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11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法(1 / 2)

加入書籤

“我們什麼時候動手?”,有人問了這樣一個問題,“我覺得時機已經差不多成熟了,我們可以再稍稍出一點力,輕輕一推!”

插播一個app:完美複刻追書神器舊版本可換源的app--iiread。

說話的人做了一個簡單的推動的姿勢,其他人有人表現出了讚同的表情,不過也有人在搖頭。

房間裡年紀最大的先生樂嗬嗬的笑著,“再等等,不用著急,你沒有看報紙嗎?”

“聯邦政府說了,我們永遠都不會乾涉其他國家的內政,所以我們必須讓這裡的一切都自然而然的發生。”

之前說話的先生搖了搖頭,“其實我們沒必要那麼做,這會浪費我們不少的時間。”

“可是卻能讓其他地區的人在情感上不會厭惡我們,先生們,我們的利益並不是隻存在於納加利爾,而是遍布全世界,所以彆人對我們的態度就顯得尤為重要!”

“任何人,組織,國家,都不會希望自己的合作夥伴是一個‘指揮家’,所以我們需要表明我們的立場,再等等,很快我們想要的東西就會到來!”

王都鬨成這樣,地方上又在宣布獨立,如果王都不拿出一個有效的手段來改變這一切,很多事情都將會逐漸的不受控製,不可挽回。

對於那些搖擺不定還站在中立立場上的人們來說,王室越是沒有作為,他們也就越是失望,最終迫使他們徹底的倒向另外一邊。

但王室想要表明立場,又談何容易?

聯合開發公司的人已經布置了很多本地人混雜在那些正在遊行的隊伍中,一旦王室要做什麼,他們就會帶領著其他人一起衝擊王宮,讓王宮的根本沒有辦法發出任何聲音。

如果王室派出王國衛士或者乾脆直接動用軍隊,那必然會引發一場更加慘烈的衝突,無論王室最後能夠打贏這場衝突,還是在衝突中丟掉所有的籌碼,輸家隻能有一個。

同時隨著越來越多地區的統治者被說服,這個國家的滅亡也就徹底的進入了倒計時,它會被肢解,各地不承認王室的合法統治地位,納加利爾聯合王國這個稱呼將會退出曆史的舞台。

這一切都將是人民的選擇,這個國家也會因為民意被肢解,徹底的走向滅亡。

很多年後這裡從小接受聯邦文化教育,接受聯邦文化洗禮,說著聯邦口音通用語成長起來的人們會忘記曾經這裡存在過的一切,這裡也將會變成聯邦的一個州,一個巨大的自治州。

當然,聯邦政府不會承認這些,但這就是事實。

這些先生們幻想著,暢談著對未來的憧憬時,在不遠處的王宮內也正在發生一場決定了國家命運的談話。

老國王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蒼老,他的腰都彎了下去,每一次挺直腰杆都會讓他感覺到鑽心的疼,他已經挺不直腰杆了,就像是王宮外大多數的老人那樣。

不過他是幸運的,至少他現在還擁有這裡的一切,而外麵的那些人,卻連擁有都不曾擁有過。

他站在房間裡,扶著護欄望著房子外的蔚藍色的天空,大概兩三分鐘後,重重的一歎,轉過身看向自己的長子。

他的長子很少出現在人們的麵前,特彆是這兩年,幾乎人們都忘記了老國王還有一個長子。

每當有人提起他這個兒子的時候,他都會告訴彆人,他把長子送到國外去留學了,結果這個混蛋不願意回來。

問起這個問題的人們會有點尷尬的笑著,來掩飾他們問了一個蠢問題的不安。

國外的環境的確比國內好太多,如果不考慮權力本身的吸引力,其實人們還是願意在國外生活的。

作為統治階級他們非常的富有,他們可以揮霍壓榨人民獲得的財富來為他們提供個人的享受,很多統治階級的家庭成員都長期居住國外,不願回國。

這個問題涉及到了王室,連王室成員都這樣,這個問題放大到某種層麵之後必然會引發一些社會熱議,的確不是一個好問題。

不過沒有人知道,其實老國王的長子並沒有在國外拒絕回國,他早就回來了,他改變了自己的外貌並且以“納加利爾青年黨領袖”的身份活躍在社會上。

之前,這個青年黨是老國王用來對抗外國人的武器,當他們想要讓誰消失的時候,隻要把問題推給青年黨就行了。

也正是因為這些事情在政治上立場過於鮮明,以至於有些鋒利了,所以老國王需要有一個信得過的人來控製這個青年黨,他的長子就是最好的人選。

後來聯邦人來了,有些事情再次發生了出人意料的變化。

其實老國王原本的計劃是被自己的兒子推翻,可看起來聯邦人似乎並不打算利用納加利爾青年黨,現在他們又麵臨著巨大的麻煩,是時候作出決斷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