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13 當麵把繩子給你套上(1 / 2)

加入書籤

在來之前,赫伯斯先生考慮過如何說服林奇同意提前終止協議——他會給予林奇違約金和儘量多給一點補償。

這種補償不是現金,而是其他物質,比如說不動產和動產之類的。

相較於貨幣價值直接體現在貨幣的麵額和國際貨幣彙率中的確定性,不動產和一些投資商品的價值就無法估測的那麼準確,比如說一棟房子。

沒有人能夠準確的評估一棟房子到底值多少錢,他們會給一棟房子一個閾值,有一個波動的範圍,並且這個範圍其實也不夠準確。

太多的因素可以影響到一個房子的價值,比如說房子底下地皮的價值,比如未來市政廳規劃帶來的升值潛力,比如說這棟房子曾經是名人住過的之類。

房子本身的價值被各種各樣的附加價值影響,最終有可能這個價格會超出人們的預料。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投資產品,比如說寶石,隻要炸塌幾個寶石種類的主要礦區,寶石的價格就會瞬間飛漲。

這些東西的價格會受到外界因素的乾擾從而發生變化,這就是赫伯斯先生想到的辦法,他會用這些方法來彌補林奇,那麼他的損失就不那麼大了。

在他的手裡,價值百萬以上的房子就不止一棟,稍稍操作一下,讓這些房子在評估中再溢價百分之二十並不是難事,況且這些動產不動產在沒有兌現之前它們的價值並不明顯,抵債反而使它們在價值和意義上有了一個升華,這是一個好方法。

赫伯斯先生此時賣著慘,懇求著林奇,“我說這些隻是想讓你明白一個老人此時最無助的狀態,我輸了,林奇先生,我懇請你提前終止協議!”

林奇看著他,而他則低著頭。

此時林奇笑了幾聲,他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蓋弗拉的咖啡和聯邦的咖啡有很大的區彆。

聯邦的咖啡豆不會過分的烘焙,並且加入了大量的糖和鮮奶讓咖啡的口感變得更好,有時候人們都無法分清聯邦咖啡到底是在咖啡裡加了甜牛奶,還是在甜牛奶裡加了咖啡。

蓋弗拉的咖啡不一樣,他們在烘焙咖啡豆的時候火力會更大一點,這樣萃取咖啡的時候咖啡的味道也更香醇,他們不太喜歡給咖啡加入太多的糖和奶。

關於這一點有一些閒著蛋疼沒事乾什麼都研究的學者認為是曆史原因造成的,在曆史上糖這種調味料一直以來都非常的昂貴,蓋弗拉的平民階層根本用不起如何昂貴的調味品來平衡咖啡的味道。

其次蓋弗拉人認為鮮牛奶的奶腥味會破壞咖啡的香醇,所以他們幾乎不會給咖啡加糖和牛奶,除非客人們有需求。

不過近年來,這些情況正在發生變化,他們可能牛奶加的不多,不過有些地方會給咖啡加一點糖,或者提供額外的糖包讓客人們自己選擇。

國家的富有讓糖這種調味品更多的走進了人們的生活裡,也因此讓咖啡黨們分裂成了兩派,一部分支持原味,一部分支持加入一些調味品增加咖啡的風格。

林奇喝的這一杯,就是沒有加糖加奶的,咖啡豆經過重度烘焙之後已經徹底的品嘗不出任何的酸澀味,香醇被完全的釋放,同時咖啡內的油性增加,口感變得略有些厚重,有些意想不到的美味。

中年人永遠都不會為甜味傾倒,他們更喜歡苦澀後的回甘以及唇齒之間久久不去的回味。

放下咖啡杯,林奇看著赫伯斯先生,“赫伯斯先生,這個世界上總是充滿了意外和驚奇,任何事情都不會按照人們計劃中的那樣完美的運行。”

“無論是你,還是我,亦或是那些曾經存在過或者還存在的偉大的人類,乃至於我們不知道是否真實存在的神明,他們都無法準確的掌握著所有事情的過程和結果。”

“兩年前的時候我剛賺了一點錢,你知道,我這樣的人想要賺錢其實很困難,我不得不通過一些灰色的方式賺取我的第一筆錢。”

“可能不合法,但勝在速度快,我有很詳細的計劃,每一步我該怎麼做,我會得到怎樣的反饋,這些……”,林奇揮動了一下手,就像是棋盤邊上的棋手挪動棋盤上的棋子那樣揮動了一下手臂,“……這些我都計劃的非常完美。”

“大多數時候這些事情都會按照我的計劃發展,並且給我反饋一個積極的結果,可有一次,計劃出現了問題!”

赫伯斯先生聽到這裡的時候已經隱隱的感覺有些不對了,但現在有求於人的是他,他隻能繼續挺著,而不是打斷林奇的話。

林奇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在我的計劃中,我會通過拍賣用非常低廉的價格獲得法拍的拍賣物,這樣我手裡還有幾十萬充足的資金讓我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每一步計劃其實都是互相影響獨立又互相影響的,任何一環出了問題都不行。”

“我本以為我的計劃不會出問題,但有一個人突然出現了,一個預料之外的人出現了,他讓我溢價百萬才拿到了我想要的東西,那幾乎掏空了我的流動資金,也差點讓我後麵一係列的發展計劃擱淺。”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