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58 輕描淡寫(1 / 2)

加入書籤

從事情發生到整個州分部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經過,隻用了不到大概十五分鐘的時間,並且隨後州分部就給出了相對的處理意見。

首先,他們要求事發銀行的行長必須按撫受傷的喬格裡曼,讓他放棄報警。

據說在彙報中,喬格裡曼的腦袋被砸的血流不止,而且據說還在送往醫院的過程中昏迷了。

一旦警方乾涉進來,這可能會成為一件令人不安且尷尬的醜聞——這其中的各種原因比較複雜,銀行這種財富和權力兩手一把抓的機構裡內部鬥爭從來都沒有停歇過。

如果警察追究起貝內特責任,去分析其中矛盾的產生和激化,說不定會讓一部分銀行內部不願意公眾知道的東西向社會曝光。

這種東西很惡心,公眾們也大致能猜到一些,但是猜到和肯定完全是兩種狀態,這就像是那些有些人突然間變得富有了起來,也許有人猜測他們的富有來自於一些犯罪行為。

這種沒有證據基於嫉妒的惡意猜測也許非常的接近事實,可隻要沒有證據,沒有實際性的曝光,這不會影響某些人在公眾們眼裡的形象。

說到底,貝內特從分部被調來塞賓市下麵的一個小銀行的目的,就是有些人眼紅了,他們想辦法的要給喬格裡曼找點麻煩,看他出醜。

如果這些事情被追究出來,曝光出去,那對某些人來說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所以他們就一定要求事發銀行的行長,必須按撫喬格裡曼,讓他放棄追究。

好在這件事事發銀行的行長處理的非常果斷有力,隻用了不到半個小時,他就向州分部彙報,他已經成功的說服了喬格裡曼,後者也同意放棄報警和追究。

作為這件事情的起因,分部決定暫停貝內特的工作,並且對一些存在的問題進行調查。

此時此刻,在醫院的銀行裡,行長正輕鬆的和喬格裡曼聊著天。

喬格裡曼額頭上的有一個大概不到半寸的口子,這個傷口其實並不是水晶名牌砸出來的。

那些三角形放在桌子上用來注明房間主人身份的水晶名牌在製作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它可能會給人們造成的傷害。

所以這些三角形水晶名牌都是打磨過的,它的每一個角都很圓潤。

真正製造出這個傷口的東西,實際上是喬格裡曼戒指的戒麵,他被貝內特拿著東西一下砸在額頭上的時候,立刻調轉了戒麵,狠著心用力劃了一下。

寶石有棱有角的戒麵很輕鬆的撕開了皮肉,留下了一個口子,鮮血一下子就順著他的手掌縫隙流淌了出來,當時嚇壞了貝內特。

“總部那邊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也非常的震怒,貝內特基本上沒有再翻身的可能了。”,行長輕描淡寫的說著一名年到中年,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的銀行員工突然間墜入黑暗的未來。

其實銀行行長也非常不喜歡貝內特,但他不會表現出來,隻是一直在留意,在積蓄力量,在必要的時候一擊致命。

分部對他這裡的人事調動插手並不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今天分部的人能夠架空喬格裡曼,明天就有可能會架空他!

沒有什麼事情是人們做不出來的,隻要有足夠的利益,架空一個二線城市支行的行長還不是幾份文件的事情。

到時候也給他配一個助理,那一切都完蛋了。

彆看他這段時間什麼也沒有做,其實他也在積極的聯係分部和總部一些和自己關係莫逆的朋友,這次突然間的事發後他立刻發動起這些力量,多方麵施壓之後,分部立刻就給出了讓所有人滿意的處理結果——對貝內特進行內部調查,並且停止他的工作。

在銀行機構工作過的人大多都明白,一旦有人在內部被調查,即使他什麼問題都沒有,他的升遷之路到被調查的這一刻徹底的終止了。

銀行內部各種權力鬥爭即使是乾淨的如同一張白紙的人都不一定有機會出頭,更彆說有“劣跡”的這種人。

人本來就很複雜,放在社會中就會變得更加的複雜,即使內部調查組對貝內特沒有調查處任何實質性的東西,那也不不能說明他真的就沒有一點錯,而是“有錯,但沒有被人們發現而已”。

接下來貝內特要麵對的就是不斷的被調動到不重要的崗位,邊緣崗位,最終他可能會守在某個小城市的檔案室或者倉庫做一名普通的員工,拿著最低的工作,過著最麻木的日子!

躺在病床上的喬格裡曼撇了撇嘴,“感謝你為我說話……”

在行長來之前,喬格裡曼已經在醫院裡和他的一些朋友聯係過了,其中有些人告訴了他,除了他和他的朋友們,還有其他人動手。

幾乎不用猜,他就知道是誰在使勁,也知道原因,不過他依舊要感謝行長。

行長擺了擺手,“不用謝我,我也是為了維護我自己。”,屬下被上麵派來的人架空,他如果真不做點什麼,行長的權威很快也會流失乾淨。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