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48 意外的機會(1 / 2)

加入書籤

如果沒有外力的乾涉,貝內特和脫衣舞女郎安妮之間的故事隻是單純的發生在兩個人之間,那麼或許有可能這段故事會成為曆史長河河底無數被砂礫掩埋的珍寶之一。

過了很多年後,或許有機會人們會通過一個日記本,或者一些人的口述,讓這個充滿了溫情和救贖的故事被大眾所知曉。

電影人們會喜歡這個題材,他們可以用“根據真實故事改編”這句話讓無數的少男少女和中年男人走進電影院裡,讓他們留下眼淚或者歡聲笑語,當然還有他們皮夾子裡的錢。

又過去很多年後,人們會這過去的這百年所有經典的電影羅列一個榜單,它有可能會在其中,成為大多數電影人都繞不過去的一部——《安妮的救贖》。

如果……

沒有那麼多如果,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話,這個世界早就完美了。

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喬格裡曼沒有表現出期待或者囂張亦或是其他什麼態度,他隻是變得比以往更低調了,甚至他還告訴了部門裡的人他最近生病了,材料直接交給貝內特先生,文件上有貝內特先生的簽字他都不會反對。

喬格裡曼在職場上的“退讓”加上喬格裡曼和安妮女孩之間的新同居生活,讓貝內特這個中年男人突然迸發出了新的鬥誌和激情。

在工作方麵他大權在握,人們甚至都已經忘記了他們真正的上司是喬格裡曼,他們眼裡隻有貝內特。

在生活上,他讓那個女孩走進了另外一個層麵,他會教她上流社會的禮儀,帶著她去購買那些精美的服飾,帶著她坐著船在河麵上品嘗著廚子精心烹飪的美食。

他感覺自己的青春回來了,一切的生活都沒有這麼美好過,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擁有如此的活力。

原來那些年輕時的東西並不是消失了,隻是藏在了角落裡,到了合適的時候,就會重新出現。

也就在這樣的看似祥和的日子裡,消失了有一段時間的蓋普向警方自首,成為了壓倒裡斯托安集團最後的一根稻草。

對於蓋普來說這段時間他考慮了很多的事情,他一邊在鄉下為那些農場主工作——他找了一個理由敘說了自己淒慘的遭遇,好心的農場主收留了他,不過他要乾活。

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是隱藏起來,等待一切風平浪靜之後再悄悄回去,還是直接向警察自首。

他考慮了很久之後決定還是自首,因為隻要他還活著一天,裡斯托安集團修改賬本的事情就始終會成為他們的要害,不管以後集團總裁是不是尼奧,他們都不會允許一個可以輕易使上億資金的企業走向衰敗的人活著,除掉他已經成為了裡斯托安繼續存在下去的根本需求。

在這種情況下,他沒有了選擇,那麼自首就是最好的辦法。

可能他要麵臨很長的刑期,但至少他還是安全的。

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局麵因為關鍵先生的主動自首一下取得了極為長足的進展,就連市長的臉上也多了一些笑容,也變得好說話了一些。

仿佛突然間很多事情都變得順暢起來,國會在新一年裡的第一個月第一場集體會議中,第二次以大票數通過了針對總統的彈劾提案,流程進入到這一刻,已經預示著聯邦即將進入新的時代。

按照聯邦憲章的要求,一旦國會兩次大票數通過針對總統的彈劾之後,總統和總統內閣必須在兩周內完成交接工作,然後有序的撤出總統府。

接下來將會由副總統和各個部門的第一長官或第一次長擔任閣員,組成臨時總統內閣。

換句話來說,離總統卸任不到兩周時間了。

整個布佩恩乃至整個聯邦都陷入了歡樂的海洋,大清早的林奇還沒有蘇醒,就被外麵吵鬨的歌聲吵醒。

他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來,看了一眼床頭櫃上的小座鐘,此時才六點多,人們剛剛拿到了報紙,從報紙上再次確認了這條消息,很多人自發的走上街頭開始了一場莫明而來的狂歡。

人們手牽著手在大街上不斷高唱著《自由聯邦萬歲》,仿佛總統的下台會改變這個目前聯邦所麵臨的局麵一樣。

林奇在運動之後,坐在了餐廳裡的餐桌邊,他一邊吃著食物,一邊看著電視。

電視裡轉播的是昨天晚上國會會議的現場畫麵,經過多輪投票和各種亂七八糟的手段鬥爭,最終第二次全體投票決議通過。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