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19 活捉(1 / 2)

加入書籤

“目前蓋弗拉人已經不太敢隨便的出城,我們要利用我們所掌握的優勢,進一步切斷城市之間的聯係,讓每一座城市都變成一座戰爭中的孤島!”

山洞裡,代號海燕的年輕人正在和大家談論接下來的作戰計劃,這裡麵不僅有他手下的乾部,還有幾個來自其**武裝組織的乾部。

他們聚集在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從海燕這邊聽取一些有價值的內容,然後散播開。

海燕的組織是第一批打出自己名號的**武裝——這是蓋弗拉人的說法,在安美利亞地區本地人中,他們把這些蓋弗拉人口中的暴徒稱作為“自由先驅”或“反抗義士”,以此來稱讚他們反對蓋弗拉人暴政的行為。

其實啊,那有什麼暴政不暴政的?

如果有人仔細的回憶一下,思考一下,在這些運動大範圍的出現之前,安美利亞地區的普通人並沒有受到什麼侵害,他們的生活和過去祖祖輩輩們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同,甚至因為蓋弗拉人想要收買人心,反而讓普通人的生活變得好了一些。

當然,不能否認的是一些社會規則製度發生了變化,比如說蓋弗拉人要求停用他們以前的貨幣,轉而使用夫拉。

比如說他們要求學校停止以前的教材,轉用蓋弗拉人為他們準備的教材……

諸如此類的事情是不少,對普通人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普通階層無論接受哪一種教育,接受哪一種意識形態,他們都不會在社會地位、作用和價值上發生太大的變化,他們的生活也不會因此就發生什麼改變。

真正在生活上變差的,其實隻有過去的特權階級和統治階級,這些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們的權力被收走,財富被掠奪,他們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差距變化,最先提出反抗的也是這些人。

在這些人野心的驅使下,第一批反抗組織出現了,他們喊著“反對蓋弗拉人暴政”的口號刺殺蓋弗拉人,攻擊他們的巡邏隊,也由此徹底的引發了本地人和蓋弗拉人之間的矛盾,把一切都激化了。

現在同樣在一些人彆有用心的宣傳下,本來隻是過去的特權階級和現在的統治階級之間的矛盾,變成了人民和統治者之間的矛盾。

隨著一係列地方政策方向上的錯誤,最終所有的仇恨都被激化,被激發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沒有人能確保每一次的決斷都是正確的,安美利亞的總督並不是一個聖人,他有的決策很好,有些決策則有可能會有些問題。

在雙方矛盾不斷激化的情況下,這些小問題被混淆成為了大問題。

在眾多組織中,海燕所在的組織比其他組織有著更加明確的抗爭觀念,他們有頑強的思想,有效的戰術,比如說現在大家正在推行的戰術就是由海燕本人最先提出來的。

通過瓦解蓋弗拉入侵者在城市外的勢力,將蓋弗拉人圍困在城市的範圍內,然後逐步的通過向城市內滲透,一點一點瓦解蓋弗拉人的抵抗。

一開始人們並不認可海燕的戰爭理論,當時人們都還隱藏在城市中,他們想要的是把蓋弗拉人從城市裡趕出去。結果造成了每一次襲擊都會帶來血流成河的慘痛後果。

大批無辜的人連帶著被殺害,到現在為止很多地方路麵的磚縫裡都是暗紅色的,那是被鮮血滲透之後的顏色,連雨水都無法洗涮。

海燕提出了離開城市,擴展戰略迂回的空間,把主要的對抗前線從蓋弗拉人嚴密監控的城市範圍內,拉扯到曠闊沒有邊際的野外,這也使得這些反抗組織獲得了史無前例的巨大成效。

現在海燕又提出了“孤島戰略”,人們開始接受並且學習海燕的理論,這些其他組織的人,就是來學習的。

“我們要切斷每一個城市和城市之間的一切聯係,讓他們由內而外的產生一種恐懼,他們不知道其他的城市有什麼情況,並且擔心自己會受到攻擊。”

“這樣蓋弗拉人的活動範圍會急劇收縮,他們很有可能會收縮在非常小的範圍內,不願意隨便的出現在人們的麵前,畢竟他們需要考慮一下刺客之類的問題。”

“我不需要一下子光複全境,我們先拿下一個小城市,以這個小城市作為發展的基點,然後向外擴展勢力,最終連成一片。”

“等到了那個時候,蓋弗拉人就會處於劣勢,而我們則處於強勢的地步……”

海燕的理論並不怎麼複雜,每個人都能聽得懂並且延伸出一些自己的想法,有些人在心裡也不由得想到,這個男人不愧是“海燕”啊,果然優秀!

山洞裡的氣氛很好,目前反抗組織的勢頭無兩,不斷的取得勝利,每個人渾身上下都綻放著一種“我們一定會贏”的自信。

這也和蓋弗拉陸軍的素質低下有關係,他們完全沒有想到蓋弗拉的海軍那麼強,陸軍卻這麼弱,還不如他們這些隻接受了簡單軍事訓練的平民!

從一開始的畏懼,到現在的從容,蓋弗拉人用數萬的屍體奠定了這些反抗組織的信心,如果他們的對手隻是這樣的話,他們有信心把所有的侵略者都驅逐出去,奪回自己的家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