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47 歲月無情(1 / 2)

加入書籤

又是一天忙碌的工作。

貝內特臉上矜持的笑容在他坐進車裡的那一瞬間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憊,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

他的妻子今天給他的辦公室打了一通電話,大致的意思他這段時間沒有回去看望他妻子的父親,這讓他的妻子認為他們受到了不應該有的冷落和對待。

天主在上,到底誰才是強勢的一方每個人心裡都清楚,可貝內特隻能默默承受著。

兩人吵了一架——主要是貝內特聽他的妻子各種抱怨,然後道歉並且忍受下來。

銀行內部的升遷有著非常苛刻的要求,並不隻是有人欣賞以及有能力就可以了那麼簡單,特彆是信貸部這樣重要的工作崗位。

在這樣的崗位上一個人可以存在很多小毛病,可以沒有太大的能力,但是他們必須擁有兩條在一些人看來有些滑稽,卻又是社會默認的某種規則的要求。

第一,謹慎。

第二,承擔了完整的社會責任。

第一條很通俗易懂,不做風險太大的事情,其實這不能算是完整的一條,銀行有專門的風險評估部門,他們會告訴上位者他們不同的決定會帶來那些可預見和不可預見的後果。

而第二條字麵意思相對不好理解,但它的內核很簡單,那就是有一個完整的家庭,包括他們自己的家庭,以及向上追一級的家庭,以及完整的社會關係。

聯邦社會學家,一些犯罪研究機構通過對多年來各種案件的研究,他們得出一個結論。

一個在成年之後擁有穩定家庭關係的人在犯罪幾率這個問題上會明顯低於那些家庭關係缺失,沒有任何婚姻且沒有孩子,缺少社會交互的人。

婚姻和家庭就是社會責任的一種,用相對緩和的,大家可以接受的方式來說,這是一個人的責任,人們有了責任,就會約束自己。

實際上這是社會在發展進化過程中給予個體的一種枷鎖,也是最適合現代文明社會的枷鎖,它會讓一個人深陷在一張看不見的大網裡無力掙紮,最後成為這張網的一部分。

貝內特短時間內並不打算和那個女人發生太多的矛盾,來塞賓市也被他看做是自己人生的轉折點,當他取代了喬格裡曼之後,他就會考慮和他的妻子離婚。

反正他沒有太多的財產,即使全部給了對方也沒有關係,從那以後他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

一想到這裡,他的精神就稍稍振奮了一些。

汽車從地下車庫使出來的時候,幾隻停在人行道邊垃圾箱上的鴿子撲騰著翅膀飛向了天空。

城市裡的鳥越來越少,它們很難再碰到那些主動給它們喂食的人,它們必須在寒冷的冬天到處尋找不太可能出現的食物。

這場寒冬,不僅給人們帶去了寒冷,也讓動物們感受到了煎熬。

貝內特的車子緩緩的停在了脫衣舞俱樂部對麵的停車場裡,他穿著立領的風衣,帶著寬簷帽,帽簷壓的很低,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更不會關注一個進入脫衣舞酒吧的人。

他昨天在這裡有一段非常奇妙的經曆,他回去之後回憶著過去的一切,結果是很悲哀的。

他發現自己居然記不起自己初念女友的樣子了,在歲月這個無情的混蛋的摧殘下,那張曾經每天出現在他夢境中的臉蛋早已褪色,模糊。

記憶中那張令他這輩子都難以忘記,刻骨銘心的臉如此的模糊,模糊到他再一次感覺到心疼。

他曾經真的以為這份愛戀這輩子都不會褪色,可很明顯,他做不到。

直到……,那個女孩的麵容逐漸的取代了那張臉,他不知道這是自己回憶起了什麼,還是說兩個人的確非常的想象。

家庭的矛盾,單位的暗鬥,他本不應該接連的光顧這裡,可他本能的想要見見那個女孩。

在出示了貴賓卡後,他在貴賓區再次點了那個女孩,女孩今天換了一套衣服,那是一套……粉色的連衣裙,上麵有一些黃色的小花。

看到女孩的第一瞬間,貝內特的精神有了那麼一些恍惚,他恍惚之中突然回想起過去的某個時間段內的某個碎片,那是一個春末夏初的晴天,記憶中他追著風,風追著一個女孩,內心中隻有歡樂……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心滿意足的貝內特拿出皮夾子,從裡麵數出了二十塊錢,緊接著他動作頓了一下,又數出了十塊錢,一共三十塊錢,他把這些錢放進了女孩的手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