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50 轉手,家庭矛盾,羞辱(1 / 2)

加入書籤

兩人稍後又談了談有關於林奇感興趣的那部分產業的拍賣情況,從原則上來說,州長表示了對地方主政者處理這起案件相關資產的支持。

他同意了一大部分的處理意見,隻對很少的一部分有所乾涉,這是一位有領導才能的州長,他知道如何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一個獨裁者,他給予彆人足夠的尊重。

林奇看中的那些東西到目前為止,沒有什麼人盯上,因為那些東西的價值在目前這個社會局勢下並沒有任何有價值的體現。

那隻是一堆維護完善的作業機械,在沒有生產的情況下它們和廢鐵沒有任何的區彆,還要花費人工材料確保它們不會生鏽損壞。

可如果雇傭人們去使用它們生產,那隻會讓人們破產的更快。

大多數人都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房地產,原材料和成品上,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快速變現或者快速利用起來的東西,林奇沒有競爭者。

這也讓林奇的計劃有了實現的基礎,剩下來的問題就是交給哪一家銀行去拍賣,以及具體的過程。

交給誰去做,這個市政廳可以決定,但是交給彆人之後的過程,市政廳就無法乾涉了,所以市長的意思是林奇儘快要搞定一些環節,如果他不想用太多的錢來解決這些問題的話。

結束了這次談話之後兩人很快就分開,林奇駕車回到家裡之後,想了想給阿斯爾打了一通電話,讓他趕過來。

阿斯爾的情況林奇已經調查的清清楚楚,他知道這個人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他雇傭了不止一家私人偵探所去調查阿斯爾,以確保不會出現一些問題。

阿斯爾來的很快,他很尊敬林奇,林奇給了他“新生”。

有這樣感覺得人並不隻有阿斯爾一個人,其實像理查德,伍德這些人也都非常的感激林奇,因為林奇讓他們過上了他們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生活,給了他們一種全新的體驗,那就是新生。

“林奇先生……”,阿斯爾臉上帶著某種隱藏了一些崇拜的謙遜在林奇的麵前低下頭去。

就像是林奇知道阿斯爾的很多事情一樣,阿斯爾也在了解著林奇,他了解的越多,越是覺得林奇是一位了不起的人。

二十一歲的年輕人大多歲還沉浸在異性之間的歡愛,沉浸在對新鮮潮流事物的追逐中,而林奇,已經讓一個商業帝國的雛形趨於完善。

阿斯爾感覺自己很榮幸能夠成為林奇麾下的員工,他可以在林奇的身上學到很多。

看著這個移民外來者,林奇沉默了片刻,大概是思考,或者隻是無意識的思維發散,幾秒種後,他眨了一下眼睛,“注冊一家私募慈善基金會,名字隨便起一個,這件事要快,不要用我或者你的名字,但它必須是合法的,並且我有絕對的控製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阿斯爾點了點頭,不能是他或者林奇的名字,這是為了讓這家基金會至少從明麵上看和他們沒有任何直接的關係。

要合法,那麼它就必須完整的通過流程,有整套合法的手續,也經得起檢查。

並且,它還需要有一個辦公的地點,有相關的辦公人員,因為它必須存在且正常運營的,這點阿斯爾知道如何做,他最近也在瘋狂的學習一些知識。

至於如何掌握它,其實很簡單,通過多次交叉持股和簡易公司,就能達到完全的控製,這不是問題。

林奇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是阿斯爾的好處,他不會問為什麼,不會問他能得到什麼,他更像是一個忠實可靠的仆人,值得信任的人那樣完成林奇每一個交代給他的任務,這一點他和理查德那些人不太一樣。

成立一個私募慈善基金會的目的有兩方麵,第一,這可以讓林奇在某些時候凸顯出自己正麵的形象,做社會慈善活動是獲得人們認可最快的方法。

誰都不能保證自己就注定一輩子都幸福,但凡他們遇到點事情,他們也希望有人能夠像是那些人正在做的那樣,幫助自己,所以他們會給予這些慈善家更多的認同。

其次,私募基金會本質上並不接受公眾的監督,它可以向社會公布它的運營情況,比如說各種收入和各種支出,但也可以拒絕向公眾宣布這些內容。

之所以要建立這家私募慈善基金會,就是為了他把錢從左手放進右邊的口袋裡。

市政廳會把裡斯托安的資產拿去拍賣,用拍賣款來彌補這些年裡為裡斯托安集團工作,那些受到化學傷害,一直生活在痛苦和病痛中的員工。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是把錢按人頭數一數,分一分,然後塞給他們就結束了那麼簡單,這有一整套的流程。

首先這筆錢會委托給某個機構代為管理,按照某個標準和流程執行,定時定量的幫助一份名單上的人們改善他們現在的情況。

一般情況下,這些資金會成為專項款委托給慈善機構去做,他們有著行業內豐富的資源和渠道,人們也願意相信他們不會亂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