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第618章 0608 生命無比珍貴(1 / 1)

加入書籤

很久以前,特魯曼先生問了林奇一個問題——如何讓加利爾這種貨幣瞬間失去價值。

在聯邦和納加利爾圍繞著雙方建交的過程中,納加利爾曾經提出了一種方案,那就是讓加利爾的彙率釘死聯邦索爾,隨聯邦索爾的彙率進行浮動。

不知道是誰給納加利爾人送上了這種愚蠢透頂的建議,想一想都不可能實現,如果真的按照他們的想法去做,雙方之間錨定一個恒定的彙率,納加利爾人隻要瘋狂的印錢就能夠實現全國人民一起暴富。

相反的是聯邦則會被他們拖入深淵,再也沒有爬出來的可能,這一條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但當時林奇提出了另外一種意見,他沒有直接否定,反倒是認可了納加利爾人的要求,但同時也有一個交換條件,那就是加利爾的印發工作由聯邦來負責。

這次是納加利爾人沒有答應,如果貨幣印發交給了聯邦來做,就算加利爾釘死了索爾也沒有任何價值,貨幣的印刷發行權都在彆人手上了,他們會反過來控製納加利爾的經濟命脈。

這個交換條件雖然沒有實現,可是卻給了特魯曼先生、總統先生,以及所有代表和六大行的人提供了一種潛在的目標。

配合林奇在各種場合裡談起的那些名為“經濟建設”的“金融掠奪”戰爭模式,於是最終在林奇也參加了的討論中,製定了這樣一個計劃——把加利爾這種垃圾貨幣徹底的淘汰出國際金融環境。

於是這就有了特魯曼先生當時問林奇的問題,如何讓加利爾這種彆國發行的自主貨幣,在極短的時間裡失去價值。

當時林奇給了兩種設想,第一個是貨幣競爭製度,讓納加利爾同意聯邦索爾在他們的國家內是合法且法律規定的流通貨幣之一。

隨著聯邦索爾在國際市場的強勢,以及納加利爾國內聯邦雇主的越來越多,人們很快就會自然而然的淘汰掉加利爾,轉用聯邦索爾。

這個過程沒有什麼火藥味,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並且這些的發生,都遵循了一個規則——這是人民自己的選擇。

沒有對抗,沒有對立,自然而然的淘汰,即便是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中央政府,也找不到聯邦任何的毛病。

不過這個方案也有一個問題,那就是時間跨度太長了,可能需要幾年十幾年的時間,加利爾才能夠退出曆史舞台,甚至有可能最後還會有一些殘留。

這個方法並沒有被當時開會的人們所喜愛,時間就是金錢,幾年十幾年的時間就是無數的金錢,他們不願意浪費這麼多時間和金錢。

於是,就有了第二個方案。

“那就讓這個國家在名義上滅亡……”

這就是當初林奇的回答,即便到現在,一些人想到恐怕也會驚的一身冷汗!

“如果納加利爾聯合王國各個地區,行省都宣布獨立,並且宣布加利爾是非法貨幣,隻使用聯邦索爾作為法定貨幣,那麼整個納加利爾全境範圍內,就隻剩下少數地方,乃至隻有一個地方會繼續使用加利爾。”

“這個時候我們再幫助他們的人民推翻他們腐朽的政權,讓整個國家迎來新生和改變,加利爾就會一瞬間成為曆史!”

當時的人們看著麵帶笑容侃侃而談的林奇,心裡隻有一個詞才不斷的飄蕩,那就是“惡魔”。

他就像是一個惡魔那樣,令人不寒而栗,但不得不說,他的計劃是很好的,好到幾乎沒有太多的阻礙就在秘密會議上通過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需要有一整套的方案來解決一些枝節末梢的問題,比如說先用聯邦索爾侵蝕整個納加利爾貨幣市場,讓人們有一個能夠穩定的過渡期,而不是突然間告訴他們一個噩耗,他們手裡的貨幣都不值錢了。

要給人們一個機會,一個適應期,讓他們感受到,並且親自參與到這件事裡,這樣在淘汰加利爾的時候,社會的底層就不會引發巨大的問題。

其次要給願意和聯邦站在一起的統治階級一個機會,允許他們把手裡的加利爾換成聯邦索爾,這樣至少一半以上的納加利爾統治階層不會在隨後發起的行動中利益受損,也不會讓他們不得不和王室站在一起。

最後,聯邦還要轉移損失,為了安撫社會上持有加利爾的普通民眾,和那些大量持有加利爾的當地統治階級的情緒——特權階級已經在另外一個計劃中幾乎被徹底的清洗,這也為聯邦節約了大量的資金。

當社會底層和中上層的利益都得到了保障的時候,聯邦實際上已經虧了,不過沒關係,聯邦有辦法轉移損失,推高加利爾的貨幣彙率就是一個最好的辦法。

推動全世界的投機者來加入這場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陷阱的擊鼓傳花遊戲中,聯邦很輕鬆的就把損失轉移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些國際自發的兌換行為並不會影響到聯邦的貨幣市場,那隻是其他人自發的行為,該流通的貨幣還在流通,該收到的損失和聯邦也沒有什麼關係。

在萬事俱備的時候,總攻開始了!

在德拉格省督宣布他的行省獨立的第二天,又有兩個行省宣布了脫離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獨立,同時已經宣布獨立的三個行省的統治者同時宣布廢除納加利爾聯合王國殘餘的一切,開始推行“去納加利爾聯合王國化”。

他們否認中央政府的政權合法性,他們拿出了一些記載著曆史的手劄,筆記,文件,向國際社會公布他們宣布獨立的合法性,合理性。

比如說在這些文件裡,這些行省本來就是一個個由大氏族統治者統治的地區,隻是後來因為各種原因不得不加入到聯合王國中。

現在他們隻是改正過去的錯誤,從聯合王國中脫離出去而已。

既然他們已經不再是聯合王國的一員了,那麼加利爾這種由中央政府發行的貨幣,自然也不再受認可,在行省全境廢棄這種貨幣,暫時使用聯邦索爾作為目前唯一的法定流通貨幣。

這些內容一宣布,加利爾瞬間暴跌百分之三十多,可以說這個時候這些錢,已經基本上焊死在所有持有人的手裡了。

儘管有些人認為聯邦政府和聯合開發公司手裡還持有大量的加利爾,他們不會真的什麼都不管不顧坐視這些貨幣成為廢紙,可接下來聯邦政府的做法,讓人們真正的意識到,加利爾已經沒有了未來。

在事發的第四天上午,聯邦政府國際新聞辦公室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就目前納加利爾聯合王國內的一些問題進行表態,更讓人想不到的,主持這場新聞發布會的主持人,居然就是特魯曼先生本人。

其實這也很正常,畢竟特魯曼先生目前還是國際事務/政策研究辦公室的第一長官,納加利爾發生的事情和他的工作有很大程度的重合,他來做這場新聞發布會的主持人和發言人,也不算意外。

“感謝大家能夠來參加這場新聞發布會,這次我們要宣布的事情比較嚴肅,我就直接開始正題……”

特魯曼先生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稿子,用略有些沉重的聲音說道,“五天前,我們友好建交的友邦,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發生了一起之駭人聽聞的事件,一些來自於民間的遊行示威者在王宮前表示不滿情緒,隨後被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王室軍隊驅散並攻擊”。

“目前已經有超過八十三人死亡,其中有十二人是因傷勢過重死亡,除此之外有超過一千人受傷。”

“慘案發生後納加利爾王室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向社會公布這件慘案具體的發生原因,以及隨後的處置辦法,我們從一些幸存者的口中得知一條駭人聽聞的消息,王室至今還在抓捕那天出現在王宮前遊行的參與者。”

“隨後,一些地區的領導人因不滿王室的暴政,宣布脫離聯合王國獨立。”

“納加利爾聯合王國作為拜勒聯邦的友好友邦,我們本應該在他們遇到問題的時候給予一定的幫助,可有些問題是我們不能做的。”

“拜勒聯邦曆來都是一個崇尚自由精神,追求平等公正的國家,我們無比重視每一位公民的人格、社會權益,我們不會也不敢踐踏人民的合法權利。”

“所以我們更不會幫助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中央政府,通過軍事或政治行動來鎮壓民眾。”

“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在這裡我們呼籲納加利爾聯合王國的國王以及中央政府的統治者們,放下武器和暴力,通過友好平等的協商,洽談等方式解決爭端才是最好的辦法。”

“同時我們也要告知所有納加利爾的民眾、統治者們,我們的政府無比關注我國公民在海外的生命安全和財產安全,任何敢於侵犯,傷害我國在海外公民生命安全,財產安全的行為,我們不保證不會采取武力等方式尋求解決!”

特魯曼先生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片刻,他放下了手中的稿子,“各位,可以自由提問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