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267 未校對,稍後訂閱[本章由書友:木易陽花冠名加更-7/8](1 / 2)

加入書籤

總統閣下和人們說的那些話,其實仔細聽聽,都關係到很多沒有公布的政策變動,而這間房間裡的人,將會在這些政策變動之前就得到確切的消息。

很多時候人們的不成功並不是不夠努力,隻是他們先天就欠缺了成功的因子。

而那些掌握了真正成功訣竅,掌握了這些成功因子的人,卻會告訴人們,努力才是成功的關鍵。

林奇因為受到了總統閣下的單獨點名,也算是露了一下臉,一些擠不進總統閣下近身的人,則選擇了和林奇聊一聊,也許也會有一些意外的收獲。

即使沒有什麼收獲,混一個臉熟,說不定什麼時候這份“認識”的情分就能起到作用。

其實總統閣下提起林奇的時候,說到的這些事情,已經給了人們一種誤解,特彆是他把拜勒聯邦奉行了六年的“孤立主義”稱作為“逃避主義”的時候,已經讓人們把思想延伸出去,聯想到了林奇身上。

這也會讓一些人覺得林奇可能是一個很重要的,甚至有可能會在必要的時候參選成為一名政客——商人轉變為政客的例子數不勝數,他們比普通人離政客的距離更近,而且商人這個職業和政客這個職業有著很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說……,大家都不說人話,大家都不乾人事,但大家看起來比人更像是人,還是一個體麵的人。

“林奇先生……”

一名衣著考究的人主動的站在了林奇的麵前,他比其他人更先開口。

林奇還沒有說什麼的時候,賽維瑞拉突然開口談起了對方女伴手中提著的包,兩人越說越親人,自然而然的離開了林奇這邊,走到了一遍,和一群夫人們站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是男人們的時間,一個合格的女伴知道該如何不動聲色的離開男士的身邊,給他們充足的空間去聊一些可能比較私密的事情。

彆看這裡的男人們一個個都衣冠楚楚彬彬有禮,每一個人表現出來的一切都符合人們對紳士這個詞最苛刻的定義,但這裡也絕對存在一些混蛋。

為了避免某些話題會引起一些女士們的不滿情緒,所以最好大家還是分開聊天,而且女人們的話題程度有時候會比男人們聊的更可怕。

“我叫……”,這位在這個故事裡暫時不配有名字的先生自我介紹了一下,也許他知道了一些真相之後會有興趣花點錢成為一個故事的主角,而不是在彆人的故事裡連名字都不配擁有。

他自我介紹完之後,開始談起一些自己的觀點和看法,“林奇先生,你認為‘逃避主義’的錯誤是否會重複的出現在國際合作加深的趨勢中,我們又要用多久,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局?”

無論人們如何評價攻擊逃避主義,其實都避不開一個令人有些尷尬的事實,那就是聯邦經濟金融最巔峰的時期,就是他們口中“逃避主義”最盛行的時候。

前幾年人們天天把某一場戰爭的結果當做是對其他人的警告和告誡,他們用報紙上刊登的數字去提醒鄰居甚至路上迎麵走來不認識的人,參與國際事務對我們的孩子多麼的危險可怕,對我們的經濟多麼危險可怕。

他們還在歌唱遠離這一切帶來的好處,更高的就業率,更全麵的保障製度,每個人都很富有……。

很多今天支持進步黨的人,曾經也都是保守黨總統眾多支持者中的一員。

當然,那個時候他們會以另外一個麵目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兩頭下注是商人們慣用的技巧,特彆是一些還不夠醒目的中小微企業和它們的所有者。

沒有人會關注這些人的立場是否非常的清晰明確,政客隻在乎這些中小商人們是不是按時足額的把政治獻金支票送到了他們的辦公室裡。

過去的人們臉上的笑容多麼燦爛,也就愈發的襯托出了現在人們臉上的憎恨。

文學家們,藝術家們總是把愛恨的變化描述的令人難以揣摩,讓無數的少男少女為愛情流儘眼淚……。

其實愛和恨哪有那麼複雜,隻要能讓自己得到的就是愛,從自己這裡奪走的就是恨!

對於這個問題林奇沒有盲目的回答,他端著酒杯思考了一下,然後才開始嘗試著解答起來,當然最重要的是站在正確的政治方向上。

“‘逃避主義’的錯誤是一開始他們就選擇了一條錯誤的道路,但同時也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教訓!”

這句話其實等於是一個屁話,因為它沒有任何實際的內容,可要說它是一句屁話,很顯然又是錯誤的,至少這句話的內容迎合了主流的觀點,它就像是一個遮羞布一樣。

有了這樣穩定且政治立場沒有錯誤的開場白之後,後麵的話就可以稍微放開一點,“之前我們的政策就像是在做一個堅固的堡壘,它拒絕了內外的交流,在座各位一定都很清楚,一座獨立的,和其他城市沒有交流的城市就像是海麵上的一座孤島。”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