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620 就是這麼快(1 / 2)

加入書籤

他早就聽見了電話鈴聲在想,但是他就是不想起來接電話,因為他很厭煩。

從成為安美利亞行省的總督以來,總督閣下的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差。

一開始還好,反抗隻是零星的,人們不願意兌換貨幣,撕毀蓋弗拉的教材,燃燒蓋弗拉的國旗,行為很惡劣,但不會讓人覺得頭疼。

對付這些人的方法也很簡單,抓起來,然後當眾抽鞭子,鞭子抽完他們就老實了。

但隨後的局麵快速的惡化糜爛,即使他推動在本地實施“一人犯罪,全家受刑”的連坐製度,也沒有能夠約束那些反抗組織的行為。

大量的無辜民眾因為連帶責任被處決,反而激發了更大的反抗意識,以至於到現在為止局麵糜爛如斯,卻找不到太多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城裡麵是敵人,城外麵也是敵人,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有可能存在**武裝組織成員。

不管是老人,女人,還是小孩!

他見過一個隻有十二三歲的少年和他的全家被吊死在廣場上,這還是他親自下的命令,就因為這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把一包毒藥丟進了蓋弗拉人的水箱裡,致使二十多人中毒,五人死亡,七人落下殘疾被送回國內的慘劇。

這種對抗無處不在,以前城裡還會有那種個巡邏隊員加一些本地白皮狗的巡邏小隊負責維持治安,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巡邏隊如果沒有裝甲車都不願意上街,鬼知道會從什麼地方突然飛來一顆子彈或者飛來一個炸彈,巡邏也變得危險。

城市裡的無序狀態開始蔓延,很多時候市民把來自於他們同類的攻擊、掠奪和暴虐都算作是蓋弗拉人的過錯,這種愚蠢又無禮的做法讓人傷透腦筋,人們的恨意已經開始變得盲目,局勢隻會惡化,不會好轉了。

總督閣下也在考慮什麼時候打出申請報告,從這裡回國,哪怕回國之後隻能做一個富家翁,也好過在這裡整天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下,在這種狀態下,他覺得自己可能活不了太長時間。

電話鈴還在響,已經響了有一分鐘時間,他不想起來,但電話鈴……還在響。

他的太陽穴一鼓一鼓,有些脹痛感,他的眼皮也開始不受控製的亂跳,小指下意識的微微抽搐,胃也開始疼。

這個時候打電話,並且經久不息,怎麼想都不會是一個好消息。

電話鈴,依舊在響。

他慢騰騰的從床上起來,麵色不善的看了一會始終在響的電話鈴聲,走過去,接起,“是我……”

“總督閣下,剛才有一群自稱是黑石安全員工的家夥把海燕和獨立陣線的一些人送了過來……”

總督似乎出現了幻聽,他皺了一下眉頭,“他們打了過來?多少人,我們有多少人,能不能守得住?”

那些反抗組織現在狂妄得很,他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到了一種土製炸藥的製作方式,即便是躲在防禦工事內,現在也變得不那麼安全。

如果放手的人手太少,或者進攻的人數太多,他會要求立刻放棄堅守。

現在這些**武裝即便打下了一個防禦點,也不會占領,雖說城市裡很多的麻煩,可這裡終究是蓋弗拉人的地盤。

他們能夠在短時間裡集結相對優勢的兵力組織反擊,那些**武裝更多的還是騷擾,這也是一種心理戰術。

大概是雙方都明白了對方的用意,當一些守軍遇到了襲擊的時候,如果力量懸殊較大,總督閣下是允許他們撤退的。

甚至有時候他希望那些**武裝分子能夠在某個地方搶下來一塊地盤,隻要他們有地盤了,就有攻擊的目標,而不像是現在這樣,主力一出人那些賤民們就沒影了。

電話聽筒中有片刻的沉默,還有一些粗重的呼吸聲,對方似乎正在調整自己的氣息。

過了一會,才傳來新的聲音,“總督閣下,我是……哨所的守衛,剛才有一群自稱‘黑石安全’的……雇傭兵,帶著海燕和獨立陣線中一些重要人物來到我這邊,他們通過……”

說到這裡的時候聽筒中的聲音停頓了一下,旁邊還有一些其他的聲音,似乎在交流什麼,過了片刻後,聲音再次響起。

“他們通過帝國皇帝陛下合法的授權在安美利亞行省的土地上實施軍事行動,摧毀**武裝組織安美利亞獨立陣線,同時抓捕了組織首領海燕及相關人員,還繳獲了一批重要的物資……”

總督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他來回走了幾步,快速走到書桌前掏出筆,隨便翻開一本書,“把你剛才的話重複一遍。”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