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16 覲見(1 / 2)

加入書籤

書房裡,蓋弗拉的財政大臣和赫伯斯先生對麵而坐,兩人都沒有說話。

這間房間裡充滿了一種很特彆的氣息,那是以財富、地位、權力作為材料才能熏染出的氣息,一種尊貴的氣息,一種昂貴的氣息。

昂貴,這不是一個用錯了地方的詞,貴族的生活是人們很難想象的,這些家族幾百年來累積出的財富本身就是一個龐大且驚人的數字。

這些財富可以讓他們過著非常精致的生活,精致到生活中任何一個細微到不能再細微的細節,都透著昂貴的氣息。

隨便找一個畫框,裡麵懸掛的油畫可能就是某位大師巔峰時期的作品,價值驚人。

隨便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手抄本,可能剛打開封麵就能看見一連串的曆史名人親筆在書封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以表示他們閱讀過這本書。

哪怕是此時被赫伯斯先生踩在腳下的地毯,都有著普通人難以想象的價格。

這是有史以來最令赫伯斯先生憤怒卻又無奈的一刻,不隻是憋屈那麼簡單。

財政大臣看了看他,抿著嘴“唔”了一聲,然後似笑非笑的說道,“還是為了上次的事情吧?”

上次赫伯斯先生和他見麵談到的事情就是關於林奇的那批債券,一開始的時候財政大臣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後來他就聯想到了赫伯斯先生和林奇之間的對賭協議,從而猜到了一些內幕。

比如說這份對賭協議中“賭博”的方式,就是林奇抵押的那批債券什麼時候能兌換。

赫伯斯先生多次表達了誠意,加上帝國也的確不適合在近期內釋放太多的儲備金,所以這件事他很輕鬆的完成了。

現在,情況似乎有了一些變化,

赫伯斯先生點了點頭,“是的,我懇求您!”

財政大臣向後一靠,歎了一口氣,他的目光在赫伯斯先生的身上不斷的流轉,最後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我會儘量的幫你,不過你也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帝國皇帝的意誌淩駕於我個人至上,如果他改變了想法並且態度堅決,就算你把全世界的珍寶都放在我的麵前,我也無法改變結局。”

“當然,我明白……”

結束了這場對話之後赫伯斯先生很快就離開了財政大臣的府邸,他已經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這些事情了,剩下來的隻能祈禱,祈禱眾神不要拋棄他。

兩天之後,聯邦與蓋弗拉之間的業務談判幾乎全部結束,老實說不管是蓋弗拉人還是聯邦人,亦或是其他國家的人都沒有想到這次談判居然如此的順利。

在所有談判項目上雙方幾乎都沒有浪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談判過程中雙方也沒有表現出強烈的攻擊性,甚至都沒有多少次拍桌子的情況發生。

這可能是最典型,最標準,最規範的談判案例,有可能會被寫入某些外交書籍中,或者世界史裡。

這場談判充分的體現談判的核心——朝相同的目標努力,並且不斷的作出適當的讓步最終達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結果。

大家都沒有過分堅持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在快速友善的試探中,迅速的找到了解決辦法,一個個項目飛速的達成協議,一些聯邦商人也開始準備參加蓋弗拉帝國政府舉行的招標會。

就在這樣一個時候,蓋弗拉皇帝想要見一見林奇。

“這個要求……你是不是做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在和林奇一同前往皇宮的路上,外交次長低聲的問了這個問題。

蓋弗拉人是驕傲的,他們的皇帝也是驕傲的,一個驕傲的皇帝不會輕易的主動要求召見一個外使,除非有什麼事情讓他必須這麼做。

這就是外交次使好奇的地方,“你可以簡單的和我說說,回去之後我方便寫材料,否則你回去之後安委會的人會找你麻煩。”

像是蓋弗拉皇帝單獨召見他國外交人員這種事情在任何國家都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安委會肯定要審查一下,讓林奇談一談皇帝召見他的目的,以及他們談了什麼,並以此作為評估的因素之一,判斷林奇是否有可能出賣國家的利益。

外交方麵不會有小事情,彆看現在的科技如此的發達,其實很多時候一個國家想要了解另外一個國家,還是要通過“人”的方式去了解。

所有國家任何對外形式上的宣傳都會隱藏關鍵信息,如果真的人家說什麼就信什麼,恐怕這個世界早就統一了。

聯邦在攻略納加利爾時,也威逼利誘收買了他們的外交大使,通過外交大使向他們國內傳達一些不正確的信息,伴隨著其他方麵的一起用力,最終才促成了目前的局麵。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