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64 派係鬥爭,愛情和自由(1 / 2)

加入書籤

“非常感謝你能來,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總統閣下臉上的笑容幾乎是發自內心的,周圍的一些人下意識的認為他和沃德裡克夫婦的關係不錯,當然事實也的確如此。

沃德裡克先生看上去隻有四十二三歲的樣子,他保養的很好,實際上他已經五十一歲了,不過不管是他的樣貌,還是他真實的身體情況,都比他的歲數要年輕的多。

這就是金錢,或者說財富所帶來的好處,財富讓沃德裡克先生以及他的家人享受著聯邦最好的生活條件與環境。

他們有專門的營養師安排他們日常的用餐內容,他們有專門的私人運動學教練負責他們日常的身體體能保養,每隔一段時間還有聯邦最先進的醫療技術用來診斷他們是否存在某種患病風險並想辦法降低這種可能。

就像是那個誰說的那樣,科學的進步並不是為了造福普通人和人類社會,人類曆史上每一次科技的進步,都隻是為了更好的服務於一小撮人。

沃德裡克先生的家庭就是這小撮人中的一部分,這也讓他看起來很年輕,而這也是林奇不確定賽維瑞拉和他們關係的主要原因,他們都顯得太年輕了,特彆是賽維瑞拉的母親。

那是一個端莊優雅的婦人,她穿著深色的拖地晚禮服,優雅,大方,美麗,她和賽維瑞拉有八成的相似,就像是一個經過歲月沉澱之後散發著令人陶醉香味的女人,看起來頂多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

“我們雖然在一些問題上可能還存在分歧,但我們的大目標沒有任何的衝突,所以我會在支持你!”,沃德裡克先生很直接的表明了態度。

對於大資本家們來說,他們其實更清楚國際貿易,或者說國際資本掠奪對於他們的價值和好處,如果不是保守黨總統始終在阻攔他們的資本進入國際市場,認為這種資本行為會引發不可知的政治事件,他們早就開始在國際上掀起風暴了。

現在好了,那位保守黨的保守獨裁總統被他們這些勇士打倒了,剩下來就是勇士們站在魔王的屍體上慶祝的時刻。

不過這裡麵其實也存在一些小問題,就像是任何事情都存在正反兩麵,進步黨內部的溫和派和激進派最近也在圍繞著誰對誰錯激烈的鬥爭著,而這也關係到了兩年後換屆大選誰能夠當選的重要結果。

毫無疑問,保守黨是沒有機會卷土重來,未來至少六年裡都是進步黨的天下,但政策應該更激進一些,還是更溫和一些,還存在爭議。

激進派主張和戰勝國聯盟站在一起,在國際上展示聯邦的軍事力量,通過強硬的方式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這其中主要以軍方的人為主,在保守黨執政的過程中,軍方的人快要悶死了,現在他們終於等來了黎明,自然想要搞點事情出來。

溫和派的觀點不太一樣,拜勒聯邦剛剛開始融入到國際社會中,應該表現出相對無害的立場,雖然他們會站在戰勝國連忙這邊,幫忙派軍維護世界和平,但不應該主動的去做點什麼。

這也讓進步黨內的正反兩麵立場存在一些分歧,就目前來說,激進派實際上是占據了一定優勢的,因為他們得到了大量軍方高層的支持。

那些腦子裡隻有火藥的瘋子們迫不及待的想要通過軍事行動告訴彆人,聯邦也是強大的,甚至還有人說要發動新的戰爭。

當然,這些話都是沒有經過腦子的屁話,可是這也是一種可怕的苗頭,如果兩年後換屆大選總統失敗了,就意味著他們要推出一個激進派的進步黨總統,那對整個聯邦來說都是災難。

政治就是這麼的有趣,當存在外部敵人的時候,所有人都團結在一起和外部敵人進行殊死的戰鬥。

當他們消滅了外部存在的敵人之後,內部就會快速的分裂成幾個陣營,開始內鬥,直到新的,無法戰勝的外部敵人出現,他們才會重新整合在一起。

沃德裡克先生所代表的財團如果能夠支持總統在換屆大選中勝選,這就讓總統減輕了很大的壓力,而這種幫助主要來自於兩方麵。

選票——沃德裡克先生所在的財團可以為總統閣下提供巨大的選票,在選戰一開始就能保持一定程度的領銜。

資金——每一次總統大選都是瘋狂燒錢的過程,總統要讓他的海報高密度的出現在每一個州,每一個城市每一條街道的每一個角落裡,就連垃圾箱上都要貼上一張牙齒閃爍著白光露出笑容的相片。

為什麼要露出閃爍著白色光澤的牙齒?

那是因為聯邦最大的牙齒醫療集團也是大選的重要支持者之一,早些年裡他們甚至說服了民眾同意把牙醫保險從社會保險中分離出來,成為單獨的一個保險項目。

當然這也造成了民眾們實際上要花費更多的錢才能得到以前少量費用就可以得到的服務和保障,但誰關心呢,民眾們覺得這樣做才能得到更好的就醫服務和保障,國家減輕了負擔,牙齒醫療集團也因此獲得了巨大的收益,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賺了,那就沒有問題了。

總之,大選離不開資本家的支持,沒有資本家的時候即使是一名真正的政治家,也隻能感歎生不逢時。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