們願意從本來就不是很富裕的財政裡再擠出一些補貼公共交通公司運營方麵的虧損,同時也給予了他們一定程度免稅稅額。

為了表示這是一個沒有黑箱交易的過程,一切都是透明可見的。

市長他擔心的不是馬克的生意做的怎麼樣,他隻擔心自己推行的政策會不會受到影響。

林奇很耐心的為他解釋了一下這裡麵的情況,並且用了市長能夠理解的方式。

“公司拆分之後我們會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情,這比起現在可以為社會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我舉一個例子……”,他說著頓了下,市長聽的很認真,並沒有打斷他。

“以現在的情況來說,我在每個城市大概擁有不到三十名合作夥伴,這些人足夠搞定所有的業務。”

“但是拆分之後,僅僅是在各地建造一個二手商品交易中心所需要的工人,每個城市大概就在數百人到上千人之多!”

“這還不包括後期的運營和管理人員,他們的人數隻會更多,而且這還隻是一家公司。”

“拍賣公司,還有現在的母公司,我們還需要倉庫,不管是租用彆人的,還是建自己的,都可以為社會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市長大致是聽明白了一些,他又問了一個比較針對性的問題,“你把局麵鋪開的這麼大,資金跟得上嗎?”

林奇搖了搖頭,“這方麵沒有任何的問題,如果放在幾年前,我不會這麼做,僅僅是那些預期中的土地就足夠讓我破產,但現在……”

他微笑著和桌子讓開一些距離,市長的廚子把烹飪好的牛排端了上來,他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市長知道他說的情況。

隨著金融海嘯的破壞力影響越來越廣,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地產交易。

資金外逃加上社會活力持續走低,城市生活水平讓人難以承受,很多人都在逃離城市,就像是幾年前他們從鄉下湧入城市那樣,又灰溜溜的離開。

房地產的需求不斷減少,地產的交易量每周都在創造新的低點。

萎靡的房地產交易市場自然也會帶動房價的下跌,這其實和股票差不多是一個道理——成交價會成為趨勢圖中的坐標,價格走勢趨勢越低,人們降價的速度和幅度也越可觀。

現在想要獲得一塊地比以前容易很多倍,市長管理著這座城市,他很清楚這一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