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66 麵具和逃避主義(1 / 2)

加入書籤

當大廳內的音樂聲開始降低時,四處各自組成圈子的人們開始停止他們正在做的事情,轉身看向了人群最核心的地方。

一些在貴賓室裡休息的人們也更換了適合接下來酒會的衣服,重新出現在人們的麵前,這裡麵自然也包括了沃德裡克夫婦。

沃德裡克先生很友善的對著林奇笑了笑,還揮了一下手,從他的身上絲毫看不出任何的傲慢,非常容易接近的一個人。

但如果真的以為這就是真相,那麼真相一定會讓人大吃一驚。

今天的這場慶祝活動與其說是為了慶祝總統先生成功登上聯邦最高的權力舞台,到不如說是一場潛在的……交易會?

在場的都是總統先生的支持者,作為他們這幾年來對總統先生的支持,以及總統先生如果想要獲得這些人接下來在大選中繼續支持他,那麼他就必須明確的告訴這些支持者,他們因為他們曾經在各方麵給予總統先生的支持,能夠從總統先生這裡獲得什麼。

通俗點說,就是這些人出錢出力,以及接下來他們繼續出錢出力,會得到怎樣的回報。

這就是拜勒聯邦的特色,一切都是明碼標價的,每一件有付出的事情必然會有回報!

民眾們始終不相信這是真的,但這就是真的。

林奇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有些人之前沒有出現在人們麵前,但現在他們出現了,其中還有聯邦最大的醫療集團的執行董事。

自從和牙齒有關係的醫療集團鼓動了民眾相信把牙醫保險從社會保險裡脫離出來才是對他們有態度的負責之後,規模更大的醫療集團也正在做這件事。

他們為此還成立一個非常龐大的專業公關團隊,想辦法說服各界人士相信他們那些狗屁說法——繳納更昂貴的醫療保險,享受更完善的醫療服務和保障!

而這麼做的目的一方麵是為了擺脫來自於政府機構的監管,畢竟一部分醫療款項是由聯邦政府支付,聯邦政府為了確保他們付給醫療集團的每一分錢都是值得且合適的,他們就會盯著每一單醫療項目。

他們還會指定一些藥品的使用規範,最常見的舉例,比如說流行性感冒這個不大不小的問題,政府會告訴民眾,十九分、三十九分和九塊九的藥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彆,同時也會告訴民眾,隻有十九分的藥品計入了社會保障項目裡。

如果醫生開出其他價格的藥劑,則由公民自己全部承擔。

這也使得很多民眾,不,應該是是絕大多數民眾如果想要聯邦政府幫他們承擔一部分的醫療費用,就必須使用聯邦政府指定的那些藥品。

這其實非常的不符合醫療集團的利益,十九分,三十九分和九塊九的藥的成分差距的確不大,但是利潤相差了幾十倍幾百倍。

他們更希望民眾使用九塊九的藥品,而不是十九分的,同時也不希望政府時時刻刻盯著他們。

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民眾的醫療保險從社會保險中脫離出來,就像是牙醫他們做的那樣,隻要政府不需要為民眾的醫療費用付款,那麼政府就沒有理由繼續監督每一筆醫療服務以及訂單,那是保險公司的事情。

這也意味著一些民眾們需要為原本廉價藥物就能治愈的病痛,支付比原來多出上百倍上千倍的額外費用。

即使醫療保險集團會為此承擔哪怕百分之五十的費用,他們的盈利依舊在百倍以上!

為此,這些醫療集團還在電視,報紙上鼓吹“廉價醫療”的弊端,他們還用一些社會知名人士舉例,告訴民眾們這些有錢人接受的是怎樣的治療服務,而他們接受的又是怎樣的治療服務。

他們還會說生命平等之類的話,讓人們認為他們也應該享受到更好,更健全,更可靠的治療服務,而不是“廉價治療”。

另外一方麵,日益貪婪的醫療集團已經不再滿足於隻吃一邊的想法,他們組建了一些專門做醫療保險的公司,打算連保險費用也一起吃下去。

每個人都知道,醫療保險不能不繳,誰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遇到一些麻煩,但不是每個人每年都會生病,這也意味著每年至少有數以億計的保險費用沉底。

如果這筆錢能裝進自己的口袋裡……

看到這些人的時候,林奇突然覺得比起他們,自己還是太善良了,而且還很心軟!

這些人是在真正的吃人,而且整個上流社會都明白這一點,可是沒有人說出來,包括聯邦政府自己都沒有說。

因為他們也很清楚,如果民眾們願意自己繳納醫療保險,醫療集團去承受這部分的支出費用,這無疑會為聯邦政府節省了一大筆開支。

至於這些人繳納了更加高昂的費用,接受更加高昂治療成本的病人們,最後能不能得到他們滿意的結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